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特殊活动费一案判决结果出来了,韩国政府态度大转变,朴槿惠又要失望了吗?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特殊活动费一案判决结果出来了,韩国政府态度大转变,朴槿惠又要失望了吗?

韩国朴槿惠“国情院受贿案”,经历一审、二审、三审到了大法院,大法院在指出二审法院,对朴槿惠受贿案中所涉及到的国库损失和贿赂嫌疑认定有罪。并且发回二审法院重审。

二审法院判决认定,朴槿惠在“国情院受贿案”中,只负有贪污罪名。不存在受贿行为和导致国库损失罪名。也就是说朴槿惠确实花了国情院的钱,国情院给她的钱,不是行贿。所以,朴槿惠也就不存在受贿。

朴槿惠在拘留所里面,就“国情院受贿案”,通过律师柳荣夏向外放风说,“她确实花过国情院的钱,但是,她问过一个部下,部下告诉她,花国情院的钱,不存在法律上的问题,前几任总统也都花过国情院的钱”。

韩检经过调查,认定国情院每月定期给朴槿惠上供一亿韩元(合人民币60万元),朴槿惠执政三年多,共计收取40亿韩元,到朴槿惠被调查时,还有3.5亿韩元现金,放在青瓦台保险柜里。

朴槿惠被二审法院判决认定,贪污所得为35亿韩元(合人民币2100万左右)。而且这些钱,都是朴槿惠派人亲自去国情院商定的数目。有三位前国情院院长,青瓦台幕僚长金琪春和负责财务的秘书作证。

韩检调查发现,朴槿惠将情报院上供的钱,分成三部分花掉的。

第一部分,为闺蜜崔顺实报销卫星保密电话费,为闺蜜个人及家里支付各种消费,甚至为闺蜜家里打扫卫生人员支付工资。

第二部分,为朴槿惠个人购买衣服等各种私人用品买单。

第三部分,给青瓦台的秘书们发红包。

这些开销都有朴槿惠签字,更有青瓦台分管财务秘书证实。

朴槿惠之所以通过律师柳荣夏向外放风,也就是代表她承认自己花了国情院的钱。只是推脱自己不知道花国情院的钱是犯罪,更是把责任推到部下头上。

朴槿惠当年作为大国家党党首,在国会弹劾卢武铉总统时,就是揪住国情院,给卢武铉行贿10万美元问题不放,最后把卢武铉逼得跳崖自杀。她那时是否知道,花国情院的钱就是犯罪?

朴槿惠作为民选总统,难道不知道身为总统,除了工资和总统享受的各种各样补贴,花其它任何部门和个人送的钱,都是在犯罪吗?

朴槿惠一上台执政,就努力在国会通过《金英兰法案》。被韩国法律界称之为韩国历史上最严苛的法律,比如说,一名公务员,教师或者是媒体记者,参加会餐,接受宴请,消费超过合人民币120元;红白喜事收受礼金或者是财物,超过合人民币180元,既视为犯罪。韩国成千上万的人,因此丢掉工作,甚至因此进了拘留所。

从朴槿惠制订严苛法律法规“从严治国”,到她自己挥霍无度。执政期间,每天消费国情院的钱,达到合人民币1.7万元。真的是对韩国社会法律规定莫大的讽刺。

那些一提到朴槿惠犯罪事实,就说朴槿惠没有认罪,韩检至今也没有找到“铁锤”证据,证明朴槿惠的犯罪事实的人。真的让人呵呵了!

韩检跟朴槿惠没有个人恩怨,反而是韩国很多检法两院高官,都是李明博和朴槿惠提拔任命的。李明博和朴槿惠整整统治韩国政坛长达近9年,如果韩国检法两院,真的像中式朴粉小编们说的那么不堪,李明博和朴槿惠就是韩国通往法制社会的罪人。

韩检就是再强硬,也不会无中生有陷害朴槿惠和李明博。更不会给他们二人罗织罪名。从韩检起诉求刑内容来看,一些难以落实的罪名,韩检也是抱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心态,网开一面。

