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出现帝银事件呢?

日本为什么出现帝银事件呢?


由网友 路之意 提供的答案:

帝银事件是发生于1948年的一起抢劫日本东京帝国银行的案件。

因其扑朔迷离、疑点众多被选入《明治百年100大事件》。虽然最终一名疑犯落网并被判死刑,但究竟孰系真凶,罪犯又是如何行凶的,一直都未有定论,成了持续70年的一个谜。

一、帝银事件的经过


1948年1月26日下午3时,东京帝国银行(就是后来的三井住友银行)椎名町支行快要关门时,突然走进来一位穿着西服、带着袖章、约45岁上下的男子。他的名片上写着“厚生省技术官,医学博士山口二郎”

这位山口博士说道:“附近几家刚刚发生了食物中毒,很多人得了痢疾,我们来调查。据说有一个人今天来了你们银行,我怕会感染,所以把预防药拿过来了。明天预防局还会再来消毒。”

药物共分两种。山口博士告知银行职员,第一种药物和牙齿的珐琅质接触时会有疼痛感,因此要直接吞下。第二种药物则要在一分钟后再服用。

15名银行职员和其中一名职员的孩子不疑有诈,照着吩咐喝下了药水。据说,这种药喝下时非常痛苦,就像不能喝酒的人突然喝了烈酒一样,产生剧烈的灼烧感。

一分钟后,山口博士给每个人又发了第二种药物,声称能够减缓刚才的灼烧感觉。所有人迫于灼痛,赶忙喝下了药水——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位山口博士却没有吞服第二种药水。


几分钟后,几乎所有的银行职员都晕倒了。而那位山口博士趁机向银行后面的金库走去。一位名为村元昌子的女职员挣扎着爬出银行大门,向两名路过的女学生求助。

等警察到来时,那位山口博士早已不知所踪。16名受害者已有11人当场死亡,另一人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据统计,劫匪共拿走了现金16万日元和安田银行(现惠瑞银行)的一张面值17450日元的支票。这张支票由案发第二天在安田银行板桥支行得以兑换,兑取人名和地址分别写着“后藤丰治”和“板桥三区3661号”。然而事后查明,这个人名和地址根本不存在。

二、帝银事件的结局

根据当时警视厅的分析,该男子非常了解氰化钾的毒理,他之所以让人们忍耐一分钟再吃第二种药,是怕如果有人反应过大,发出声响,或是往外乱跑,他的计划就全盘泡汤了。犯人对氰化钾致人死地的计量把握的相当准确,也对药物发作时间了如指掌。也许根本没有第二种药水,或者可是仅仅是水。


由网友 口水杂谈 提供的答案:

1948年1月26日下班后,帝国银行东京椎名町分行来了个中年人。他自称是盟军司令部派来的防疫员,来送药的。然后让正在算账的银行职员们按自己的示范,一一把药喝了下去。也许有人要奇怪了,让你喝就喝,蠢啊?没办法,谁叫当时的GHQ比天皇厉害得多呢?

很快,吃完药的16个职员倒下了,最终,12人死亡。164000现金和17000支票被抢走,且支票在第二天被兑付。

如此恶劣的事件,惊动了整个日本。

警察自然不敢怠慢。他们花了八个月时间,把平泽贞通这个当时颇有名气的画家抓住了。

为何抓的是平泽贞通呢?原来,经过排查,类似的事情还有一件。在那起事件里,疑犯留下了一张名为松井蔚的名片。而他确实是个医生,但有不在现场的证据。可他有个好习惯,给过谁名片,都记了下来,而平泽贞通正与他换过名片……

被抓的平泽贞通在一个月后招供,审判时又翻供……但最终被判处死刑。尽管人们不相信他一个拿笔的画家,能那样熟练地使用剧毒氰化钾;尽管人们不相信一个成名人物,要去抢银行……可,人与人就是不同,很多事,无法用常理去判断。无知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关键是,目击者认为他与抢银行的很像;何况,他的银行账户里,一下多出了13万多存款呢……有人猜测,那是他帮人画春画得来的,不好意思承认——问题是,在那个年代,谁有那么大一笔巨款来买并不难找到的画?命都要没了,还不好意思?当然咯,他之所以被关几十年没杀,也与此案确实有疑点,且很多有名的人帮他鸣冤有关系……更有人认为,此案是731部队的那些残渣制造的……

他死之后,养子帮他申冤,也没有什么结果。于是此案成为“日本の黒い霧”,变为不解之谜。


由网友 往劫虛渡 提供的答案:

