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人不爱结婚?

你说的只是一部分地方,2113不代表西方所有国家哟!你说的结婚不5261在乎钱,是因为人家那边是发达国家,国家4102的福利政策比我们国家好,公民的思想也更加开放,日子确实也过的比我们好。而我们中国是1653发展中国家,还没有脱离苦日子,有些地方回连饭都吃不起,所以物质看的比较重。一方答水土一方人。本回答被网友采纳,全世界都一样,不是中国,西方人普通人大都是贷款过日子的,你这个观念哪里来的?凭着似是而非的观念大放厥词,西方出不起彩礼的大有人在,平等www.mh456.com防采集。

为什么西方人不爱结婚?他们宁可选择同居生孩子也不结婚吗?

 在1978年,只有不到3成的美国人认为婚姻正在变得过时。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接受这样一个观念:婚礼的钟声不是组建家庭的必要。

中国人也一样啊,本质上没有区别,

  美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走进婚姻殿堂,已经走进去的好多又跑出来。1960年时,美国18岁以上成年人有72%结婚,而美国佩尤研究中心2011年12月30日的调查显示,美国已满18岁的成年人中,结婚率只有51%,其他人不是光棍,就是已经离婚。

西方天主教国家上帝主婚,一夫一妻,认为婚姻是圣洁的,白色代表纯洁。中国天地父母主婚,认为是大喜事,红色张扬,喜庆。

  婚姻,已不是人生航船的定锚?

在1978年,只有不到3成的美国人认为婚姻正在变得过时。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接受这样一个观念:婚礼的

  美国人口普查局最近调查发现,20世纪70年代,57%的美国男性在20岁到24岁之间结婚,到2009年,20岁到24岁之间结婚男性降至24%。1960年,47%的18岁到24岁的美国男子处于结婚状态,到2010年,这个年龄段的男子只有9%已婚。在女性方面,20世纪70年代,42%的美国女性在少女时代就结婚,24岁时88%女人已结婚;2009年这两个比率分别锐减至7%和38%。

这个问题是伪命题。哲学家范畴太大,也许你所熟悉的换个说法:“为什么政党领导人都不喜欢结婚?或者”为什么科学家都不喜欢结婚?是不是很类似的问题,也感觉是那么回事,实际上是伪命题。

  美国男人结婚的平均年龄从20世纪70年代的22.5岁提高至28.7岁,女性则从20.6岁提高到26.5岁。美国专家说,美国人不愿意结婚主要是因为社会变迁、观念变化,离婚率升高,未婚同居增加,更多妇女出去工作,而经济不景气也使得许多年轻人不敢结婚。

西方人结婚本来就穿着婚纱在教堂结婚,不用专门装样子拍照。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美国15岁以上的华人已婚的比例为61.3%,高于亚裔居民54%的比例,也远高于美国居民50.4%的比例。华人结婚率高但离婚率低,这大概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一定的联系。美国华人的离婚率为4.4%,远低于美国10.5%的离婚率。

  美国人的结婚率越来越低,是真的因为他们都不想结婚吗?美国一位名为凯特的律师说:“我从未见过从不想结婚的人。”最近,30岁的凯特写了一篇文章――《一个做单身事儿的单身女孩》,里面写道:“我们都想遇到自己的那个人然后结婚,只是在这个急躁的社会,我们并未急着去这么做而已。”

不只是西方人不爱结婚,有许多不同的国家也有不爱结婚的,时代不同了,生活也不同类型,每个人的观点和思维不同,爱不爱结婚都是自由的,没权干涉别人的世界,过好自己的生活吧。??+.?(ゝ? ????)(?????? ?????)