文在寅上台执政后,为了维护司法公正,对朴槿惠和李明博所涉及到的案子,不发一言,从不对此加以评判。因为作为律师出身的文在寅深知,谁蹚了韩国法律的浑水,都不会有好下场。“不粘锅”就是文在寅的最好选择。

扳倒韩国总统,防止政府官员腐败,就是韩检检察官的职责所在。任何检察官的腐败行为,都会被韩国法院进行司法调查,并且予以重判。韩国法院,尤其是大法院和宪法法院的存在,为韩国司法公正,起到决定性作用。

韩国法院绝不会看着韩检的脸色办案,更不会让韩检为所欲为。韩检在韩国大法院那些大法官面前,只有听喝的权利。

朴槿惠面对现实,早就把自己置身韩国政治事外。什么朴槿惠要东山再起,都是低级的谎言。朴槿惠只要是和圣母医院搞好关系,一张医嘱,就顶的上“尚方宝剑”。

韩检没有人敢把朴槿惠从圣母医院,生拉硬拽带走。否则,朴槿惠一个跟头摔在地上,两眼一闭,韩检只能等着吃官司。韩检不可能不做这个问题的风险评估。

韩国前国情院三位院长受审

朴槿惠也吃定了韩检,更对韩国法律学的门清。至于说被判多少年,跟朴槿惠根本没有什么关系。说朴槿惠等待黄教安当选总统特赦,那就是小看了朴槿惠的智慧。

面对韩检决定重新开始调查“世越号”沉船事故真相,黄教安作为当时的国务总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一旦被判有罪,自由韩国党就会舍他而去,另找他人。

朴槿惠在圣母医院的高档病房

圣母医院,不但可以给朴槿惠治疗身体疾病,还可以让她享受生活上的快乐!现在的朴槿惠早就把韩国法律看的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一切都是神马浮云。谁能奈何!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朴槿惠对现在的韩国政府不抱有任何希望,朴槿惠从来没有奢求文在寅会放过她,从来没有奢望文在寅会特赦她,从来没有奢望文在寅会让她自由,就谈不上失望,对于韩国大法院的行为,朴槿惠不但没有感到沮丧,反而笑脸相迎,鄙视地笑了!

就在昨天(11月28日)上午,韩国大法院第二部门对朴槿惠的“国情院受贿案”做出叛军。判决如下:在国情院贿赂嫌疑中,朴槿惠有罪;在国情院国库损失嫌疑中,朴槿惠有罪,此两点和二审有冲突,在二审中,这两点均视为无罪,因此,韩国大法院第二部门要求重新审理,将案件驳回到首尔高等法院!

朴槿惠国情院受贿案,是指在朴槿惠担任韩国总统的2013年5月至2016年9月期间,三名前国情院院长贿赂朴槿惠,在三年的贿赂中,朴槿惠一共受贿35亿韩元(月2000万人民币),这35亿韩元都是国情院特殊活动经费,朴槿惠被弹劾下台之后,韩国检方就指控朴槿惠受贿,此案件是朴槿惠所涉案件中的三大案件之一!

在“国情院受贿案”的二审判决中,韩国法院的判处朴槿惠5年的有期徒刑,罚款27亿韩元,要求朴槿惠把这27亿韩元还给韩国。法院作出这样的判决之后,韩国检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公平,认为朴槿惠的刑期应该增加,而不是减少,就提起上诉,要严惩朴槿惠!

韩国大法院院长金命洙是文在寅的亲信,韩国总检长尹锡悦是文在寅的亲信,金命洙和尹锡悦唱戏,如尹锡悦所愿,驳回重审。既然是朴槿惠有更多的罪名,在接下来的审判中,朴槿惠的刑期会有所增加,国情院受贿案的刑期可能是7年,可能是10年,可能是12年!

面对即将增加的刑期,住在圣母医院的朴槿惠会有何感想呢、朴槿惠非常淡定,面不改色,没有发怒,反而笑了,因为朴槿惠知道,在文在寅没有卸任韩国总统之前,韩国检方怎么指控,韩国法院怎么判,都是文在寅说了算。在文在寅的复仇计划中,文在寅希望朴槿惠把牢底坐穿,希望朴槿惠在监狱中待一辈子,早已想到的结果,朴槿惠不会独自伤悲!

