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指责叙库尔德人,未能遵守俄-土索契协议,这是说给土耳其听,还是说给美国听的?

可以复制呀,没问题的。我帮你拷了一份,你是在弄不了,就在我这拷呀!关于烟草危害的调查与思考〔图〕更新于2003年8月1日-吸烟有害健康当你在吞云吐雾中似乎享受一种乐趣时,是否想过吸烟将对你的健康和生命造成威胁。世界各国近40年来对烟草危害进行了广泛的研究,5万多份研究报告证实了吸烟对健康的危害。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当今对人类危害最大的就是烟草,吸烟已经被定为“公害”。但吸烟对身体健康危害程度有多大?这是许多人都不曾想像到的。科学研究证明,烟草的危害主要来源于烟雾中的化学成份。烟草中含有的化学成份高达4700多种,其中主要有一氧化碳、尼古丁、焦油、苯丙比、放射性物质、刺激性化合物及砷、汞、锡、镍等多种重金属元素,它们具有很强的刺激作用和致癌作用。2001年8月,美洲心脏基金会和美洲心脏病学会联合发表的反烟草斗争框架协议的《巴拿马声明》中指出,吸烟将成为人类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世界心脏联合会主席马里奥·马拉纳奥强调,到2003年吸烟对人的危害将超过吸毒、艾滋病和其它疾病,成为导致死亡和丧失劳动能力的主要原因。据悉,目前全球每年与吸烟有关疾病死亡约为490万人,到2025年将达到2000万人。新华社曾发过一条专稿,说我国的科学家在开展了一项大规模调查以后得出一个结论,我国每年100万的死亡人群中,有3/4死于烟草所致的疾病,按现有趋势,到2020年,我国将有200万人因吸烟而死亡。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曾搞过一次调查,美国有4700万成年人吸烟,1995年到1999年间,美国每年死于吸烟导致疾病的人数估计为44万人,其中约3.5万人死于被动吸烟,而且女性致肺癌的人数目前已经超过其它癌症死亡人数的总和。肺癌是世界各地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肺癌居癌症死亡原因第一位。全球每年肺癌新患138万人,有98.9万人死亡;另据报告,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男性肺癌发病率都在上升,其上升率与吸烟率几乎一致。而像芬兰、英国、美国吸烟率下降后,肺癌的发病率也在下降。我国1990年到1992年死亡调查结果显示,我国肺癌死亡率由70年代的7.17/10万增加到151/10万。这么高的增长速度,中间只相隔20年时间,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吸烟率高了。烟草与经济关系密切全世界有11亿人吸烟,中国就有3.2亿,15岁以上人群的吸烟率为37.62%。在中国的烟民中,青少年吸烟人数高达500万,而且在校女学生吸烟者也在增加,吸烟群体日趋扩大化、低龄化、女性化,这已成为世界各国、尤其是我国急需遏制和解决的社会问题。既然烟草已成为直接危害人类健康的杀手,而且全世界都在大力反烟、禁烟和控烟,那么烟草行业为何在重重禁遏和声声指责中仍然不断发展壮大呢?究其原因,这都是“烟草经济惹的祸”。对于烟草这样一种十分特殊但又是合法的产品而言,市场需要是决定其发展走向最为重要的因素。在许多国家,烟草是重要的支柱产业,如印度、巴西、俄罗斯、法国和我国等,都是烟草生产和消费大国,其中我国的烟草消费几乎占世界烟草消费的一半。对于烟草行业,人们通常把它归入“夕阳行业”。我国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烟草逐渐从数量型增长方式向质量型增长方式转变,而这种转变为烟草的继续增长提供了强大的支撑。据权威部门最新统计,我国烟草业每年为国家财政贡献了10%以上的税收,超过了汽车、电信等被人们认为是暴利性的行业,连续14年居各行业榜首,而且总产值、工商税利都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其中卷烟产值年增速为10.7%。时至今日,烟草业已发展成为我国最举足轻重的支柱产业之一。烟草成本的低廉和不断增长的销售量,为烟草商带来了巨额财富。2000年,我国卷烟产量为3334.9万箱,销售量为3333.6万箱,烟税增长速度居世界第一。表面看确实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但其背后却隐藏着可怕的祸端。吸烟造成健康危害带来的经济损失是长期的、巨大的。有数据显示,1993年全国烟草利税为410亿元,而吸烟造成的经济损失约为650亿元。吸烟引发的疾病和死亡所带来的损失,有一部分可以用经济来衡量,但有些损失是无法用经济来衡量的。况且,吸烟和生病之间还存在着二三十年这样相当长的潜伏期,所以专家认为烟税是“愚人的金库”。因此在烟草与经济问题上,我们应当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烟瘾为何难以戒掉吸烟有害已成公论,但为何有人“明知烟有毒,偏向烟海行”呢?