帝银事件,是指发生于1948年1月26日东京都丰岛区帝国银行(后来的三井银行,现时为三井住友银行)内的一起银行抢劫案,案中造成12人死亡。

事件经过

1948年1月26日下午3时,在东京都丰岛区帝国银行椎名町支店快要关门的时候,突然进来了一个约45岁、穿着西服带着红袖章的男子。他一边向店员散布名片一边寻找支店店长,因为店长腹痛所以由代理支店长接待。男子的名片上写着“厚生省厚生部某医学博士”,他声称附近有四人感染了痢疾,其中一人曾来过这家银行,他接到同盟军司令部的指示前来分发预防药,消毒班稍后也会过来。他宣称药物共分两种,第一种药物和牙齿的珐琅质接触时会有疼痛感,因此要直接吞下。第二种药物则要在一分钟后再服用。在他率先示范过后,包括一名职员的小孩在内的16人都照着吩咐喝下药水,据幸存者描述喝药时非常痛苦,这种感觉就像是不能喝酒的人突然喝烈酒一样。一分钟后服用了第二种药之后有人提出要去漱口,中年男子同意,但是在走向厨房的过程中店员一个接一个的晕倒。意识模糊的职员村田正子爬到了道路上,向两名女学生求助,后者报告了附近的警署。16人中有11人当场死亡,一人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断气。

争议与审判

幸存者看过平泽的相片后未得出确定的答复。平泽在刚遭到逮捕时否认控罪,但却于9月23日作出招认的供词,10月12日被起诉。12月20日,平泽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决时又进行了翻供,1950年7月24日地方裁判所一审判决死刑,1955年4月7日向最高法院上诉遭到拒绝,5月7日被确定为死刑。在之后的岁月里,平泽不断进行上诉并3次试图自杀,但都自杀未遂。一直到1987年5月10日,已届95岁的平泽才在八王子医疗监狱内因病去世,此时距离死刑判决已过去30年。

对平泽的审判存在诸多争议,例如警官平冢八兵卫在办案过程中刑讯逼供,平泽本人也患有科尔萨科夫综合征的后遗症,他的不在场证明是当时处于家中,因为证人都是直系亲属因而没有效用。平泽也没有使用氰化物的知识、经验和获取氰化物的途径。有些人认为平泽的被捕只不过是为了转移对731部队的注意,直到他死后仍有人在争取为其翻案。


由网友 历史吐槽机 提供的答案:

其实所谓帝银事件的全称应该叫帝国银行抢劫事件,这起悬案时至今日依然迷雾重重,它比表面上看起来还要诡异和复杂,大抵应该属于细思恐极系列的事儿。包括日本人在内的很多吃瓜群众,几乎都对案子持阴谋论的态度。我们先来看看事情的经过。

帝银事件经过

1948年1月26日下午3时左右,位于东京的帝国银行椎名町支行就要关门了,处于战后盟军托管状态的东京非常混乱,且当时刚刚过完新年(日本废除了农历,他们的新年就是公历1月1日),很多人还没从休假状态调整回来。

这是银行走进一个着西装带着红袖标的中年男子,他自称是厚生省东京防疫队成员,一边分发名片,一边寻找银行负责人。因当日支行长牛山请假,所以代理支行长吉田接待了他。

这名男子向吉田递交了名片,上面显示身份为“厚生省技术官员:医学博士XXXX”,随后他声称有4个人因饮用附近二町目阿伊达门前的井水而罹患痢疾,其中1个曾来过这家银行,故此受盟军司令部霍托克中尉指示,对银行人员进行防疫和消毒。

因为当时日本没有现代供水和下水系统,这类水源传染病横行,所以银行全体16名职工没有怀疑,很快在男子的指导下服用了第一种药物,并等待1分钟后服用第二种。然而药物服下后所有人都产生了服用大量烈酒的眩晕及呕吐感。

在他们请示男子后去厨房漱口的时候,开始一个又一个的失去了意识,已经无法正常行走的女职业村田正子挣扎着爬到银行外,正巧两名女学生经过,这才报了警。可惜这个时间差已经足够罪犯将银行里16万日元现金加1万多日元支票席卷一空,逃之夭夭。

警察赶到后看见银行里一片狼藉,所有人都倒地不起,当场就有11人死亡,送医途中又有1人死亡。这场可怕的劫案震惊了整个日本,在当年来说用这样的方式抢劫真的算高科技了。

云山雾罩的调查

警察在现场没有发现银行职员说的名片,大抵应该已经被凶手收回了。但他们很快就通过走访找到了一些线索,凶手在正式作案之前是经过彩排的。种种迹象表明,凶手应该药物知识精熟,否则他不可能作案时示范吃药却毫发无损。

1947年10月14日,安田银行荏原分行经历过类似事件,那人只是欺骗员工服下无毒的药物后离开,留下一张名为松井蔚的名片;1948年1月19日,三菱银行中井支行业也遇到这样的事件,凶手撒了一通消毒水后离开,留下一张名为山口二郎的名片。

日本传奇刑警平冢八兵卫很快接手了这个案子,说来这个平冢刑警的职业开端也是搞笑,1939年的时候丫没病没灾的在街上溜达,结果因为长相感人被当地警署给当成嫌犯抓了,一通暴打之后平冢同学怀着一颗报复警察的心去东京当了警察......