朴槿惠目前最期待的,是黄教安,黄教安才是朴槿惠的救星,自由韩国党才是朴槿惠的救星,朴槿惠只对黄教安和自由韩国党抱有希望,黄教安和自由韩国党没有败,朴槿惠就不会失望,只要黄教安和自由韩国党不倒,朴槿惠就有平安出狱的机会!韩国检方认为,朴槿惠受贿,朴槿惠没有受贿,韩国检方没有证据,朴槿惠没有那么多资产,朴槿惠的资产大多数都是朴正熙留下的,数字对不上,朴槿惠需要一个真相!

就韩国的局势而言,没有人弹劾总统文在寅,朴槿惠要想出狱,只有等,等到2022年,2022年是韩国的大选,是韩国换届的时候,这一年,才是决定朴槿惠是否能够重获自由的时间!

对于该案本次的判决结果,朴槿惠还不至于有太大的失望或者沮丧,对此在韩国最高法院的判决过程中,老铁也无法解读出韩国政府的什么态度反应。

第一,这个过程的诉讼程序,并不是在给朴槿惠定罪,而是在罪名已经成立的条件下的量刑,这纯属于韩国两级法院的量刑立场选择,执行法律条款中自由裁量权,和特殊条款规定的单独量刑认定,无论外界势力对司法系统的影响力有多大,对这种非此既彼的选择题都无法介入其中,因此与政府态度的转变与否没有关系。

二审的韩国首尔高等法院,采用的是受贿案与亲信干政案的合并量刑方式,以亲信干政案的量刑包含了受贿案的对应刑罚;最高法院以韩国法律特殊条款规定的,受贿案不能与其他案件合并量刑为依据,单独审核计算了朴槿惠受贿案应该确定的量刑标准,由此而增加朴槿惠服刑的期限,在这种非此既彼,无法使用自由裁量权的审判程序中,司法体系之外的影响力根本无法介入其中。

第二,无论这次审判结果如何,朴槿惠斗已经是有罪之身,刑期的长短都不能改变她的这种身份,如果不能翻案这种身份将会伴随她终生,长几年短几年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作为一个曾经声名显赫的政治人物,这就等于被判了死刑,这种处境下的朴槿惠,应该不会再奢求自由二字了。

第三,自由,对于绝大多数正常囚犯来说,当然是梦寐以求的,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会不择手段争取的,哪怕是假释、监外执行、缓期执行都无所谓。但是对于朴槿惠,这位曾经担任的韩国第一位女总统的政治人物,以曾经罪犯的身份获得自由,首先就宣判了她政治生命的死刑,还有更可怕的个人声誉的摧毁,以这种身份的自由面对公众,自由不如不自由,或者说生不如死。

那些普通朴粉也可能包括政府的反对派,孜孜不倦的施压文在寅政府,要求特赦朴槿惠,但他们应该是根本不了解朴槿惠这种情况下的追求,更不会理解黄教安,文在寅这种地位政治人物的行为逻辑。

不论是文在寅还是黄教安,如果他们想做政客或者政棍,在这种情况下,都可以总统的权利特赦朴槿惠。文在寅可以通过这种操作,塑造自己大度、包容、天下为公的形象,并可以大大赢得选民的支持爱戴,其实是把背负着罪犯身份的朴槿惠作为一块政治腐肉,摆在媒体的镜头之下,无休无止的被公众鄙视,这才是对朴槿惠的最大政治摧残。

黄教安与此并无不同,如果他们这么做,就连被称为政客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是政治流氓,而对他有提携之恩的朴槿惠,在无翻案可能的条件下,也绝对不会追求被特赦!

没有希望,何来失望?!自从2017年朴槿惠律师团集体辞职后,朴槿惠的案件已经不能用正常的程序来审定了。例如按照正常的法定程序,朴槿惠在首尔看守所的羁押期已经超过韩国法律规定的最终期限,但是韩国法院与韩国检方反复的“踢皮球”,从亲信干政案到现在的国家情报院受贿案,都被发回二审法院重审,已经没有审理朴槿惠公推案的“爽利”了!