山东医学院的张志华先生将吸烟的社会心理类型分类进行了调查、统计、分析,得出结论:好奇心理、从众心理、消遣心理、成瘾依赖心理占大多数,其次为排解、填充、交际虚荣、享受心理型。调查发现,青少年多为好奇心理,中老年人多为成瘾依赖型,而多数吸烟者是几种心理交织在一起。吸烟有害,为此不少吸烟者也有戒烟的愿望,但却难以戒掉。世界卫生组织烟草和健康合作中心主任翁心植对此进行了分析,他认为,我国吸烟者戒烟率低原因有多种:首先是处于烟雾弥漫的大环境中。在我国男性吸烟一直被认为是正常的社会习俗,要改变这一观念,绝非一朝一夕能奏效。此外,还有烟草的上瘾性。香烟中的尼古丁具有精神活性的强化性,会刺激中枢神经系统,促使吸烟者重复使用尼古丁而不能自拔。人戒烟后,由于肌体缺乏了尼古丁的刺激,要自身调整到新的平衡,恢复正常健康代谢机能,开始会很不适应,因此便会产生一系列生理和心理反应,而这些反应都是戒断症状。正是由于这些戒断症状,使戒烟者产生了生病的错觉。戒断症状实际上只是肌体的一种短暂生理反应,是肌体进行健康的调整、恢复正常心理机能的结果。它的出现恰恰表明,戒烟者的身体正在清除源于烟草中的尼古丁,而且大部分尼古丁会在完全戒烟后的1—2周内排出体外,那时戒断症状就会逐渐消失。控制吸烟任重道远我国在控制吸烟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自1997年以来国务院及有关部委已经发布了23个有关控烟的法律法规、条例、通知。为了使不吸烟者免受被动吸烟的危害,1997年,全国爱卫会还会同有关部门联合颁布了《关于在公共交通工具及其等候室禁止吸烟的规定》。各地积极开展了创建无烟草广告城市、无烟医院、无烟学校、无烟单位和控烟先进单位的评选活动,积极营造保护健康、远离烟草的环境。我省控烟工作这几年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1996年省政府颁发了《吉林省城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使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成为广大群众共同遵守的行为规范。与此同时,各市州都纷纷开展了创建无吸烟学校、医院、单位等活动。2001年,全省还评出37家“无烟单位”。然而,在这些成绩的背后,却深藏着许多控烟工作的障碍。2003年,全省控制吸烟协会在长春松苑宾馆召开成立大会,富有戏剧性的是,这一天全省烟草工作会议也在此召开,巨幅的烟草广告牌子远远盖过了协会成立的会标,使控烟协会的声音显得那么微弱。更令人不安的是,我省青少年吸烟率呈不断上升趋势。据长春市爱卫会办公室的同志介绍,他们在对一些网吧进行检查时,发现许多网吧附近都有烟摊在向青少年出售香烟。在医院中,医务人员一边接诊一边吸烟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的影视作品更是充斥着吸烟的镜头,引得青少年纷纷效仿。专家们指出,短时间内要让成年人全部戒烟是不可能的,当务之急是从青少年抓起,教育他们认识吸烟的危害,“拒吸第一支烟”。当然控烟光靠提倡是不够的,更应该用法律形式来加以约束。马来西亚颁布的禁烟令中规定:18岁以下未成年人购买香烟是犯罪行为,可判坐牢两年或罚款5000马币。英国伦敦街头闹市区中贴着巨幅广告“把烟草留给20世纪”。法国开展了“医生不吸烟”运动,并且在餐厅中进行了“戒烟革命”。美国50个州中,已有44个对吸烟实施限制。这些措施都很有效,我们不妨借鉴一下,同时根据我国国情制定出可以操作的具体办法来。相信通过人们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定会营造出一个绿色的环境www.mh456.com防采集。

俄罗斯指责叙库尔德人,未能遵守俄-土索契协议,这是说给土耳其听,还是说给美国听的?

米兰体育报》:卡瓦尼,尤文新的伊布拉 尤文图斯在继续观察乌拉圭20岁以下国家队中锋卡瓦尼(Cavani)。尤文图斯体育经理塞科说:“他非常优秀,我们很欣赏他。卡瓦尼自己则说:“我希望去意大利

姓 名:王伟 性 别:男 民 族:汉族 籍 贯:浙江湖州 出生年月:1968年04月06日 逝世日期:2001年04月01日 王伟,生于1968年4月6日,浙江湖州人。他从小立志报国,高中毕业后自愿应招入伍,在部队勤勉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译文:庾亮字元规,明穆2113皇后之兄。父亲庾琛,事5261迹在《外戚传》中。庾亮姿4102容俊美,善于言1653谈议论,又喜好老庄之学,为人严肃庄重,一举一动遵礼而行,即使闺阁之中,也并不需严教而自守礼法。当时人们将他和夏侯玄、陈群相比。十六岁时,东海王司马越要辟他为掾,没有接受,随其父住在会稽,俨然自守。人们都有些顾忌他的方正严峻,不敢随便接近他。元帝为镇东大将军时,闻庾亮之名,辟为西曹掾。到相见时,看到庾亮的仪表风姿,大喜过望,非常器重,并要聘庾亮之妹为太子妃,庾亮反复推辞,元帝不许。又转任丞相参军。参预讨华轶有功,封为都亭侯,再转参丞相军事、掌书记。