最近网上流传女童模被亲妈踹,你们怎么看待?

他是一个绅士,是世界上最有气质的男人,有着雕塑一般坚毅的轮廓和刚直不阿的个性。他举止优雅,气质谦和,纯净的眼神像个庄严的传教士。他能将笑容演绎得让人心动,柔肠百转而又分寸在握。他是全球数以千万计的女人们的梦中情人,他的生命里有无数俏颜佳丽走过,却没有出现过一次绯闻。在过去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里,他一直被全世界的影迷们作为偶像与道德榜样崇拜着,他的名字叫格里高里·派克。她是个天使,出身名门,会讲5国语言,举止优雅得体,气度非凡。她高贵善良,与世无争,柔媚娇羞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她的性格矜持内敛却有平易近人。她有着娇美的容颜和如花般的笑靥,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如一泓高原的碧潭,清澈静谧,楚楚动人,长长的睫毛像秋日里飞舞的蝴蝶,薄如纱翼的翅膀扇动着青春的快乐与轻盈,她的名字叫奥黛丽·赫本。纤尘不染的豆蔻年华里,天使遇到了绅士,在浪漫之都罗马的那个假日里,一段尘世间最纯美的爱情悄然萌生。那个时候的他,已是全世界尽人皆知的的明星,刚刚过完36岁的生日,而当时的她却只有23岁,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儿。她是他的影迷,对他有着近乎痴狂的崇拜,当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她甚至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亦如此。看到她的第一眼,他的心忽然就动了一下,一股异样的情愫从心底悄然涌起,感情像海潮刚刚退去的沙滩,柔软而温润。眼前的女孩儿,敏感而脆弱,不为人知的心事蕴藏在美丽的大眼睛里,安静而忧伤,让人陡生怜爱。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了一个微妙阶段的开始。那场戏里,他们分别饰演男女主角,忙里偷闲时,两个人便到河边散步,涓涓流淌的河水窃听着这对人儿的喃喃私语。他喜欢看着她,眼神里蕴满了可以让人融化的怜惜。她也喜欢和他在一起,听他说话,看他微笑。偶尔,她会将自己冰冷的小手放进他宽厚的掌心里,感觉着来自这个敦厚男人的温暖。那个时候,他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他多么渴望得到她的爱情啊,可是,他不是个善于表达的男人,看尽了世事沧桑的他已经习惯了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掩藏在波澜不惊的表情之下。她爱他,可是,她不敢说。她很清楚,身边的这个男人,他是别人的丈夫,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幼年时破裂的家庭阴影以及她所受的教育让她对他望而却步,善良如天使般的她怎么忍心让自己心爱的翅膀沾染上别人濡湿的记忆?那个夏日,她的爱,在他的笑容里,一次又一次热烈而绝望地盛开。许多时候,一朵矜持的花,总是注定无法开上一杆沉默的枝桠。于是,一段故事在那个夏日戛然而止,再也没有后来。《罗马假日》的公映,让她一夜之间从一朵山野间羞涩的雏菊变成了镁光灯下耀眼的玫瑰。很快,她有了爱情,梅厄·菲热,好莱坞著名的导演、演员兼作家。她很欣赏那个男人的才华,希望那个男人的职业可以带给她更大的成功。果然,那一年,她的事业和爱情双双丰收,她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并且,和梅厄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他参加了她的婚礼。他还是那样温厚而宽容,用平静的微笑应对着眼前的一切。没有人知道,他不露声色的外表下,掩藏着的是一种叫做无奈和认命的东西。作为礼物,他送给了他一枚蝴蝶胸针。那是1954年,爱情于他和她,是开始,也是结束。