接手这个案子后平冢很快整理出两个调查方向,第一个是凶手的名片,第二个是案件中使用的药物。很明显第二个更直接一些,所以东京警察开始集中精力调查药物成分,结果很快出来了,这是一种不知名的氯化物。

检测机构从尸体的损伤情况很快判定,这种剧毒臭名昭著的731部队一直在研究,于是警察很快请来了前731部队的官员共同调查。然而诡异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1948年6月25日,陆军第九研究所(登户研究所)直接给警察高层发出指令,立刻将调查结果移交军方,同时总检察长也给警察下达命令,停止一切相关调查!

这边的线索彻底中断后,警察只能重新回到第一个调查方向,凶手在彩排中留下名片中那张松井蔚是真的。他们很快找到松井博士询问,松井制作的100张名片中有8张还在自己手里,又收回了其中的62张,还有22张属于丢失与案件无关。那么凶手使用的就是最后这8张分发出去的名片之一了。

疑点重重的嫌犯

1948年8月21日,警察宣布凶手找到了,他们在北海道小樽抓捕了人物彩画家平泽贞通。对于认定平泽为凶手,警方给出如下证据:

    平泽贞通与松井蔚交换过名片,但无法提供那张名片。平泽贞通声称案发时不再现场,但无法证明自己不再现场,他女儿不能当证人。平泽贞通曾经干过银行诈骗的事情。平泽贞通的银行账户突然有一笔13万日元的巨额存款。他顽抗了1个月后认罪了。他能够按照凶手的方式不沾牙齿连续服药。对不起,只能找到这个证据了。

对这样没下限的调查结果,平泽贞通当然是不干的,他在庭审时悍然翻供,全盘否认自己的罪名,并且给出下列答复:

    我的钱包在1947年12月26日被人偷了,名片随之丢失,当时我去报案了。我确实拿不出下午3点左右的不在场证明,但当天我下午2点在东京站会见一个前船舶管理组织工作的寡妇,足足用了40多分钟,这是有很多人可以证明的。半个小时的时间,我飞都飞不到那家银行。我确实之前跟银行有些误会,但并非诈骗,我们已经和解了。那13万日元是我给一名显赫人士画不可描述作品的酬金,我不能提供他的名字。我确实认罪了,你们对一个被疯狗咬过的人刑讯逼供一个月,石头也会认罪的吧?那种方式喝药也不难学,排练几回就会,而且我根本不懂药物或者化学知识啊!没关系,反正现在我翻供了。

然而鬼子法官显然无视了疑罪从无的原则,在这种证据并不充分的情况下判了平泽贞通死刑。画家当然不干,立刻要求上诉,然后案子被发回重审,法官继续给他判死刑。几个循环后,大家也习惯了,倒霉的平泽以死刑犯的身份关到1987年病死了......

细思恐极的推论

整个帝银事件到这就算告一段落了,但我们回头想想肯定会有点毛骨悚然。吐槽机不是一个阴谋论者,但这起案件中有些东西确实很诡异。比如使用的氯化物毒药,氯化物是剧毒,能够延时1分钟造成多人同时中毒的药物几乎不可能是民用的。

再比如强行终止毒物调查的陆军第九研究所,那完全是一个全科目的战争武器研究所,项目包括化学武器、生物武器、电波武器、经济战设备(假币)、情报武器等等。这样的研究部门为何战后依然存在,而且继续拥有干涉地方的权利?

若再深想一些,盟军司令部知道这种情况吗?资料显示两者在1950年曾经合作印刷朝鲜战争使用的传单,那么之前呢?如果盟军不知道,那鬼子在战后研究这些玩意想干嘛?如果盟军知道,那他们想把那些东西用在哪?