生活水平提高,结婚和生育自然就会下降,所以真正有钱人都忙着离婚,当一个人有资本体验多种爱情时候,谁还会死守一种,有一种社会学观点,认为婚姻和一夫一妻制本身就是违背人性和自然法则的,当然这问题既然社会学者都讨论不出个所以然,咱们吃瓜群众更没必要闲扯淡,知道一下就行了

都是富裕惹的“祸”。中国人待到富裕程度如此时,也会不结婚的。本来人类结婚的目的就有历史性,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穷),结伙抵御艰难的生活,维持人类生产的基本单元“二人世界”保持。到了如今,人类数量在地球上膨胀爆炸,延续香火已经不是必须的了。生活的富裕也不需要抱团了,更多的是积极地享受短暂的人生。所以,婚姻、家庭渐渐成为自由生活的羁绊。快乐的度过一生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想法。自然,快乐就包含了自由的成分。不结婚,也是一种自由吧,也成为了一种生活态度。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美国前总统布什在清华演讲时说:“曾经有人称呼我们为教会之魂的国度?美国有95%的人说他们信奉上帝。正如布什描述的那样,在我们的印象当中,欧美等西方人,都是基督教徒,那么,在他们那里,牧师一定很受尊重?然而,从我们观察到的情况看,事情好像并非如此。我们选择的角度,就是西方文学文艺作品在各自故事情节中所刻画塑造的牧师形象,从中观察和体会那里的社会和人们对这一人群的态度。英国作家毛姆的名著《人性枷锁》中,九岁的主人公菲利普在父母先后病故成为孤儿后,由伯父威廉接来抚养。威廉是一名教区牧师,紧巴巴地过着并不宽裕的日子,通过表现他小气自私、虚伪嫉妒等狭隘品性,让我们感到在现实生活中的牧师与印象当中乐于劝善布施的奉献宽容形象大相径庭。比如,菲利普到了他家后,他吃一个鸡蛋,却只给菲利普分上面的一个小尖儿。善良瘦小的伯母路易莎,从未得到威廉的体贴和温情,小说把路易莎与威廉写成了一家人,实际上是通过近距离的对比,突出人物个性特点。比如路易莎热情,而威廉冷漠;路易莎无私,而威廉小气;路易莎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爱着菲利普,而威廉对待菲利普的态度,让菲利普始终难以亲近。就连形象上,也是路易莎干枯瘦小,“如同透明人”,而威廉则粗矮、肥胖、秃顶,形成鲜明对比。威廉临终前冗长的“谢幕表演”,则尽现其自私本性,作者刻画了威廉许多纠缠絮叨、自私猜疑,滑稽丑陋的表现,几乎不加掩饰地表现了作者的唾弃态度。在我们印象当中,牧师都是有相当学问,处事稳重,劝善行善,追求奉献的谦谦雅士、道德君子,为什么威廉的形象与我们原来的印象有这么大差距,是不是这只是非常少见的个别情况?我们再看看同为英国作家奥斯汀笔下的牧师形象。在名著《傲慢与偏见》中,也出现了一个柯林斯牧师,二十五岁的柯林斯牧师身材高大,器宇轩昂,但从他的出场到求婚成家,奥斯汀用细腻的笔触,刻画了一个奉承谄媚、情感淡漠、虚伪奴性的家伙。在班纳特夫人家,他淋漓地展现了自己超强的谄媚“才能”,特别是他竟然恬不知耻地炫耀:自己的奉承话都是事先准备好的。他的求婚完婚也是一次滑稽的表演,不但接连两天向不同人求婚,而他宣布的三条结婚理由,则表明了他不尊重女性、愚昧无知、粗疏无礼的品性。英国的牧师职业在英王亨利八世推动宗教改革、确立新教国教地位后,至十八、十九世纪时,已经经历了二百多年的发展,许多问题已经积累日久,形成积弊,一些饱受诟病的现象都已集中呈现出来。本来,牧师人群要勤勉热心、访贫问苦、服务信众、教化青年,要有相当的学识口才,属于社会的中高阶层,是教区的楷模榜样。但由于经济、战争等因素,自十八世纪末期起,许多中低阶层的乡绅进入到牧师队伍中来,他们粗疏狡黠、势利自私,品行低下,败坏了牧师群体的形象。所以,无论是简奥斯汀生活的十八世纪,还是毛姆经历的1900年代,牧师群体中出现个别的害群之马、邪佞之徒,都已不是个别现象。