根据韩国《韩民族日报》消息,就在11月18日,韩国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议员李哲熙向韩国法务部问询何时将朴槿惠重新收监。当时的韩国法务部回复:现在还完全没有讨论或决定过什么。并且继续补充如果让朴槿惠收监需要考虑相关医院专科医生、首尔拘留所医务官的意见以及治疗经过是否需要继续疗养等问题。

但韩国法务部对朴槿惠不收监的决定并不符合韩国法律的规定,虽然韩国法务部是依照《关于刑罚执行及收容者待遇的法律》规定来执行对朴槿惠不收押的决定的,但是该规定只是执行短期的治疗和疗养,例如几天,并没有涉及几个月治疗和修养的规定。不过韩国法务部还是执行了朴槿惠主治医生金阳秀的建议,没有考虑让朴槿惠出院,可以说韩国法务部是非常照顾朴槿惠的。

但是这样“和谐”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在韩国大法院审理朴槿惠国家情报院受贿案时,韩国大法院认为在二审中被认定位无罪的国库损失嫌疑和贿赂嫌疑都应该被视定为为有罪,这与韩国检方的上诉书基本一致。

在韩国总统文在寅希望改革韩国司法体系及韩国法务部与韩国检方“摩擦”的情况下,再加上文在寅总统钦定的法务部长曹国已经因为腐败丑闻下台以及曹国的妻子郑敬心已经被韩国检方批准逮捕,这些是否预示着韩国检方与韩国法务部、青瓦台的“摩擦”正在发生变化,有利的一面正在向韩国检方倾斜呢?!这可能就是朴槿惠案反映出的问题,这也决定了朴槿惠没有办法来影响自己的案件。

因此,现在朴槿惠的案件已经成为青瓦台、韩国法务部与韩国检方斗争的工具。既然朴槿惠的案件已经超出法律的边界,朴槿惠已经没有能力影响案件本身,那么朴槿惠有什么可失望的呢?!

谢谢《小秘书》邀答!

韩国最高法(大法院)28日上午,针对前总统朴槿惠涉嫌的“国情院受贿案”三审作出判决,结果让人大失所望,该案首尔地方检察厅对二判抗诉,提起上诉。首尔高法二判是减轻判罚,一审判6年追缴33亿韩元,二判5年追缴27亿韩元。高院二判将“国库损失罪和受贿罪”没有认定,因此减判。大法院经过近8个月的复审,认为两罪成立,发回高院重新再审。意味着朴槿惠目前身负2年实刑,“亲信干政案个国情院受贿案”又回到了二审阶段,对朴槿惠是喜是忧搞不明白。

朴槿惠涉嫌国情院上供案,是从2013年5月至2016年9月期间,三名前国情院院长处收取了35亿特别活动经费。这些款不是转账而是现金,据说每周都按时通过青瓦台秘书郑虎成之手保管在一保险柜里。

检方认定是几人“私分”这笔巨款,三位院长均被判刑,他们在法庭上对这笔巨款的用途“讳莫如深”,只是说“此款都用到国家身上”,朴槿惠更是不接受检方调查。坊间第一时间猜测都是发挥想像力,说朴槿惠“打针、购买高档消费品、更甚说买伟哥等”之类。但是,从卢武铉当总统起,历届总统都涉事与国情院“特活费”的调查。

韩国“国情院”成立是朴正熙时期,职能是搜集国内外情报,文总统上任后,将国内情报搜集权力收回,究竟“特活费”花到何出猜疑不断。有一种说法好像“靠谱”,该特活费花到美军高官身上,可能涉及到五角大楼,目的是给美军高官好处,让其说好话、降低军备采购价格、少收驻军分摊之类……不过,涉及到国情院与青瓦台之间的现金交易是检方干倒总统的“抓手”。朴槿惠的前二任都“蒙混过关”了,朴槿惠能否有好运气,就靠上天眷顾。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最高法院11月28日对前总统朴槿惠收受国家情报院贿赂案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二审法院对她作出的判决,将案件发回首尔高等法院重审。韩国最高法院认为,案件在二审中被认定为无罪的国库损失和贿赂嫌疑应该认定为有罪。所以,朴槿惠的刑期还有可能在二审获刑5年的基础上有所增加。不过,朴槿惠对此应该有所准备,不至于太失望。