由网友 大头微视界 提供的答案:

1948年在东京一个日本人为了抢银行,假冒防疫人员,诱使银行职员喝下毒药,等到大部分人毒发身亡而抢走巨款的事情,疑似是731的余孽所为,但是731被美军保护不许调查,结果一个著名的画家被抓,冤死在监狱里了、其它事情不便透露了






由网友 小雪历史微鉴 提供的答案:

所谓的帝银事件,其实是一场有预谋的银行抢劫案,事件因为扑朔迷离,最终成为悬案,不过,有一个人成为事件的替罪羊,他在这个案件当中,被认为是犯罪嫌疑人,70多次上诉,无奈死于监狱中,让本来扑朔迷离的案子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提起本案,很多人都不清楚,这个所谓的“帝银事件”,是一场发生在日本无政府时期的一个有预谋的银行抢劫案,和中国的“南大碎尸案”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比如凶手的作案手法,还有凶手作案的动机等等,因为此案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投降后不久,因而,这个案子到现在都疑点重重,没有定案。

这似乎是一个有预谋的作案团伙,但是,又拿不出来丝毫的证据。扑朔迷离的案情背后,似乎还有一只黑手,但警方为了当时的社会舆论压力,对案件进行定案,但因嫌烦的上诉,一直没有执行死刑

日本昭和二十三年1月26日,即1948年,这个时期,日本正好处于审判战犯之后的无政府主义时期,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是日本的最高长官,这个时代背景也为这个案件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这一天,日本丰岛区帝国银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自称是东京都防疫班的成员,希望可以见一下银行店长,当时值班的人正准备下班,店长哪里在店里,就一口回绝了。

这个男人给值班的人递了一张名片,并说自己是盟军司令部派来的,是一名医学办事员,希望在防疫期间,可以给大家发一些防疫(赤痢)的药。

当时店中有16个人,他介绍了一下这种药,并嘱咐大家希望可以先吃第一种,再吃第二种,说的非常专业,让在场的人有理由相信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医生。

大家吃完第一种药,感觉喉咙灼烧感加剧,于是就吃下了第二种药。

结果,吃完以后,在场的人都倒下了,这个自称盟军派来防疫的人带走了银行16万4千元的现金和1万7千元的支票,第二天,进行了兑现,并离开了。

在场的16个人当中,只生还了4个人,而在事件发生以后的下午4点,大家才去报警了。

无独有偶,案发地点周边的银行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发生,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罪犯遗失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

很快,警察就找到了这个人,不过,这个人有不在场的证据,他声称自己的名片在发给人当中,有一个人比较可疑,警方随即对这个人展开拘捕,这个拿了名片的人其实是一个画家,在这几天,他的银行账户也有一个14万钱币的进账,于是,他被捕了,这个人叫平泽贞通。

后来,法庭做出死刑的判决,不过平泽贞通据理力争,70多次的上诉让执行死刑并没有执行,直到1987年,这位嫌疑人死在了监狱中,此案才告一段落。

疑点重重的银行抢劫案,以嫌疑人死亡最终成为悬案。这也为帝银事件埋上了一层阴影

这个案子,其实疑点重重。

    这个画家怎么会有这种药物(一种氰化物),并能说的如此专业,他并没有医学背景;

    这14万的收入,是怎么来的,卖画来的也说不清楚;

    在平泽贞通的家里,并没有找到这种氰化物,他的作案动机也不知道

如此种种,后来很多人都认为平泽贞通是冤枉的,也许,这个案子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只能放在历史的尘埃中。

文/小雪历史微鉴,古事新说,快意江湖!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喜欢的点点关注。

由网友 ForeverEach 提供的答案:

帝银事件是发生于1948年的一起抢劫日本东京帝国银行的案件,因其扑朔迷离、疑点众多被选入《明治百年100大事件》。虽然最终一名疑犯落网并被判死刑,但究竟孰系真凶,罪犯又是如何行凶的,一直都未有定论,成了持续70年的一个谜。

事发后的帝国银行椎名町支店

1948年1月26日下午3时,东京帝国银行(就是后来的三井住友银行)椎名町支行快要关门时,突然走进来一位穿着西服、带着袖章、约45岁上下的男子。他的名片上写着“厚生省技术官,医学博士山口二郎”。

这位山口博士说道:“附近几家刚刚发生了食物中毒,很多人得了痢疾,我们来调查。据说有一个人今天来了你们银行,我怕会感染,所以把预防药拿过来了。明天预防局还会再来消毒。”

药物共分两种。山口博士告知银行职员,第一种药物和牙齿的珐琅质接触时会有疼痛感,因此要直接吞下。第二种药物则要在一分钟后再服用。他率先示范,拿出一个小瓶,往调羹里滴了几滴药水,吞了下去。

还原凶手示范喝药水经过(借助巧妙手法没有真喝下去)