那个时候的她,天真的以为自己一转身,便可以躲过千万次的伤心,可是她却不知道,如此,也便错过了一生的风景。她结婚后不久,他便离了婚,然后又结婚,再次成为了别人的丈夫。想来,男女之间的交往确实是很玄妙的,从友情到爱情仅一步之遥,但从爱情回到友情,却仿佛要经历千山万水。试问,尘世间,当爱情华丽转身,还有几个人能心怀坦荡地重新摆友情的宴席?可是,他们做到了,凭借着对缘分的尊重和对友情的信仰,两个人将千山万水的距离浓缩成咫尺天涯,将所有的爱与情埋藏在了那个夏天的《罗马假日》里。梅厄的移情别恋,给了渴望一份爱情至终老的她一个致命的打击。她离了婚,后来,又结了婚,又 离了,再后来,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从她的生命里,兜兜转转,走近又走远。40年的光阴里,一成不变地陪在她身边的,只有那枚蝴蝶胸针。无数次,她给他打电话,说到伤心处,忍不住泪雨涟涟。他轻声安慰着她,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没有人知道,于他而言,她的每一滴眼泪,都如一枚跌落的彗星,刺入大海的心房,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已是铁马冰河般的汹涌。她至死都不知道,从他遇到她的那一天起,她便一直是他生命里的月光。日日夜夜地,灿烂在他心灵的最深处。1993年1月,天使飞回了天堂。他来了,来送别她,看她最后一眼。彼时,他已是77岁高龄,拄着拐杖,步履蹒跚。花丛中的她,微阖着双眼,像一株夏日雨后的睡莲,纯洁而安静。岁月蹉跎了她的容颜,人们看到的,是美人迟暮的悲凉。而在他眼里,她依旧是那个娇小迷人,眼里流溢着无限哀伤的女孩儿。他轻声地唤着她,她却不回答。她听不到了,永远听不到了,白发苍苍的他久久无语地看着她,老泪纵横。送别她时,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棺木,嗫嚅着:“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他终于说出了埋藏在心底的那句话,那是她一生都想要的,可是,它迟到了,迟到了整整40年。此时的他亦不知道,过往的岁月中,她一直将自己的头深深地低进尘埃里,可至死,她还是没能等到与他携手的前世今生。10年后,著名的苏富尔拍卖行举行了她生前衣物首饰的义卖活动。又一次地,他来了,颤颤巍巍。87岁的他此行的目的,只为那枚蝴蝶胸针。最终,他如愿地拿回了它。捧着那枚蝴蝶胸针,抽搐的记忆里,在时光的隧道里,迅速地流转,他仿佛又看到了,《罗马假日》里那个美丽善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正一路快乐轻盈地向自己走来…40年的光阴里,他一直没有告诉她,自己送她的这件结婚礼物,不是一枚普通的胸针,而是他祖母的家传。49天后,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手里捧着那枚蝴蝶胸针,就像握着她的心跳,握着无法回头的岁月和岁月深处那段永不再复的青春之恋。送别他的那一天,人群举着鲜花,从四面八方涌来。他的葬礼,通过互联网,进行了全球直播。那一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成千上万的影迷们默默祈祷着,祈祷绅士在另一个世界里,找到天使,还给她一个在尘世间曾经错过了的天堂。在一个非常宁静而美丽的小城,有一对非常恩爱的恋人,他们每天都去海边看日出,晚上去海边送夕阳,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可是有一天,在一场车祸中,女孩不幸受了重伤,她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几夜都没有醒过来。白天,男孩就守在床前不停地呼唤毫无知觉的恋人;晚上,他就跑到小城的教堂里向上帝祷告,他已经哭干了眼泪。一个月过去了,女孩仍然昏睡着,而男孩早已憔悴不堪了,但他仍苦苦地支撑着。