晋室中兴之初,拜为中书郎,领著作,侍讲东宫。其所讲授和解释的内容,多被人们称许。他和温峤同为太子的布衣之交。当时元帝正以刑法之术治乱世,以《韩非子》赐太子,庾亮认为申不害韩非子的刑名权术之学,严厉苛刻有伤礼义教化,不应多留心这些东西,太子也很赞同。后又迁给事中、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当时王敦在芜湖,元帝叫庾亮前去拜访商讨国事,王敦与庾亮交谈,不觉移动座位靠近庾亮,下来后叹道:“庾元规之贤能,远远超过了裴危页呀。”于是表为中领军。明帝即位,让庾亮担任中书监,庾亮上表推辞说:臣凡庸浅陋,从小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操节。先前因为中原变故,家乡丧乱,随着先臣南来求有道之主的庇护,只为逃难避祸求食而已,没想到会有这意外之福,交上这样的好运。先帝登基以来,给予我非同一般的垂顾,既以国之良士相待,又结为姻亲。遂使我置身于亲信恩宠之列,一次又一次地享受到不该得到的待遇。我从二十岁时,就有了清静濯缨之志,沐浴着礼乐风教。后频繁出入朝廷省阁之中,进而执掌天子六军。十余年的时间,地位已超过了许多前辈贤达。未建功劳却倍受恩遇,没有人能和我相比了。普普通通的人命定薄禄,若获福太过,将会带来灾祸,知足而止的原则,我当牢记遵守。如果贪图荣华昧心升迁,一天又一天,就会招来别人的指责怨谤,也会使朝廷名誉受损。开始想把这些想法上陈于皇帝,而逢先帝驾崩,这区区诚心,也未能上达圣听。陛下登位,理圣明之政以图新,宰辅贤明,臣僚正直公允,政清民安的颂歌,要执政者大公无私才会出现。而圣上还在不停地施恩,又要臣任中书监之职。臣若接受此职,则会向天下昭示陛下任人以私。为什么这样说呢?臣是陛下皇后之兄长,姻亲之嫌,与骨肉兄弟中表之亲不同。圣上虽然是至公无私,圣德贤明,然而世间道德沦丧,自会出来一些看法。悠悠天地之间,人们都私待自己的姻亲,人人都有这种私心,则天下哪还有以公待之的事呢。所以前汉后汉都是抑后党而朝廷平安,重用姻亲而导致危难。如果西汉吕、霍、上官、丁、赵、傅、王七族及东汉窦、邓、阎、梁、窦、何六姓都非外戚姻亲,而是和其他臣僚一样平等晋升,即使不能全部保全,也决不会全部败亡。今天本朝的败亡者,更是由于对姻亲的宠信。臣遍观普通门第之人立世,朝中无朋党,时望无攀援,立足之根本既轻又薄。这种人只要没有大错,人们都能见容。至于外戚,依靠着帝王,有势逢时,根深枝粗。一旦居权重之位,四海之人侧目而视,一有失误,罪不容诛。自身招来祸殃,国家也以此为弊端。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姻亲之间的私情人人都难以避免,所以无亲无故的被提拔大家都信服,而姻亲升迁人们不免要起疑心。疑惑积存于百姓心中,其灾祸也就开始形成于深闺之内了。这是历朝历代的教训,真令人为之寒心。万物之不能畅通而行的事,圣贤不会去改变它。违背众意求得一寸之进,不如避嫌以明至公之道。现在就凭我这浅薄之才,内为腹心之臣,外握统兵之权,以求治理天下,实在是不可能,由此而招祸,倒是立而可待。虽陛下丞相了解我的状况,朝廷百官也知道其中真情,但我能够挨门挨户去向天下人解释吗?能让他们都对此坦然不疑吗?富贵荣华,臣也不是不想要;刑罚贫贱,臣也不是愿接受。今天恭敬从命则安乐,违命不从则愁苦,臣虽愚笨,为何偏偏要背时违命,自讨苦吃呢?实在是看到前代的教训,才权衡利弊呀。我自身不值得珍惜,但不可以此误国,所以才诚恳地屡陈心愿。我这微薄的诚意,未能得到陛下的理解,忧郁惶恐不知所措。望陛下以天地日月般的明鉴,理解我的愚忠,臣就是身死也如活在世上一样了。此疏奏上后,明帝依从了庾亮所请,此事作罢。王敦萌生叛逆之心后,内心中忌恨庾亮,而外表上却很敬重他。庾亮担心忧郁,以病而去官。接着又代替王导出任中书监。王敦起兵后,朝廷加封庾亮为左卫将军,与诸将一起抵抗王敦的部将钱凤。沈充败走吴兴时,又授庾亮持节、都督东征诸军事,率兵追击沈充。王敦之事平息后,以功被封为永昌县开国公,赐绢五千四百匹,庾亮坚决推辞不接受。转任护军将军。明帝病重时,不想见人,群臣都无法进见。抚军将军、南顿王司马宗,右卫将军虞胤等人,平时为明帝所亲爱,现与西阳王司马..勾结图谋不轨。庾亮径直进入明帝寝宫见帝,痛哭流涕不胜悲哀。接着严肃地陈述了司马..和司马宗等人将要谋废大臣,然后由他们共同辅政,社稷安危与否,就将决定于今日。庾亮言辞恳切,明帝因而感悟,使庾亮随他一起入殿升御座,庾亮和王导一起受遗诏辅佐幼主。加庾亮为给事中,转中书令。太后临朝摄政,一切政事由庾亮决策定夺。先前,王导执政,以宽和之政甚得众心,庾亮则执政严厉任法,因而大失人心。再加上先皇明帝遗诏中褒扬大臣,没有列上陶侃、祖约,陶侃、祖约怀疑是庾亮删除了遗诏上的有关部分,就说了一些有怨气的话。庾亮担心会引起内乱,于是派温峤出镇江州以为声援,又修石头城以作防备。当南顿王司马宗再次图谋废除执政大臣时,庾亮杀了司马宗并废其兄司马..官职。司马宗,是皇室亲属,司马.,是朝廷皇族中元老,且又为先帝之太保,天下都认为庾亮是在铲除宗室。琅王牙人卞咸,是司马宗之党,和司马宗一起被诛。卞咸之兄卞阐逃走投奔了苏峻,庾亮以符节令苏峻交出卞阐,苏峻却将卞阐隐藏保护起来。苏峻多收纳一些亡命之徒,专以威刑治众,庾亮知道苏峻必会作乱,就征他入朝任大司农。