15名银行职员和其中一名职员的孩子不疑有诈,照着吩咐喝下了药水。据说,这种药喝下时非常痛苦,就像不能喝酒的人突然喝了烈酒一样,产生剧烈的灼烧感。

一分钟后,山口博士给每个人又发了第二种药物,声称能够减缓刚才的灼烧感觉。所有人迫于灼痛,赶忙喝下了药水——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位山口博士却没有吞服第二种药水。

几分钟后,几乎所有的银行职员都晕倒了。而那位山口博士趁机向银行后面的金库走去。一位名为村元昌子的女职员挣扎着爬出银行大门,向两名路过的女学生求助。

等警察到来时,那位山口博士早已不知所踪。16名受害者已有11人当场死亡,另一人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现场一片混乱,加上当时银行正在营业,查清损失总数已是两天后的事了。

事后警方公布的嫌疑犯画像

据统计,劫匪共拿走了现金16万日元和安田银行(现惠瑞银行)的一张面值17450日元的支票。这张支票由案发第二天在安田银行板桥支行得以兑换,兑取人名和地址分别写着“后藤丰治”和“板桥三区3661号”。然而事后查明,这个人名和地址根本不存在。

这一起堂而皇之的银行抢劫案令整个东京震惊,更令东京的实际控制者——盟军总部感到颜面扫地。

当时日本仍处于二战的后遗症中,1947年重建的四党(社会、自由、民主、国民协同)联合政权曾让国民充满希望,但很快暴露出其软弱无力的弊端。物价飞涨,天灾横行。盟军总部亦只能通过配给食物来维持东京市民最低程度的生存。

帝银事件现场图

人心浮动之时爆发此桩大案,又加上嫌犯借了“厚生省技术官”、“医学博士”的头衔行犯罪之实,更使人们丧失了基本的信任。为此,东京警察厅专门成立了搜查本部,开展侦查。这一调查才发现,在安田银行和三菱银行也曾发生过两起类似的事件。

第一桩事件发生在1947年10月14日。当天下午3时左右,一名中年男子来到安田银行荏原支行,向 银行职员分发了“厚生省技术官,医学博士松井蔚”的名片,同样声称曾有痢疾患者来过银行,应盟军要求大家服用预防药物。

职员依次服用两种药物,所不同的是,职员喝下药后并没有出现异常状况。调查表明,松井蔚博士确有其人,而且他确实是厚生省的技术官员。

嫌犯在前两起事件中使用的名片

第二桩事件发生在1948年1月19日,同样是快下班时,一名中年男子来到三菱银行中井支行,分发了 印着“厚生省技术官,医学博士山口二郎”的名片。他同样声称痢疾患者来过这里存钱,要求职员服下药物。

然而当天下午银行门可罗雀,并没有什么顾客来过,这一说法受到了职员的怀疑,因此山口二郎只是在四周撒了些透明的药水就离开了。

警察在仙台找到了松井蔚博士。然而,松井蔚博士却向警察出具了那天他未在安田银行的证明——这说明在安田银行的那次“消毒”,也是嫌犯进行的一次“排练”。

松井蔚博士共印制了100张名片,发出了94张。警察对这94张名片进行了一一排查,最终找到了62张,另外的32张则不知所踪。这条线索也就没能再追查下去。

警方于是转向尸检报告,发现受害者所喝下的两种药物,第一种只是无毒的苦药,第二种则是一种剧毒的氰酸化合物。

能够接触到并娴熟运用这些化学药品的人不多,在当时除了医院研究所就只有日本731部队的退伍士兵了。在排除了医院研究人员之后,搜查本部马上 围绕日本731部队的退伍人员开始了盘查。