终于有一天,上帝被这个痴情的男孩感动了。于是他决定给这个执着的男孩一个例外。上帝问他:“你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吗?男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上帝说:“那好吧,我可以让你的恋人很快醒过来,但你要答应化作三年的蜻蜓,你愿意吗?男孩听了,还是坚定地回答道:“我愿意!天亮了,男孩已经变成了一只漂亮的蜻蜓,他告别了上帝便匆匆地飞到了医院。女孩真的醒了,而且她还在跟身旁的一位医生交谈着什么,可惜他听不到。几天后,女孩便康复出院了,但是她并不快乐。她四处打听着男孩的下落,但没有人知道男孩究竟去了哪里。女孩整天不停地寻找着,然而早已化身成蜻蜓的男孩却无时无刻不围绕在她身边,只是他不会呼喊,不会拥抱,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她的视而不见。夏天过去了,秋天的凉风吹落了树叶,蜻蜓不得不离开这里。于是他最后一次飞落在女孩的肩上。他想用自己的翅膀抚摸她的脸,用细小的嘴来亲吻她的额头,然而他弱小的身体还是不足以被她发现。转眼间,春天来了,蜻蜓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寻找自己的恋人。然而,她那熟悉的身影旁站着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那一刹那,蜻蜓几乎快从半空中坠落下来。人们讲起车祸后女孩病得多么的严重,描述着那名男医生有多么的善良、可爱,还描述着他们的爱情有多么的理所当然,当然也描述了女孩已经快乐如从前。蜻蜓伤心极了,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他常常会看到那个男人带着自己的恋人在海边看日出,晚上又在海边看日落,而他自己除了偶尔能停落在她的肩上以外,什么也做不了。这一年的夏天特别长,蜻蜓每天痛苦地低飞着,他已经没有勇气接近自己昔日的恋人。她和那男人之间的喃喃细语,他和她快乐的笑声,都令他窒息。第三年的夏天,蜻蜓已不再常常去看望自己的恋人了。她的肩被男医生轻拥着,脸被男医生轻轻地吻着,根本没有时间去留意一只伤心的蜻蜓,更没有心情去怀念过去。上帝约定的三年期限很快就要到了。就在最后一天,蜻蜓昔日的恋人跟那个男医生举行了婚礼。蜻蜓悄悄地飞进教堂,落在上帝的肩膀上,他听到下面的恋人对上帝发誓说:我愿意!他看着那个男医生把戒指戴到昔日恋人的手上,然后看着他们甜蜜地亲吻着。蜻蜓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上帝叹息着:“你后悔了吗?蜻蜓擦干了眼泪:“没有!上帝又带着一丝愉悦说:“那么,明天你就可以变回你自己了。蜻蜓摇了摇头:“就让我做一辈子蜻蜓吧…”从前有这样的一个爱情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两个傻瓜。男的好傻,傻的只知道说疯话,女的也好傻,傻的只知道用那双无神的眼睛看着男的,笑,傻笑。两个人本来不认识,他们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家里人嫌他们傻,都抛弃了她们,任他们四处流浪。男的从南往北走,女的从北往南走,流浪,流浪…。男的以前并不傻,而是因为在工地上干建筑的时候被砖砸中了头,从那以后就傻了。女的以前也不傻,考大学的时候她考了全市第一名,然而她的名字却被一个有钱人给顶替了,从那以后女的就不再说话,不再理自己的父母,后来也傻了。不知道走了多长的时间,男的身上的那身衣服变的肮脏不堪,鞋子也露出了那漆黑的脚指头。女的身上那身红衣服已经变成了灰色,散乱的头发上还有几根枯黄的杂草,但是脸还是白的,出奇的白,手里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冲着路人们傻笑。两个人是在一个黄昏相遇的,他们共同发现了垃圾桶里的那块发了霉的面包,一同身手去抓那个面包,两个人的头碰到了一起..www.mh456.com防采集。