何况简奥斯汀的父亲和哥哥都是牧师,他们良好的学识、高尚的品格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比父兄的道德人格,简奥斯汀更有义务有勇气去抨击和揭露个别人格卑劣的牧师。因此无论她还是毛姆,所针对和抨击的牧师,都已不是这个队伍里的极少数派。西方宗教分为不同流派,但只要信奉上帝耶和华和耶稣基督的,大体都统称为基督教。1520年马丁路德发动宗教改革运动后,新教在欧洲逐步为各个国家和人们所接受,但以梵蒂冈罗马教廷为最高权利机构,体现着“教权大于王权”宗教思想的天主教,依然成为一些国家的宗教主流门派。新教和天主教,除了体现在王权与教权在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活中领导地位不同外,还有比如:新教允许神职人员结婚,而天主教神职人员不能;新教允许信徒用各自语言诵经,而天主教要用拉丁语诵经;新教强调“因信称义”,信徒可以相互代祷,强调《圣经》的最高权威,信徒借助圣灵的指引即可与上帝相遇,而天主教依然强调只有教会才有释经权,教会、神职人员、圣仪才具有传达、对接信徒与上帝联系的媒介作用。从以上区别可以看出,天主教对信徒和教会自身要求更多更严,那么天主教的牧师,是否队伍的形象就能白璧无瑕呢?燠大利亚著名女作家考琳麦卡洛创作的小说《荆棘鸟》,有澳大利亚的《飘》之誉。1977年在美国出版后,印数超过了800万册。故事以清新婉丽的文笔,描写了女主人公梅吉与天主教传教士拉尔夫之间,时间跨度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故事。梅吉一家从新西兰前往澳大利亚德罗尔达准备继承姑母玛丽的遗产,前来接船的拉尔夫对还是少女的梅吉十分怜爱。随着梅吉年复一年地长大,她和拉尔夫的感情也逐渐加深,这一切都使古怪的玛丽姑妈恼恨不已。在梅吉17岁时,玛丽死去。在临死前,她交给拉尔夫一封信,原来玛丽远比人们想象的富有得多,她本来准备将财产留给梅吉一家,但她改变了主意,她要把它献给天主教会,并声称这是由于拉尔夫出色工作的缘故,这笔财产将永远由拉尔夫管理支配。此时拉尔夫十分矛盾:如果他将遗嘱投入火中,梅吉一家就可以继承全部遗产,但是他将丧失晋升的希望;如果他公布这份遗嘱,必将受到教会的重视并获得晋升,但梅吉一家的权利就会被剥夺。犹豫再三,他最后还是无法抵御权力的诱惑,公布了遗嘱后,离开了德罗尔达和梅吉?笔者读的英文原著,被小说中主人公梅吉的美丽刚烈和拉尔夫的儒雅体贴所吸引。此刻以揭露和批评的视角回忆小说,回忆和分析拉尔夫的人物形象,心中还充满了不忍和无耐,因为小说作者也在对拉尔夫形象构思上动足了心思,她用穿插于小说前半部篇章里关于拉尔夫的无数个体贴温暖故事,对其完美形象进行了光彩铺垫,让你早早就先入为主地认定拉尔夫一定是个高尚圣洁的正派人物,而当玛丽那个老巫婆捧出巨额财产这个“毒苹果”时,拉尔夫却屈从于欲念的召唤,成了金钱的俘虏,颠覆了给读者们留下的如“白雪公主”般纯洁的形象。小说为了表现人物性格的复杂性,用大量笔墨将拉尔夫为了获得晋升背弃爱情的无耐和痛苦描写出来,既展现了人性的真实和脆弱,也从一个侧面披露了天主教会从低到高的牧师、主教群体,普遍存在着对金钱名利地位等物欲的贪婪崇拜。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在面对十字路口做出了背弃信义的选择,有时候不光是因为个人道德品格低下和内心邪淫妄念的驱使,还是因着其在与势均力敌的竞争力量进行斗争时,为争取胜利而进行的策略取舍。小说《达芬奇密码》中那个天主事工会的主教阿林加洛沙,因为梵蒂冈罗马教廷要将其和其领导的天主事工会驱逐出教皇领导的宗教体系,天主事工会因此与罗马教廷之间成了你死我活不可调和对手,阿林加洛沙只好和自称为导师的疯狂学者雷提彬合作,去寻找据说保留着记载当下流传的《圣经》为别有用心的人编写的证据的“圣杯”,以为彻底否定梵蒂冈和罗马教廷的合法性拿到最有力证据,于是,“圣杯”的保护者、天主事工会、正义的历史学家和疯狂的投机分子们,围绕发现和夺取据称为寻找“圣杯”的钥匙的拱顶石,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夺宝悬疑侦破大片。