满朝都认为不可这样,平南将军温峤数次上书制止,庾亮俱不采纳。苏峻于是同祖约一起举兵反叛。温峤听说苏峻不接受朝廷诏命,便要领兵东下守卫京都,三吴之地也要起义兵来护卫,庾亮都不同意,而写信对温峤说:“我担忧西边甚于担忧历阳,请足下千万不要越过雷池一步。”既而苏峻部将韩晃进犯宣城,庾亮派人抵抗,不能取胜,苏峻乘胜兵临京都。朝廷下诏,假庾亮节、都督征讨诸军事,与苏峻战于建阳门外。军队还未进入阵地,士兵们都弃甲而逃。庾亮乘小船向西去,乱兵到处抢掠,庾亮以弓箭左右射敌,不料失误射中了船上的舵工,舵工应弦而倒,船上众人大惊失色准备各自逃命。庾亮镇定自若,慢吞吞地说:“这双手怎样才能射中敌人呢?”大家这才稍稍心安。庾亮带着三个弟弟庾怿、庾条、庾翼向南去投奔温峤,温峤素来敬重庾亮,虽然是败退投奔而来,还是准备推举他为都统。庾亮推辞,和温峤一起推举陶侃为盟主。陶侃来到寻阳,仍因遗诏之憾不满庾亮,当时人们议论陶侃会杀掉执政大臣以谢天下。庾亮非常害怕,等见到陶侃时,引咎自责,风神度量令人佩服。陶侃也就释然不怪了,他对庾亮说:“你修石头城来防备老夫,怎么今天反过来又求我呀!”在一起宴饮闲谈了一整天。庾亮吃薤菜时,留下薤白,陶侃问:“为何要这样?”庾亮说:“因为薤白可以再种。”陶侃于是为之赞叹说:“庾元规不仅是风流倜傥,也有为政的实际才能啊。”到达石头城,庾亮派遣督护王彰讨伐苏峻之党张曜,反被张曜打败。庾亮将印玺符节文书送到陶侃那里谢罪,陶侃回答说:“古人三败,君侯才败两次。现在是紧急关头,不应当计较这些。”又说:“朝廷政出多门,才产生国家的灾祸。自从王室丧乱以来,岂是苏峻一人为患。”庾亮率二千人坚守白石垒,苏峻步兵万余人,从四面围攻,士兵都感到恐惧。庾亮激励全军将士,拼死奋战,苏峻只好退兵,庾亮随后追击斩杀敌人数百。苏峻之乱平息后,成帝来到温峤的船上,庾亮得以进见成帝,哽咽悲泣,诏群臣与庾亮一起升座而坐。第二天庾亮又来稽首谢罪,请求赐归,准备带全家远投山林江海。成帝派尚书、侍中拿手诏来安慰道:“这是国家社稷之灾难,不是舅舅的责任。”庾亮上疏说:臣是凡夫俗人,没有经世之大才,只因是皇亲,才累次获得不该有的职位,这样得到的越多,天下对我的议论怨谤也越多。皇家正值多灾多难之际,我未敢抽身告退,于是听从朝廷派遣辗转奔波,不管安闲烦劳以尽职守。先帝病重之时,臣奉侍医药,在临终受命,接受遗诏安排后事,这并不是因臣有德有才,都是因为我是亲戚的缘故。臣知道自己担当不了这样的重任,但不敢违背先皇的旨意。就是普遍百姓相交都还有寄托之情,何况这是君臣大义,是自然之道,哀痛眷恋,不能违命。先帝当年恩顾于臣,情同布衣。皇恩深重,而臣命是轻,于是因感遇而忘身。再加上陛下年幼,尚且亲理万机,治理内外,臣处在这个地位上,只能是激励驱驰,不敢有一点马虎。虽然知道这也无济于事,但只能这样以死报效。自己才能低职位高,知进忘退,倚宠骄盈,都不自觉地表现出来。我进不能安抚朝廷内处,退不能崇贤敬长,才使行四海有所离心,诽议四起。祖约、苏峻忍受不了对我的愤恨,肆意逞凶,这都是由于臣才引起的。社稷震荡,宗庙废毁,而且使陛下陷于困顿之中,陛下几年谨慎辛勤,为天下之事劳心费神,抑郁忧愁,这都是臣造成的,是臣的罪过。朝廷将我寸斩之,屠戮之,都不足以向祖宗七庙谢罪;臣就是身化为灰,被灭九族,也不足以平四海对我的怨恨。臣对不起国家,其罪实大,为天地所不容。现陛下怜惜不加诛戮,执法部门也宽容不予追究。从古到今,哪有不忠不孝像臣这样的人。不能北门伏诛、苟延残喘,就是活着,也和死了一样,朝廷还有什么理由将我放在人臣之列,我自己又有什么颜面置身于人臣之中。臣欲自投草泽之中,是出于悔过愧疚之心,而陛下诏书称其为独善其身。圣旨没有体察到我的本意,是加重了我的罪责。愿陛下纠正先朝任用我的失误,虽然宽大为怀,保全性命,但应予以弃置,任其自存自灭,则天下就会知道朝廷奖惩劝戒的纲纪了。疏奏上后,成帝下诏说:所言恳切凄恻,令人读之感叹,实在是舅舅处在为天下责难的位置,你已把道理都说尽了。如果天下都不明大义,你所遵循的理既是完全正确,又何必要改变人们固有的观念呢!叛贼苏峻作乱,其横暴连书史都没有这样的记载。是为天地所不容,人神所共怒。他今年不反,明年当反,这是人人都知道的。舅舅与诸位大臣毅然召他入京,正是不能容忍他的无礼于君。论情论理,怎么能说是不忠的行为呢?若说是你自己率兵征讨,导致失败,应该绳之以法,以严肃国法,倒有道理。可舅舅又求告方镇,合众席卷而下,舅舅亲着甲胄,使逆贼苏峻枭首伏诛。大事既平,天下安定,使我司马衍得以返朝,社稷复安,宗庙有奉,这难道不是舅舅和两三位重臣忘身奋战的结果吗!正要按功奖赏,怎能去计较以前的过失呢。况且天下大乱民生艰难,死者万计,又与强敌隔江对峙。舅舅当上奉先帝的托嘱之旨,共渡艰难,使我司马衍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有所依靠,则是天下的大幸。庾亮准备退隐江湖,自暨阳向东走。成帝下诏让有司挡住舟船。庾亮又请求在外镇效命,于是出为持节、都督豫州、扬州之江西宣城诸军事、平西将军、假节、豫州刺史、领宣城内史。庾亮接受任命,出镇芜湖。不久,后将军郭默占据湓口反叛,庾亮上表请求亲自征讨,于是以本官再加征讨都督,率将军路永、毛宝、赵胤、匡术、刘仕等步骑二万,会合太尉陶侃一起消灭了叛军。返回芜湖,不接受朝廷的封赏。