最近网上流传女童模被亲妈踹,你们怎么看待?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家长都是如此。但对一个认知能力很差的孩子,家长拳脚相加就过分了。教育孩子,需要耐心,需要时间,需要家庭共同努力。

你太小了,没主见

当然,你如果因为孩子当模特赚钱不听你使唤,就拳脚相加,还是合格的服母吗?

每当孩子和朋友玩耍受伤回来,他对过世妻子留下的缺憾,便感受尤深,心底不免传来阵阵悲凉的低鸣。这是他留下孩子出差当天发生的事。因为要赶火车,没时间陪孩子吃早餐,他便匆匆离开了家门。一路上担心著

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有些不太对,媒体大力的宣传施暴者是“亲妈”这个身份本身就有些欠妥,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从而忽视掉事件的本身。

我指向说一句:这是亲妈吗?每天无故打孩子为啥还生她?

当然,笔者也路非来帮人洗白来了(我胆子小,别黑我),只是想让大家把注意力分摊一些到未成年人从事这种工作是否合适身上,近年来由于网络的发达,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开始接触娱乐,网络,大众焦点的行业,年龄大一点的十六七岁还算好的,起码这个年龄她们多少有了一些自我的认知,而年龄小一点的笔者记得前两年很火的走秀女孩才普遍的8岁到12岁中间,当笔者看着她们学着大人的样子穿上一些“时尚”但有那么一点暴露的服装带着自信的笑容走在T台上的时候,笔者就很想问,这难道真的是在锻炼她们吗,难道就没有那么一丝可能会使得她们过早的接触到不该接触的东西从而一生波澜吗?

你说的是真的吗?不可能吧 你在说笑

让我们把话题再聚焦回话题本身,笔者对童模这个行业不是很了解,对模特这个行业需不需要签合约需不需要履行合约也不懂,但如果要呢?

这种人离了算了,太不会体贴理解照顾人了

那么作为一个孩子,她的行为极易受到情绪的影响,完成不了合约上的一些要求这是正常的,是她本身该有的表现,但是身为她的监护人却因为这样正常的表现去施暴,是不是枉为人母?

所以笔者的看法是:不管是亲妈还是亲爹或者是后妈后爹,你既然肯拿自己的孩子去赚取利益,那么相应的造成的后果也应该你们自己去承受,孩子完不成任务有什么错,打骂孩子之前还请你们想一想自己身为家长的责任,非常希望国家可以出台一些政策来限制这些不懂怎么成为父母的人去成为父母,为人父母不是把孩子生下来等着孩子养老送终就行了,而是也要尽到自己的那一份义务才配被称之为父母。

怎么说呢 大部分人都只想多打点字上热评而已 简单问题 说复杂 平常心看待就好 因为每天 每时每刻 不同的地点可能都在发生同样的事情 媒体不报道 你也不知道

在网上说再多 都不如这个小女孩身边的人 帮一把好

自己是作为四岁宝宝的妈妈,视频中妈妈的行为确实很羞愧,让八感到愤怒。虽然小孩子有时候的行为很让人生气,当小孩逐渐长大,对世界,对事情有了自己的行为认知,特别好奇,自我探索,不管对的,还是错的事都喜欢跟大人对着干,一旦小孩出现不听话,大人就会很抓狂,甚至像视频中的妈妈做出粗暴的动作。其实孩子的认知是需要我们大人去引导的,孩子出现偏执不听话的时候,作为妈妈还是必须有耐心,用平静的心态教导孩子,教育小孩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作为妈妈也很不容易,但身为妈妈我们更要做好榜样,拒绝暴力,请不要让孩子觉得暴力是可以解决问题的。愿天下的孩子们都能健康快乐开心成长!愿天下的妈妈们都被温柔以待!

吃瓜群众只会看到母亲打小孩的一方面,就在那边站在道德最高点去谴责,话说谁小时候没挨过父母打,父母打孩子,不代表不疼爱孩子,自己的孩子,谁都疼。

只是说这个孩子年纪太小,就出来“工作”了,小孩子肯定都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都会抵触,希望这位家长还是让宝宝这个年龄段多做点同龄人做的事情。