事后搜查本部复制的作案工具

然而,侦查却遇上了意外困难。搜查本部找到曾在哈尔滨从事细菌研究工作、后参与组建日本731部队的石井四郎中将。

他亦认为,通过氰酸化合物致死的剂量、时间都需要是专业人士才能够精确把握。而且这些药物的配方是军方的机密,普通人不可能获取。

搜查范围开始大幅度缩小,集中于医疗、防疫、药品实验工作相关的回国军医和特务人员。然而与此同时,随着媒体的调查跟进,关于日本731部队的报道渐渐引起公众的关注。

有的媒体甚至比警察动作还快,已经抢先找到了日本731部队前成员的名单,开始逐一采访调查。这让日本政府和盟军总部感到担忧。

搜查总部很快接到警告,必须停止对日本731部队的相关调查。不仅如此,各媒体以及日本731部队前成员都接到通知,禁止接受调查。侦查陷入了僵局。

正在此时,从北海道传来了疑凶落网的消息。一位名为平泽贞通的北海道画家曾与松井蔚博士交换过名片,但是以钱包被盗为理由未能拿出名片。

平沢贞通

而最强有力的证据是:从平沢的账户中,警方查出他在帝银事件后突然进账了13万4千元,而这笔钱平沢说不清来历。

警方逮捕平沢后,幸存者认出他与凶手的相貌很相似。平沢本人则矢口否认,但在一个月突然招供,接着又再次翻供。

1950年7月,法庭一审判决平沢死刑,1955年4月平沢上诉遭拒。此后,平沢不断上诉并几次自杀未遂。日本的死刑执行拖延是世界第一的,一直到1987年5月10日,平沢在监狱内因肺病去世,此时他已经95岁高龄,在狱中整整度过了39年。而确定死刑后收监长达32年没执行,也创造了当时的世界最长记录。

但是,平沢的死并没有给案件划上句号。

日本很多专业人士表示严重怀疑:平沢不是真凶。这其中有作家松本清张、政治家小宮山重四郎等知名人士,他们进行了大量的民间声援释放运动,这也客观上延缓了平沢的死刑执行。

松本清张在小说中把凶手描述成一个731部队漏网分子

怀疑者证据有以下几点:

1、氰化物的毒药从何而来?平沢是画家,从无精通和使用药物的经历,而这种剧毒药物当时只有出自军方之手;

2、平沢患有健忘综合症,他承认罪行疑似被警察诱导逼供,警官平冢八兵卫就向媒体承认使用了刑讯逼供;

3、平沢当时有不在场证明,但因为证人是家人而不被承认;

4、所谓最大证据不明收入,其实是平沢画春宫画所得,当时是不名誉的副业所以无法有字据证明。


由网友 晨星1928 提供的答案:

日本有帝银,日本还皇帝制社会,有帝银很正常的,中国封建皇朝有皇银。日本的社会制度就是中国封建皇朝的翻版,经济所有制与中国封建皇朝的经济所有制基本相同。


由网友 鉴史以明志 提供的答案:

我不知道提问者问的是731的“帝银事件”吗?

“帝银事件”调查令731部队活体解剖罪恶曝光

如果在战后到日本询问普通百姓对这支被称为“黑太阳”的细菌战部队有何观感,常常会碰到茫然的目光。甚至直到今天,仍有日本网民完全不顾731部队旧址完整地残存于中国大地,坚决否认该部队的罪恶历史。事实上,大多数了解731部队的日本人,开始接触这段历史的肇端。是森村诚一所著纪实文学作品《恶魔的饱食》。这部描述的731部队的作品1981年开始在报刊连载,在日本引起极大震动。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引发森村诚一写作这一作品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日本发生了一起被称作“帝银事件”的刑事案件。在这起案件中,作案人所使用的高效氢氰酸毒药被认为酷似731部队曾经使用过的杀人毒药,从而引起了日本社会对这一部队的好奇。森村因此与记者下里正树共同对该部队的情况进行了采访,不料引出的却是731部队进行活体解剖、冻伤试验等令人毛骨悚然的历史事实。实际上,731部队的成员,在其覆亡之日,就深深了解自己所做的恶行天怒人怨。因此,其高官回到日本后纷纷躲藏起来。其中石井四郎将大量实验数据等资料带到金泽市和他在千叶的家中隐藏起来,自己则诈死举行葬礼,以期躲过盟国的追踪。

被隐瞒的真相:美方主导对731高官免予战犯责任 令石井等人意想不到的是,美国一直对731部队的研究成果颇感兴趣,对其战争罪行的惩处并不热心。派来调查该部队罪行的负责人马来·桑德斯中校本人就是一名细菌战专家。桑德斯通过731部队中被称作石井左膀右臂的内藤良一进行调查。内藤最初介绍了很多与731部队无关的人进行敷衍,桑德斯震怒之下表示将立即回国并报告“日方拒绝调查”。恐惧的内藤交出了日本旧陆军命令系统内731部队的所有备忘资料。看过这批资料后,桑德斯向当时的日本总督麦克阿瑟汇报后,建议对内藤等人免予战犯责任追究。

“这个结果一下子让他们交出了大量的研究资料”。桑德斯1997年在朝日电视台接受采访时如是说。但是,内藤等人依然否认关于人体实验的事实。桑德斯的后任汤普森中校则坚决向日本方面要求会见石井。这一要求,在深恐细菌战、人体试验恶行曝光的731原部队成员中引起极大震动,石井的老部下增田带着氢氰酸毒药求见了躲在东京都的石井,要求“队长,你自杀吧”,“连全家一起杀掉”。色厉内荏的石井拒绝了自杀,并在1947年接受美国方面的讯问,与内藤一起承认了人体试验的罪行。