陶侃写信给他说:“赏罚升降,是国家的信义,很奇怪你这样矫情要独为君子吗?”庾亮回答说:“元帅指挥,武将们效命,我有什么功劳呢?”坚决推辞不接受赏赐。晋号为镇西将军,又推辞。当初,以诛讨王敦之功,封为永昌县公。庾亮一次一次的辞让,数十次上疏,最后朝廷才许之。陶侃死后,迁庾亮为都督江、荆、豫、益、梁、雍六州诸军事,领江、荆、豫三州刺史,晋号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假节。庾亮固辞开府之衔,迁移到武昌镇守。其时王导辅政,皇上年幼,局势艰难,只维持着大体的局面,顾不上细小的事务,所委派的赵胤、贾宁等诸将,都不守法,大臣们为之担忧。陶侃曾准备起兵废除王导,但郗鉴不同意,这才罢了。现在,庾亮又想率众废黜王导,于是写信给郗鉴,陈述王导的过错,征求郗鉴的意见,郗鉴仍不同意,此事只好作罢。其时石勒刚死,庾亮有恢复中原的计划,于是将豫州刺史之职授予辅国将军毛宝,让他与西阳太守樊峻领一万精兵,共守邾城。又以陶称为南中郎将、江夏相,率部曲五千人进入沔中。庾亮之弟庾翼为南蛮校尉、南郡太守,镇守江陵。以武昌太守陈嚣为辅国将军、梁州刺史,进入子午道。又派遣一支偏师伐蜀,进到江阳,抓住了伪荆州刺史李闳、巴郡太守黄植,送到京师。庾亮率大军十万,占据石城,为诸路大军的后援,于是向朝廷上疏说:“蜀中和胡虏两大寇凶暴日甚,他们内部相互拼斗,众叛亲离。蜀贼虽弱而胡寇尚强,我们一边屯田一边防守,作为进取的准备。襄阳北接宛城许昌,南有汉水为屏障,其险足以自固,其地出产丰富可以足食。臣应移镇于襄阳之石城下,并派遣诸军遍布江沔。有几年时间,士卒得以操练,一有机会齐头并进,直逼河洛。一旦举事,使人们知其胜负存亡,开通回归善良的道路,宽恕那些被威逼而降敌之人的罪行,应天时,顺人情,诛逆贼,雪大耻,这是圣朝的头等大事。愿陛下批准我的计划,支持我的这一事业。淮、泗、寿阳之地也应分兵进据,臣将予以筹划部署。请朝廷公卿审议,以定其经略之策。”成帝让臣下商议此请。当时王导和庾亮的想法相同,郗鉴认为物质准备不充分,不可贸然行事。庾亮又上疏,准备迁镇襄阳。正值敌人进犯邾城,毛宝败退,投水而死。庾亮谢罪,自贬三级,降为安西将军。朝廷下诏让他恢复原职。接着又拜为司空,其余官职依旧,庾亮推辞不受。庾亮自从邾城失陷后,忧闷成疾。王导死后,朝廷征召庾亮为司徒、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又推辞不受,成帝答应了。咸康六年(340)去世,时年五十二岁。追赠为太尉,谥号为“文康”。吊丧时,成帝车驾亲往。下葬时,又赠永昌公印绶。庾亮之弟庾冰上疏说:“臣了解以前的一些事情,也曾听庾亮对我们说过,这些事一直耿耿于心。这才多次向朝廷陈请,已将近十年了。庾亮哪里只是好谦让而不恭从所命,看看昔日灾祸出在身边,有先帝神武,能谋划决策,所以不费时日则寇灭乱平。论其功劳,则功归圣主,论之时运,则由于天意而非人力。至如庾亮,因为圣主英明,只说是尽了自己的责,不必论功,不必奖赏。后来的失误败绩,罪责大于以前的功劳,因此陛下下诏答应了他的奏请。庾亮实在是想着报效先帝和陛下的大恩大德,哪里想到处圣世而身殁,一点小小的志愿难以实现,国家存亡艰难,自己痛心疾首。愿陛下发出明诏,维持先前赐予的恩惠,这样庾亮当死而不朽。”成帝依从了所请。庾亮将下葬时,何充到了,感叹说:“将玉树埋于土中,使人感情上怎么受得了啊。”当初,庾亮所乘的马匹是的颅马,殷浩认为的颅马不利于主人,劝庾亮把马卖了。庾亮回答说:“怎么能将自己的祸事转嫁给别人呢?”殷浩惭愧地退下。庾亮在武昌,殷浩和其他一些臣僚乘秋夜登南楼聚会,一会儿庾亮也来了,大家起来准备回避,庾亮慢慢地说:“诸位稍留一会儿,老夫于此处兴致不浅。”便坐在胡床上和大家一起谈笑。其行为坦率,大都如此。他三个儿子:庾彬、庾羲、庾騄。扩展资料:晋书简述:《晋书》是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 。《晋书》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晋帝自立,以宋代晋。该书同时还以“载记”形式,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原有叙例、目录各一卷,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今存一百三十卷。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晋书,1.译文:       庾亮字元规,2113明穆皇后之兄。父亲庾琛,事5261迹在《外戚传4102》中。庾亮姿容俊美,善于言谈议论,1653又喜好老庄之学,为人严肃庄重,一举一动遵礼而行,即使闺阁之中,也并不需严教而自守礼法。当时人们将他和夏侯玄、陈群相比。十六岁时,东海王司马越要辟他为掾,没有接受,随其父住在会稽,俨然自守。人们都有些顾忌他的方正严峻,不敢随便接近他。       元帝为镇东大将军时,闻庾亮之名,辟为西曹掾。到相见时,看到庾亮的仪表风姿,大喜过望,非常器重,并要聘庾亮之妹为太子妃,庾亮反复推辞,元帝不许。又转任丞相参军。参预讨华轶有功,封为都亭侯,再转参丞相军事、掌书记。晋室中兴之初,拜为中书郎,领著作,侍讲东宫。