亲妈这样对待孩子也得好好教育一下,让她妈知道怎样做人才好。

金钱的社会,一切皆有可能

觉得反正不好说,又不是当事人,说实话,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不评论了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第二部第三十四章这些天里,孙少平的日子过得很惬意。上午在工地上干半天活,下午和做饭的老头到街上的自由市场买些菜背回来,也就再没什么事了。他估算了一下,赚的钱已经超出了一百元一百元钱,不容易啊!对一个揽工汉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钱是好东西,它能使人不再心慌,并且叫人产生自信心。晚上,别人进入睡梦之后,他就心平气静地躺在这个没门窗的房墙角里,入迷地看书。常常读到书自动从手中跌落,他才迷迷糊糊睡着。这一天晚上,他看书看到半夜时分,已经瞌睡得连眼皮也抬不起来。他刚刚吹灭蜡烛,正准备睡觉,突然听见上面不远处的灶房里,似乎传来一声低低的、令人恐怖的喊叫。他在黑暗中猛地挺起身子,支棱起耳朵,静静倾听着。发生了什么事?灶房里只有那个做饭的小女孩睡觉,是不是钻进去了小偷?半天再没声音了。少平以为是他的听觉错误—这现象在夜深人静时最容易发生。他正要重新躺下,却又忽听见上面传来轻轻的哭泣声。这下他听清楚了,正是那个做饭的小女孩在哭!他紧张地爬起来,摸索着穿好衣服,悄悄出了房子,蹑手蹑脚摸到灶房门口。他到这门口时,小女孩的哭泣声还没停。他正紧张地判断发生了什么事,接着便又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悄悄的,不敢哭!你再哭,我明天就把你打发了!血“轰”一下涌上了少平的脑袋。他听出这是包工头胡永州的声音。他什么都明白了。他牙咬着嘴唇,浑身索索地抖着,立在灶房门口,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时,他听见那小女孩说:“别打发我,我不哭了…”少平用一个手指头轻轻顶了一下门。门关着,他的心象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他在慌乱中又退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在黑暗的墙角里,用一只手狠狠地抠着刚砌起的砖墙。孙少平悲愤地想,胡永州简直不是个人,怎么能损凌这么小的孩子呢?这个叫小翠的女娃娃当那个家伙的女儿都太小了!这时,他眼前出现了那只美丽慈爱的长角母鹿和它被砍下的头颅;出现了那个小孩以及最后淹没了他的那冰冷的河水深不可测的湖…他在黑暗中咬牙切齿地想,他要教训胡永州,并且把那孩子从水深火热中搭救出来…第二天,他一个上午几乎没说一句话。下午,他推说自己脚腕扭了,也没跟那个老头出去买菜。他趁没人的时候,走进灶房。面黄肌瘦的小翠正在无精打采地切菜。他问这孩子:“你是从哪里来的?“原北县来的。“家里有些什么人?“我妈前年死。我们家五个娃娃,我是最大的。“你爸在吗?“在哩。“你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揽工?“我爸拉扯不了我们,就硬打发我出来了…”“你想不想回家?小翠把刀放在案板上,双手蒙住眼睛哭了。她一边哭,一边说:“我想回,可没赚下几个钱,回去我爸打我…我不想在这里做饭了,我怕主家哩…”“主家怎啦?“天天晚上来欺负我…你看!这孩子不顾羞耻地一把撩起她的衣服。少平震惊地看见,她那两个还没有发育起来的乳房,象被野兽抓过一般结着血痂。他扭过脸,眼里象撒进去一把辣面。他又一次目睹了人世间的不幸与苦难。他对小翠说:“你不怕,我给你钱,你明天就回家去吧!这孩子嘤嘤啜泣着说:“有钱我就敢回去哩…”孙少平象一个神经失常的人,两只眼睛迷迷瞪瞪,嘴里说着一些连他自己也不懂的话,向隔壁胡永州住的窑洞走去。胡永州没有在,门上吊把大锁。他抬起脚狠狠在门板上踹了一脚。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坐在一堆麦秸里,呆呆地望着墙壁,连下午饭也没去吃。