不得不叹服的是,这些曾经立誓将毕生奉献给上帝和耶稣基督的人,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所设计的机谋足够阴险,所展现的手段也足够下三烂。我们应该也能够抱持一种宽容的态度,我们要承认,牧师群体从人群中来,人群中会出现的喜、怒、忧、思、悲、恐、惊,贪、嗔、痴、癫、爱、恶、欲都会存在。牧师群体一样生活在社会中,一切贪婪、弄权、诡谲、欺诈等卑劣手段,牧师群体也会避免不了出现。当然作为以劝善、行善、扬善为事业的牧师,必然被人们要求要成为信众的良师益友,社会的道德楷模。因此在人们心目中,他们应该是社会道德的镜子,他们一定要处于人群的注目之下,既要供人们学习借鉴,又要供人们讲论评判。他们的所有言论行止、形象威仪,都将在人们的评品中被放大,被传播,被扩散。在他们这里,善是手段和目标,在别人那里,善就是尺子和刻刀。承担的责任越大,面对的压力也越大,人们对他们的批评和挑剔也越严格。但是我们,要放下作为罗马教廷的思考、视角和说话方式,我们还是要把牧师群体的存在和发展,放在世界、人类和文明进步的大背景中去思考。我们再换回到历史的视野中,再共同审视一番宗教势力与政治进行联姻、媾和、同谋的活动,回顾那些在资本主义以给世界带去工作文明为名而行殖民主义侵略扩张之实的队列里,总是能看到的牧师们。而这些牧师的形象几乎全是负面的。澳大利亚著名小说家彼得凯里著《.奥斯卡与露辛达》中,三个牧师个个卑劣猥琐:休斯特拉顿牧师一心追逐金钱、肆意宰杀动物,最后因赌博输光钱上吊而死;丹尼斯哈西特牧师玩忽职守、势利胆小、谎话连篇、委曲求全。还有在澳洲土著人中传教的奥斯卡牧师。作家塑造的这些伴随着殖民侵略者的血腥脚步而来的牧师形象,是为了揭露英国宣称给澳洲带来的工业文明和宗教文明,本质上是一场殖民主义侵略战争。事实上,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的西方牧师形象定位,一直不能脱离工作革命和殖民地与反殖民斗争的资本主义扩张背景,牧师群体在与国家政治和帝国主义势力的亲密勾联中,极大地推动了宗教向人类传播扩散的脚步,有效延展了其走向世界的触角,但其群体形象也在迎来自身前所未有的壮大机遇中,不可避免地遭遇了“人设”崩塌的窘境,殖民地人民在为争取民族独立和文化独立而开展的斗争过程中,往往也将枪口一并对准了宣称远离政治、传播福音的牧师群体。宗教的自身发展过程,从未中断过来自外界的挑战和质疑。所以所有以文学作品形式,用嘲弄和批评的手法塑造和刻画的牧师形象,都是世界人文科学进步的新生力量与传统保守的宗教势力进行的斗争的延伸和演变。伴随着20世纪以来电影创作的巨大繁荣,电影随即成为向保守虚伪的宗教势力进行挑战的重要战场,无数个恢弘巨制的电影,都把牧师和神职人员的形象,作为讽刺挖苦的保留对象:波兰影片《天使麽麽约安娜》,讲述了自忖修为深厚的年轻神甫为修道院修女们驱魔,最终却因爱上修女而被自己的心魔击倒,持斧砍死了自己的两个随从的故事。西班牙电影大师布努艾尔拍摄的《比里迪亚娜》,以..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为什么在西方也有些人不喜欢牧师?
  • 为什么西方人结婚不在乎钱,而中国人没有钱就根本找不到女人??
  • 西方人为什么喜欢在教堂里举行婚礼?
  • 既然基督徒不能谈恋爱结婚,那西方人为什么还恋爱结婚,没有绝种?
  • 为什么西方人把结婚看的那么重大啊?
  • 为什么西方人结婚时的服装喜欢白色,而中国人却钟爱红色呢?
  • 美国人为何越来越不想结婚?
  • 为什么哲学家都不喜欢结婚
  • 西方人不喜欢拍婚纱照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热衷于
  • 西方人结婚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