其所讲授和解释的内容,多被人们称许。他和温峤同为太子的布衣之交。当时元帝正以刑法之术治乱世,以《韩非子》赐太子,庾亮认为申不害韩非子的刑名权术之学,严厉苛刻有伤礼义教化,不应多留心这些东西,太子也很赞同。后又迁给事中、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当时王敦在芜湖,元帝叫庾亮前去拜访商讨国事,王敦与庾亮交谈,不觉移动座位靠近庾亮,下来后叹道:“庾元规之贤能,远远超过了裴危页呀。”于是表为中领军。  明帝即位,让庾亮担任中书监,庾亮上表推辞说:  臣凡庸浅陋,从小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操节。先前因为中原变故,家乡丧乱,随着先臣南来求有道之主的庇护,只为逃难避祸求食而已,没想到会有这意外之福,交上这样的好运。先帝登基以来,给予我非同一般的垂顾,既以国之良士相待,又结为姻亲。遂使我置身于亲信恩宠之列,一次又一次地享受到不该得到的待遇。我从二十岁时,就有了清静濯缨之志,沐浴着礼乐风教。后频繁出入朝廷省阁之中,进而执掌天子六军。十余年的时间,地位已超过了许多前辈贤达。未建功劳却倍受恩遇,没有人能和我相比了。普普通通的人命定薄禄,若获福太过,将会带来灾祸,知足而止的原则,我当牢记遵守。如果贪图荣华昧心升迁,一天又一天,就会招来别人的指责怨谤,也会使朝廷名誉受损。开始想把这些想法上陈于皇帝,而逢先帝驾崩,这区区诚心,也未能上达圣听。  陛下登位,理圣明之政以图新,宰辅贤明,臣僚正直公允,政清民安的颂歌,要执政者大公无私才会出现。而圣上还在不停地施恩,又要臣任中书监之职。臣若接受此职,则会向天下昭示陛下任人以私。为什么这样说呢?臣是陛下皇后之兄长,姻亲之嫌,与骨肉兄弟中表之亲不同。圣上虽然是至公无私,圣德贤明,然而世间道德沦丧,自会出来一些看法。悠悠天地之间,人们都私待自己的姻亲,人人都有这种私心,则天下哪还有以公待之的事呢。所以前汉后汉都是抑后党而朝廷平安,重用姻亲而导致危难。如果西汉吕、霍、上官、丁、赵、傅、王七族及东汉窦、邓、阎、梁、窦、何六姓都非外戚姻亲,而是和其他臣僚一样平等晋升,即使不能全部保全,也决不会全部败亡。今天本朝的败亡者,更是由于对姻亲的宠信。  臣遍观普通门第之人立世,朝中无朋党,时望无攀援,立足之根本既轻又薄。这种人只要没有大错,人们都能见容。至于外戚,依靠着帝王,有势逢时,根深枝粗。一旦居权重之位,四海之人侧目而视,一有失误,罪不容诛。自身招来祸殃,国家也以此为弊端。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姻亲之间的私情人人都难以避免,所以无亲无故的被提拔大家都信服,而姻亲升迁人们不免要起疑心。疑惑积存于百姓心中,其灾祸也就开始形成于深闺之内了。这是历朝历代的教训,真令人为之寒心。万物之不能畅通而行的事,圣贤不会去改变它。违背众意求得一寸之进,不如避嫌以明至公之道。现在就凭我这浅薄之才,内为腹心之臣,外握统兵之权,以求治理天下,实在是不可能,由此而招祸,倒是立而可待。虽陛下丞相了解我的状况,朝廷百官也知道其中真情,但我能够挨门挨户去向天下人解释吗?能让他们都对此坦然不疑吗?  富贵荣华,臣也不是不想要;刑罚贫贱,臣也不是愿接受。今天恭敬从命则安乐,违命不从则愁苦,臣虽愚笨,为何偏偏要背时违命,自讨苦吃呢?实在是看到前代的教训,才权衡利弊呀。我自身不值得珍惜,但不可以此误国,所以才诚恳地屡陈心愿。我这微薄的诚意,未能得到陛下的理解,忧郁惶恐不知所措。望陛下以天地日月般的明鉴,理解我的愚忠,臣就是身死也如活在世上一样了。  此疏奏上后,明帝依从了庾亮所请,此事作罢。  王敦萌生叛逆之心后,内心中忌恨庾亮,而外表上却很敬重他。庾亮担心忧郁,以病而去官。接着又代替王导出任中书监。王敦起兵后,朝廷加封庾亮为左卫将军,与诸将一起抵抗王敦的部将钱凤。沈充败走吴兴时,又授庾亮持节、都督东征诸军事,率兵追击沈充。王敦之事平息后,以功被封为永昌县开国公,赐绢五千四百匹,庾亮坚决推辞不接受。转任护军将军。  明帝病重时,不想见人,群臣都无法进见。抚军将军、南顿王司马宗,右卫将军虞胤等人,平时为明帝所亲爱,现与西阳王司马..勾结图谋不轨。庾亮径直进入明帝寝宫见帝,痛哭流涕不胜悲哀。接着严肃地陈述了司马..和司马宗等人将要谋废大臣,然后由他们共同辅政,社稷安危与否,就将决定于今日。庾亮言辞恳切,明帝因而感悟,使庾亮随他一起入殿升御座,庾亮和王导一起受遗诏辅佐幼主。加庾亮为给事中,转中书令。太后临朝摄政,一切政事由庾亮决策定夺。  先前,王导执政,以宽和之政甚得众心,庾亮则执政严厉任法,因而大失人心。再加上先皇明帝遗诏中褒扬大臣,没有列上陶侃、祖约,陶侃、祖约怀疑是庾亮删除了遗诏上的有关部分,就说了一些有怨气的话。庾亮担心会引起内乱,于是派温峤出镇江州以为声援,又修石头城以作防备。当南顿王司马宗再次图谋废除执政大臣时,庾亮杀了司马宗并废其兄司马..官职。司马宗,是皇室亲属,司马.,是朝廷皇族中元老,且又为先帝之太保,天下都认为庾亮是在铲除宗室。  琅王牙人卞咸,是司马宗之党,和司马宗一起被诛。卞咸之兄卞阐逃走投奔了苏峻,庾亮以符节令苏峻交出卞阐,苏峻却将卞阐隐藏保护起来。苏峻多收纳一些亡命之徒,专以威刑治众,庾亮知道苏峻必会作乱,就征他入朝任大司农。