傍晚的时候,“萝卜花”嘴里叼着个旱烟锅来了。他一进来就问:“你是不是病了?没见你去吃饭?“我没病。少平摸出一根廉价纸烟,递给“萝卜花”。“萝卜花”就坐在他旁边,把旱烟锅赶紧磕掉,点起了那支纸烟,香得咝咝价吸起来。“萝卜花”算是个熟人了,少平就把胡永州做的恶事对他说了一遍。“萝卜花”看来没把这事当个事,他咧着嘴一边笑,一边听少平说。当少平说他准备把自己的钱给这女孩,并打发她回家的时候,“萝卜花”惊讶地跳起来了,说:“你是个憨后生!这是个屁事嘛!哪个包工头不招个女的睡觉?你黑汗流水赚得那么一点钱,这不等于撂到火里烧了?“小翠还是个娃娃呀!孙少平痛苦地叫道。“娃娃不娃娃和你有个屁相干!再说,女娃一十三…”少平还没等“萝卜花”说下去,就扬起手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萝卜花”一跳从房间里蹿出去,捂着腮帮子一边走,一边嘴里嚷着骂道:“你情愿给你嫩妈多少钱哩!为什么打老子哩…”第二天上午,孙少平先把自己的铺盖捆扎起来,做好离开这里的准备。当他看见胡永州进了他侄儿的窑洞后,就随后跟着撵进去了。胡永州和侄儿正在一块算帐。侄儿看着帐本打算盘,胡永州立在旁边给侄儿指点。两个人见孙少平走进来,就停下了。胡永州问他:“现在正干活,你跑来干啥?“我结算工钱。少平沉着脸说。“你不上这工了?胡永州惊讶地问。“不上了。“怎?“不怎!“是不是另外寻下好工了?胡永州的侄儿有点讥讽地问。“这你别管。“咦呀,这后生头大了!胡永州摸了一把串脸胡,咧开嘴笑着挪揄。“你结算吧!少平有点恶声恶气地说。叔侄俩这时才发现少平的脸色很难看。胡永州一看这个揽工小子气这么粗,简直对他是个侮辱。真他妈的!哪个工匠敢对包工头这样说话哩?这小子倒象个大人物似的,在他面前抖起威风来了!他对侄儿说:“给他结帐!胡永州的侄儿看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盏,对少平说:“你大概是嫌这里的工钱少了吧?他把记工本打开,拨拉了几下算盘,然后把一百多块钱扔到孙少平面前,“走球你的路吧少平硬忍着把钱收起来,冷冰冰地说:“把小翠的工钱也结算了。胡永州和他侄儿这下才真正感到了事情有些奇怪,都愣住了。胡永州脸吊了有半尺长,问:“为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少平挑衅性地瞟了他一眼。“咦呀!胡永州叫道:“这小子狗娃喂成个狼娃了!我念老乡之情,好心待你,让你做的是轻活,给你开的是大工钱,你恩将仇报,却和我过不去!“不管说什么,把小翠的工钱结算了!少平口气强硬地说。“你是她什么人?胡永州的侄儿问。“什么也不是。“那你为什么管闲事?“我想管!胡永州对侄儿说:“别和他磨牙了,你去把小翠叫过来!侄儿刚一走,心虚的胡永州便用手在少平的肩膀上拍了拍,咧嘴一笑,说:“小伙子,有话好说!他抽出一支“大前门”烟给少平递过来。包工头知道这后生抓住了他的把柄。孙少平用手把纸烟挡开。胡永州继续笑着,说:“你不要走啦!干脆留下和我侄儿一块监工,工资我按大匠工开“我不会再给一个畜生干活了!孙少平由于气愤,出口骂了起来。胡永州重新吊下脸来,问:“那你准备怎么办?“这你不用管。“你小子吃了豹子胆啦!你查问一下,看谁能把老子的球毛拔上一根?你知道我靠的是什么人?“愿啥人哩!“实话对你小子说,我表弟就是地委副书记高凤阁!“高凤阁和我球不相干”少平也粗鲁地说。“好吧,放开你小子的马跑!胡永州口大气粗地说。他捉纸烟的手却在索索地抖着。这时候,他侄儿把小翠领进来了。胡永州瞪着眼对那个女孩子喝问:“你是不是要回去呀?小翠吓得连眼皮也不敢抬,说:“我回呀…”“你他妈的!胡永州伸开手扑过来,准备动手打这个被他征服了的羔羊。孙少平内心的火山即刻爆发了!还没等胡永州走出两步,他就用左手一把扯住他的领口,右手左右开弓没命地抽打那张干瘦的老脸;然后当面一拳将这个老家伙打倒在后窑掌的脚地上。胡永州的侄儿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扑上去和少平扭打成一团。倒在地上的胡永州有气无力地对侄儿说:“不要打了,算工钱,叫这小子走…”胡永州心中有鬼,看来不想把事情闹大。