不过,看出美方意图的石井表示要美国方面提供书面保证不将其作为战犯起诉,并提出要美方雇佣他。美方负责人埃德华·V·希尔博士表示”:“这样的人体试验材料,我们(美国)的研究室绝对无法得到。这样的资料,如今算来大约需要25万日元,与实际研究价值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于是.在美方主导的东京战犯审判中,731部队相关人员。一个被起诉的也没有。同时,美方还在1947年3月22日华盛顿与东京之间的电报中指示。“由美国的研究人员接触石井,所得重要情报对前苏联方面保密”。实际上,美方直到2007年1月,才对731部队相关的细菌战档案实行解密。此时,石井等人早已作古。

日媒体调查:揭开罪恶冰山一角 如前所述,731部队的罪行,在日本除了森村诚一等少数作家进行揭露以外。民间很少有人知道。因此,日本的电视台,能够派出专人远赴中国调查这支罪恶的部队,并以相对客观的态度向日本民众播出对这段历史的回顾,可说有些出人意料。节目中,对于731部队的成立和使命还有些含糊其辞,不过,总是一个让人感到欣慰的开始。在分析731部队的头目们为何没有在法庭上受到审判时,除了说明731部队试验的成果多为美国所获得,为了消化和掌握这部分用人血换来的尖端技术,美国方面放弃了对731部队指挥官石井四郎等人的起诉.日本的电视记者们还提供了一条让人惊讶的事实。

那就是他们把731部队任职的高级军官们开列出来,然后进行了一次追踪采访,结果令人惊讶。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为首的占领军保留了日本国家基本结构。原有运作方式也没有全部推翻,这些双手沾满鲜血的731部队军官们居然大部分成了日本社会的名流和高官,他们有的当了教授,有的当了大学校长,甚至其中还有担任日本十字会主要负责人的。

在他们光彩的头衔后面,谁能够想到他们罪恶的过去呢?

而这些占据了日本社会主流位置的家伙,又怎么能够允许731部队的真实面孔在日本被揭露出来呢?这样做,正如剥去他们外衣一样,将使他们无法在日本社会继续保持自己的地位和“荣誉”。在电视节目中,731部队主要头目在战后担任的职务一览无余。包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医学部教授,陆上自卫队卫生学校校长,日本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所长,大阪大学微生物病研究所负责人等。看到这个名单,日本主流舆论在战后对731部队的罪行保持沉默就可以理解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原731部队的高官们,在战后日本仍然横行无忌,竟然多次出现涉嫌用病人做人体试验的案件。例如,1956年,原731部队的头目北冈正见、浅沼靖等与新渴大学的某教授合作。在新渴精神病院在149名患者身上投入病毒进行试验,造成8人死亡,该实验据称与美军的研究项目有关,因此不了了之。不过,能够在NHK电视台看到这样一条报道,还是感到对这些能够说出真话,并且把老狐狸们的尾巴揪出来的记者们,产生了一分尊重。日本对731部队的反省,直到近年来才逐渐深入。1970年,日本正式签署了禁用化学和生物武器条约。2002年,日本在法庭上第一次承认了731部队的罪行。731部队受害者的诉讼一直在继续。在中国哈尔滨郊外,731部队遗址纪念馆,每天都在向人们揭露和控诉着这支恶魔部队的罪行。

还有更多爆款回答,如:胡雪岩临死前说“白虎勿近”白虎是什么?西游记女儿国真的有吗?青楼女子生活?等有趣的历史问答?请关注@鉴史以明志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可能与“日本为什么出现帝银事件呢? ”相关信息推荐: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头条上什么时候才有收入?

首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需要说明一下,做为一个在头条上有收入的人,我来回答这个问题,绝对不是在炫耀!因为,我还不够格!说句实话,我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头条号玩家,我在悟空问答,还得坚持垂直领域的回答,我是影视领域的,现在来回答你这问题,就已经跑题了,但是我知道做自媒体的不容易,...全文

头条上什么时候才有收入?

在今日头条上,文章发布不到三个小时,有2.8万的推荐量,但只有50的阅读,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数据出了问题,2.5万的时候只有20几个阅读,转换率不可能那么低吧,不然也不会有这么高的推荐量...全文

在今日头条上,文章发布不到三个小时,有2.8万的推荐量,但只有50的阅读,是怎么回事?