满朝都认为不可这样,平南将军温峤数次上书制止,庾亮俱不采纳。苏峻于是同祖约一起举兵反叛。温峤听说苏峻不接受朝廷诏命,便要领兵东下守卫京都,三吴之地也要起义兵来护卫,庾亮都不同意,而写信对温峤说:“我担忧西边甚于担忧历阳,请足下千万不要越过雷池一步。”既而苏峻部将韩晃进犯宣城,庾亮派人抵抗,不能取胜,苏峻乘胜兵临京都。朝廷下诏,假庾亮节、都督征讨诸军事,与苏峻战于建阳门外。军队还未进入阵地,士兵们都弃甲而逃。庾亮乘小船向西去,乱兵到处抢掠,庾亮以弓箭左右射敌,不料失误射中了船上的舵工,舵工应弦而倒,船上众人大惊失色准备各自逃命。庾亮镇定自若,慢吞吞地说:“这双手怎样才能射中敌人呢?”大家这才稍稍心安。  庾亮带着三个弟弟庾怿、庾条、庾翼向南去投奔温峤,温峤素来敬重庾亮,虽然是败退投奔而来,还是准备推举他为都统。庾亮推辞,和温峤一起推举陶侃为盟主。陶侃来到寻阳,仍因遗诏之憾不满庾亮,当时人们议论陶侃会杀掉执政大臣以谢天下。庾亮非常害怕,等见到陶侃时,引咎自责,风神度量令人佩服。陶侃也就释然不怪了,他对庾亮说:“你修石头城来防备老夫,怎么今天反过来又求我呀!”在一起宴饮闲谈了一整天。庾亮吃薤菜时,留下薤白,陶侃问:“为何要这样?”庾亮说:“因为薤白可以再种。”陶侃于是为之赞叹说:“庾元规不仅是风流倜傥,也有为政的实际才能啊。”  到达石头城,庾亮派遣督护王彰讨伐苏峻之党张曜,反被张曜打败。庾亮将印玺符节文书送到陶侃那里谢罪,陶侃回答说:“古人三败,君侯才败两次。现在是紧急关头,不应当计较这些。”又说:“朝廷政出多门,才产生国家的灾祸。自从王室丧乱以来,岂是苏峻一人为患。”庾亮率二千人坚守白石垒,苏峻步兵万余人,从四面围攻,士兵都感到恐惧。庾亮激励全军将士,拼死奋战,苏峻只好退兵,庾亮随后追击斩杀敌人数百。  苏峻之乱平息后,成帝来到温峤的船上,庾亮得以进见成帝,哽咽悲泣,诏群臣与庾亮一起升座而坐。第二天庾亮又来稽首谢罪,请求赐归,准备带全家远投山林江海。成帝派尚书、侍中拿手诏来安慰道:“这是国家社稷之灾难,不是舅舅的责任。”庾亮上疏说:  臣是凡夫俗人,没有经世之大才,只因是皇亲,才累次获得不该有的职位,这样得到的越多,天下对我的议论怨谤也越多。皇家正值多灾多难之际,我未敢抽身告退,于是听从朝廷派遣辗转奔波,不管安闲烦劳以尽职守。先帝病重之时,臣奉侍医药,在临终受命,接受遗诏安排后事,这并不是因臣有德有才,都是因为我是亲戚的缘故。臣知道自己担当不了这样的重任,但不敢违背先皇的旨意。就是普遍百姓相交都还有寄托之情,何况这是君臣大义,是自然之道,哀痛眷恋,不能违命。先帝当年恩顾于臣,情同布衣。皇恩深重,而臣命是轻,于是因感遇而忘身。再加上陛下年幼,尚且亲理万机,治理内外,臣处在这个地位上,只能是激励驱驰,不敢有一点马虎。虽然知道这也无济于事,但只能这样以死报效。自己才能低职位高,知进忘退,倚宠骄盈,都不自觉地表现出来。我进不能安抚朝廷内处,退不能崇贤敬长,才使行四海有所离心,诽议四起。  祖约、苏峻忍受不了对我的愤恨,肆意逞凶,这都是由于臣才引起的。社稷震荡,宗庙废毁,而且使陛下陷于困顿之中,陛下几年谨慎辛勤,为天下之事劳心费神,抑郁忧愁,这都是臣造成的,是臣的罪过。朝廷将我寸斩之,屠戮之,都不足以向祖宗七庙谢罪;臣就是身化为灰,被灭九族,也不足以平四海对我的怨恨。臣对不起国家,其罪实大,为天地所不容。现陛下怜惜不加诛戮,执法部门也宽容不予追究。从古到今,哪有不忠不孝像臣这样的人。不能北门伏诛、苟延残喘,就是活着,也和死了一样,朝廷还有什么理由将我放在人臣之列,我自己又有什么颜面置身于人臣之中。  臣欲自投草泽之中,是出于悔过愧疚之心,而陛下诏书称其为独善其身。圣旨没有体察到我的本意,是加重了我的罪责。愿陛下纠正先朝任用我的失误,虽然宽大为怀,保全性命,但应予以弃置,任其自存自灭,则天下就会知道朝廷奖惩劝戒的纲纪了。  疏奏上后,成帝下诏说:  所言恳切凄恻,令人读之感叹,实在是舅舅处在为天下责难的位置,你已把道理都说尽了。如果天下都不明大义,你所遵循的理既是完全正确,又何必要改变人们固有的观念呢!  叛贼苏峻作乱,其横暴连书史都没有这样的记载。是为天地所不容,人神所共怒。他今年不反,明年当反,这是人人都知道的。舅舅与诸位大臣毅然召他入京,正是不能容忍他的无礼于君。论情论理,怎么能说是不忠的行为呢?若说是你自己率兵征讨,导致失败,应该绳之以法,以严肃国法,倒有道理。可舅舅又求告方镇,合众席卷而下,舅舅亲着甲胄,使逆贼苏峻枭首伏诛。大事既平,天下安定,使我司马衍得以返朝,社稷复安,宗庙有奉,这难道不是舅舅和两三位重臣忘身奋战的结果吗!正要按功奖赏,怎能去计较以前的过失呢。  况且天下大乱民生艰难,死者万计,又与强敌隔江对峙。舅舅当上奉先帝的托嘱之旨,共渡艰难,使我司马衍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有所依靠,则是天下的大幸。  庾亮准备退隐江湖,自暨阳向东走。成帝下诏让有司挡住舟船。庾亮又请求在外镇效命,于是出为持节、都督豫州、扬州之江西宣城诸军事、平西将军、假节、豫州刺史、领宣城内史。庾亮接受任命,出镇芜湖。  不久,后将军郭默占据湓口反叛,庾亮上表请求亲自征讨,于是以本官再加征讨都督,率将军路永、毛宝、赵胤、匡术、刘仕等步骑二万,会合太尉陶侃一起消灭了叛军。