他侄儿只好停住手,骂骂咧咧回到桌子后面,把小翠的工钱结算了—这孩子赚的钱才有五十来块。少平把钱塞进小翠的破衣服口袋里,引着她从窑里出来,然后又到灶房去帮助她收拾了一行李。中午,孙少平拿着他和小翠两个人的铺盖,引着这个不幸的姑娘,离开工艺厂,来到了东关的长途汽车站。他给小翠买了一张回原北县的汽车票,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一百块工钱也给了她。他对她说:“你不要再到黄原来了!你年纪小,一个人出门太危险…”小翠看自己有了这么多钱,高兴地说:“回去我爸肯定不会打我了!汽车开走了,那孩子坐在车上兴奋地只顾数钱,给少平连手也没招一下…现在,这个仗义疏财的揽工汉呆呆地立在车站门口,脚边放着那一卷破烂行李。他几乎又不名分文了。他此刻才明白他眼下处境的严峻性:他自己没钱,可以凑合;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他将无法帮助父母亲和妹妹。他该怎么办呢?他愁得低倾下脑袋,在周围沸腾的闹声中静静地闭了一会眼。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再到前面的大桥头去,等待另一个包工头来招走他。他提起那卷破烂行李,迈着两条无力的腿,向那个熟悉的地方走去。现在,孙少平身上虽然没几个钱了,但他内心还是比较平静的。他再一次审视了自己的行为,仍然不为此而懊悔。不论怎样,他在铁蹄下挽救了一棵小草。他没想到政法机关去控告胡永州。这不是说他惧怕胡永州的靠山高凤阁,而是他没有精力再去折腾了。一个颠沛流离的揽工汉能够做到的仅此而已。现在,他又要立即为自己的生计而奔忙!这样,孙少平就再一次来到东关大桥头的劳力市场上。这是一个永远不萧条的市场,农村已经全部单家独户种庄稼,剩余劳力越来越多。能象他哥一样办个什么厂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闲散人只好跑出来揽活干。有的人常年四季外出做活;有的是农闲跑出来揽个半月一月短工,赚两个现钱。农村的吃粮问题现在已经不大,但大部分农民手头都缺钱花;跑出来挖抓几个,总比空呆在家里强。正因为如此,黄原东关的这个“市场”不仅没有萧条,反而越来越“繁荣”了。从早到晚,大桥四周的空场地和街道两边的人行道上,到处都拥挤着北方各县漫流下来的揽工汉。而围绕这些人的个体户饭馆、货摊、旅社也急骤地向四周膨胀起来。整个东关就象一个吉普赛人的大本营。另外,从外省来的各色人等也都混迹于这个闹哄哄的场所里。耍猴弄棒的,卖猫贩狗的,行医算卦的;小偷、骗子、乞丐和暗娼,纷纷潜行于其间。出售成衣的摊贩一家挨着一家,一直摆到了长途汽车站附近;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衣服象..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平凡的世界里面的少平救小女孩是在第几部?是第一部吗?有看过的帮帮忙,大恩不言谢!!!
  • 想要找一些比较唯美感人的文章,主人公都用男孩、女孩,篇幅比较短,如下面的~~
  • 跟妈妈撒娇耍赖,然后被亲妈一脚踹开怎么办?
  • 我和我亲姐干起来了,她结婚几年了,我以前经常受她欺负,自从她结婚以后她就特别向着婆家,什么东西都往
  • 我是89年人,今年也不小了,单亲家庭长大,母亲65岁了,家里2个人我和老妈,家里条件不好,在小城市
  • 急急急,求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3分钟的,语文课上说的,最好真的催人泪下,哭过的,100金币
  • 见过亲妈用脚踹自己孩子的吗?
  • 我妈打得我要死,我今年18岁了,今天我和我妈在菜市场卖菜,后来有几个人来我们摊前买菜,他们看
  • 结婚一年了,我现在每天都上班,老公在家歇着,我上的是四点到晚上十二点的班,回到家,吃饭收拾好了,两
  • 怎么办.最近我遇到一个疯女人.老是骂我.大家能不能教我最绝的骂人.而且不带脏字那种.真的真的很困扰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