你和异性朋友会聊私密问题吗?

以前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男闺蜜。好吧,我也算是很赶时髦了,交了一个男闺蜜,大家在一起算是无话不说的那种。他尤其喜欢跟我分享他跟他女朋友之间的事情,比如,什么时候上床了,什么时候跟他女朋友的朋友发生关系了之类的,还会跟我讲,他女朋友那里怎么怎么样(成年人都懂得)我也只是听听而已。因为...全文

你和异性朋友会聊私密问题吗?

怎么用手机每天稳定收入30元?

每天想收入30元其实并不难学生时代,曾经兼职经验丰富,那个时候为了出去玩,可以省下半个月的生活费,靠兼职赚点小钱就能保证每天基本的温饱。于是琢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尤其在现在各APP 都有很多奖励机制,网络兼职可以大幅度缩减成本,随时可做,基本算是比较靠谱轻松的兼职方式,基本上轻轻...全文

怎么用手机每天稳定收入30元?

郝海东儿子22岁了依然在西班牙三级联赛打替补,为什么不回国踢球?

前国脚郝海东的儿子郝润泽出生于1997年5月,不过,郝润泽的足球生涯却远不如老爸那样辉煌。\n2017年初郝润泽正式加盟格拉纳达足球俱乐部,郝润泽现在跟随格拉纳达俱乐部B队征战西班牙乙B联赛,郝润泽在上个赛季出场4次攻入一球。...全文

郝海东儿子22岁了依然在西班牙三级联赛打替补,为什么不回国踢球?

双脚的后脚跟,粗糙、起皮、干裂怎么办?

怎么感觉说的是我妈呢?我妈妈年轻的时候下地种田嘛,很多时候都不会注意保养脚部的,毕竟那个年代的人吃都不一定吃饭,脸都不会去保养,何况是脚呢。印象中我妈妈的脚后跟就常年是上面这样的状态,其他季节的时候还好,到了冬天有时候开裂的位置会干到流血。后面还是我大学之后,有电脑啊开始学护肤我...全文

双脚的后脚跟,粗糙、起皮、干裂怎么办?

热水器一直插着费电,还是用时插着费电?

蛮困惑的...全文

热水器一直插着费电,还是用时插着费电?

平胸的女孩会有男生喜欢吗?

平胸好,平胸秒,平胸省布料;平胸美,平胸好,平胸哪里找。这样的稀缺宝贝让你得到手了你还在抱怨,还在质疑?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平胸,可知谁愿承受胸霸无情的碾压,好好好,果然是难得的宝贝,日后必定发光发亮,大小缩放自如有弹性。你知道男生喜欢什么样的胸吗?不一定要...全文

平胸的女孩会有男生喜欢吗?

情侣一般交往几天可以亲亲?

从我个人经历来看,有第一次的也有好几个月才开始亲的1。主要看你对这个女生的态度,虽然说交朋友,其实你喜欢女孩子的程度,女孩子还是能感觉出来的,比如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有时也会问老婆当初你跟我交往的时候,什么地方你觉得不好的,她都会一一告诉我,而且说的很详细2.要看女生对你的感觉下面...全文

情侣一般交往几天可以亲亲?

艺术画家会给他的老婆或者他孩子画艺术画吗?有什么知名的作品吗?

艺术家第一手的模特资料就是自己的太太和孩子。??这要说起来例子太多了,我们拿西方几位知名艺术家来举例。印象派大师莫奈先生的人物画多数以他的妻子卡缪为模特。立体派创始人,20世纪影响世界画坛最重要的艺术家毕加索以他的情人们为模特画了很多作品,晚年画了很多以他的爱女为模特的作品。……希...全文

艺术画家会给他的老婆或者他孩子画艺术画吗?有什么知名的作品吗?

如果头条要跟你签约,每月1万保底,你是否愿意放弃原来的工作?

如果是我,我愿意,这是平台对你是一种认可,虽然一万块不多,但是平台可以给你一种版权保护,我承认部分网友不签约是为了不被栓住,但是我觉得一个人是可以走的更快,但不会走的远。 我相信头条,期待和头条一同成长!!...全文

如果头条要跟你签约,每月1万保底,你是否愿意放弃原来的工作?

什么人千万不要吃花生?

花生,作为中国老百姓最喜欢的下酒菜,收到了无数人的喜爱,这里面也有张大夫。每次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无论是什么场合,无论是什么样的饭店,我们都会要上一盘花生米,如果没有老醋发生,那就来一盘微波花生,或者水煮花生米,反正无花生不欢的感觉。还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中午喜欢...全文

什么人千万不要吃花生?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