返回芜湖,不接受朝廷的封赏。陶侃写信给他说:“赏罚升降,是国家的信义,很奇怪你这样矫情要独为君子吗?”庾亮回答说:“元帅指挥,武将们效命,我有什么功劳呢?”坚决推辞不接受赏赐。晋号为镇西将军,又推辞。当初,以诛讨王敦之功,封为永昌县公。庾亮一次一次的辞让,数十次上疏,最后朝廷才许之。陶侃死后,迁庾亮为都督江、荆、豫、益、梁、雍六州诸军事,领江、荆、豫三州刺史,晋号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假节。庾亮固辞开府之衔,迁移到武昌镇守。  其时王导辅政,皇上年幼,局势艰难,只维持着大体的局面,顾不上细小的事务,所委派的赵胤、贾宁等诸将,都不守法,大臣们为之担忧。陶侃曾准备起兵废除王导,但郗鉴不同意,这才罢了。现在,庾亮又想率众废黜王导,于是写信给郗鉴,陈述王导的过错,征求郗鉴的意见,郗鉴仍不同意,此事只好作罢。  其时石勒刚死,庾亮有恢复中原的计划,于是将豫州刺史之职授予辅国将军毛宝,让他与西阳太守樊峻领一万精兵,共守邾城。又以陶称为南中郎将、江夏相,率部曲五千人进入沔中。庾亮之弟庾翼为南蛮校尉、南郡太守,镇守江陵。以武昌太守陈嚣为辅国将军、梁州刺史,进入子午道。又派遣一支偏师伐蜀,进到江阳,抓住了伪荆州刺史李闳、巴郡太守黄植,送到京师。庾亮率大军十万,占据石城,为诸路大军的后援,于是向朝廷上疏说:“蜀中和胡虏两大寇凶暴日甚,他们内部相互拼斗,众叛亲离。蜀贼虽弱而胡寇尚强,我们一边屯田一边防守,作为进取的准备。襄阳北接宛城许昌,南有汉水为屏障,其险足以自固,其地出产丰富可以足食。臣应移镇于襄阳之石城下,并派遣诸军遍布江沔。有几年时间,士卒得以操练,一有机会齐头并进,直逼河洛。一旦举事,使人们知其胜负存亡,开通回归善良的道路,宽恕那些被威逼而降敌之人的罪行,应天时,顺人情,诛逆贼,雪大耻,这是圣朝的头等大事。愿陛下批准我的计划,支持我的这一事业。淮、泗、寿阳之地也应分兵进据,臣将予以筹划部署。请朝廷公卿审议,以定其经略之策。”成帝让臣下商议此请。当时王导和庾亮的想法相同,郗鉴认为物质准备不充分,不可贸然行事。庾亮又上疏,准备迁镇襄阳。正值敌人进犯邾城,毛宝败退,投水而死。庾亮谢罪,自贬三级,降为安西将军。朝廷下诏让他恢复原职。接着又拜为司空,其余官职依旧,庾亮推辞不受。  庾亮自从邾城失陷后,忧闷成疾。王导死后,朝廷征召庾亮为司徒、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又推辞不受,成帝答应了。咸康六年(340)去世,时年五十二岁。追赠为太尉,谥号为“文康”。吊丧时,成帝车驾亲往。下葬时,又赠永昌公印绶。庾亮之弟庾冰上疏说:“臣了解以前的一些事情,也曾听庾亮对我们说过,这些事一直耿耿于心。这才多次向朝廷陈请,已将近十年了。庾亮哪里只是好谦让而不恭从所命,看看昔日灾祸出在身边,有先帝神武,能谋划决策,所以不费时日则寇灭乱平。论其功劳,则功归圣主,论之时运,则由于天意而非人力。至如庾亮,因为圣主英明,只说是尽了自己的责,不必论功,不必奖赏。后来的失误败绩,罪责大于以前的功劳,因此陛下下诏答应了他的奏请。庾亮实在是想着报效先帝和陛下的大恩大德,哪里想到处圣世而身殁,一点小小的志愿难以实现,国家存亡艰难,自己痛心疾首。愿陛下发出明诏,维持先前赐予的恩惠,这样庾亮当死而不朽。”成帝依从了所请。庾亮将下葬时,何充到了,感叹说:“将玉树埋于土中,使人感情上怎么受得了啊。”  当初,庾亮所乘的马匹是的颅马,殷浩认为的颅马不利于主人,劝庾亮把马卖了。庾亮回答说:“怎么能将自己的祸事转嫁给别人呢?”殷浩惭愧地退下。庾亮在武昌,殷浩和其他一些臣僚乘秋夜登南楼聚会,一会儿庾亮也来了,大家起来准备回避,庾亮慢慢地说:“诸位稍留一会儿,老夫于此处兴致不浅。”便坐在胡床上和大家一起谈笑。其行为坦率,大都如此。他三个儿子:庾彬、庾羲、庾騄。2.庾亮简介: (289年~340年)东晋政治家、文学家。字符规。颍川鄢陵(今河南鄢陵)人。晋明帝妻庾后之兄。永嘉五年(311年)被镇东将军司马睿征召任命为西曹掾,后转任丞相参军,封为都亭侯,“时王导辅政,主幼时艰,务存大纲,不拘细目”(《晋书·庾亮传》),以东晋时期的人物思2113想而论,按儒家所5261本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4102下为衡量,玄学1653于诚意、正心甚至修身诸端,确有其独到之处而异于儒学。但在士族本位的社会中,维系士族本身之存在,保持一姓士族内部之凝聚,即所谓“齐家”者,确实不能从玄学之中找到有用的思想工具。所以,士族通常并不废礼学,还特重丧服之礼,以之为维系士族门户的重要手段之一,表明士族为了“齐家”而不能废儒。名士庾亮,一方面是“性好庄老”,另一方面又是“风格峻整,动由礼节,闺门之内,不肃而成”(《晋书》卷七三《庾亮传》)。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需要《晋书-庾亮传》译文
  • 紧急求助!!!
  • 3分钟发言
  • 谁有阿布的简历啊?
  • 介绍下卡瓦尼
  • 求王伟同志牺牲的过程
  • 伊拉克关于朝核问题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