此前,朴槿惠“亲信干政门”案终审发回重审,不仅让朴槿惠有所失望,而且让外界大跌眼镜,很多人惊呼意想不到。因为有“亲信干政门”案终审的意想不到,国情院受贿案发回重审,大家都有了思想准备。目前,外界关心的不是朴槿惠如何如何,而是韩国法院如何收场——韩国终审法院将朴槿惠三案中的两案发回重审,打了一审、二审法院重重的耳光,这是韩国法院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在朴槿惠系列案的审判中,韩国法院的判决一直广受诟病,因为韩国检方至今没有朴槿惠的直接罪证,但韩国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了朴槿惠的多项罪名,朴槿惠获得刑期最高时达到33年。现在韩国最高法院将“亲信干政门”案和国情院受贿案均发回重审,表面上看,韩国最高法院貌似公平公正,其实,地球人都知道韩国最高法院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一者,韩国法院、韩国检方、文在寅政府是“一伙”的,就是希望“拖死”朴槿惠;二者,韩国最高法院发回重审,是要加重朴槿惠的刑期,而不是为朴槿惠撑腰说话。

客观地说,无论韩国法院如何审理、如何宣判,对朴槿惠意义不大。2017年10月,朴槿惠第一次被延长羁押期限,在法庭上发表长篇演说后表示,不再相信韩国法律,任由韩国法院如何宣判,坚决不出庭。从此,朴槿惠坚守诺言,无论法院做出什么判决,从不上诉,即使朴槿惠的妹妹朴槿令代为上诉过一次,最终也被朴槿惠撤回。应该说,朴槿惠对韩国法院的伎俩非常清楚。

已经67岁的朴槿惠,刑期多几年少几年问题不大,朴槿惠肯定不希望在监狱中度过30多年刑期,必须想办法获得特赦、重获自由。如果朴槿惠不能获得特赦,那就完全可能老死狱中。目前看来,朴槿惠把主要希望寄托在自由韩国党党首、韩国前总理、代总统黄教安身上,如果黄教安当选韩国下届总统,极有可能特赦朴槿惠。只是黄教安目前正在绝食抗议文在寅政府,已经绝食8天晕倒被送进医院,不知黄教安在2022年总统大选之前会不会有所闪失?总之,朴槿惠目前不能自己扼住命运的咽喉,这是朴槿惠最可悲的事情。

当地时间28号,韩国大法院对朴槿惠涉嫌收受国家情报院贿赂一案做出判决,法院认为该案件在二审当中被认定无罪的国库损失嫌疑和贿赂嫌疑应该认定为有罪,因此大法院要求首尔高等法院对该案件进行重新审判。这样的结果对于朴槿惠而言无疑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如此一来她的案件审判期限又得继续延长,并且她最后所获得的量刑可能还得增加。

(韩国大法院)

朴槿惠在2017年3月因“崔顺实干政”案件被韩国宪法法院给弹劾下台,随后韩国检方在调查取证的过程当中又挖出了朴槿惠更多的黑料,其中就包括“特殊活动费”一案。根据韩国检方的调查结果显示,朴槿惠在2013年5月至2016年9月期间总共从三名韩国国情院院长那收了35亿韩元(约2000万人民币)的特殊活动费作为贿赂。今年7月25号,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对这一案件做出二审判决,朴槿惠因此获刑5年并被追缴27亿韩元非法所得。

(朴槿惠受审)

然而韩国检方在首尔高等法院做出二审判决之后却并不满意,他们认为朴槿惠受贿和导致国库损失的罪名也应该得到判决,于是他们向韩国大法院提起上诉,而本月28号韩国大法院认定韩国检方的起诉有道理,朴槿惠受贿罪以及由她导致的国库损失罪也应该被做出判决,于是大法院要求首尔高等法院对案件进行重审。这样的判决结果虽然对朴槿惠很不利,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此前韩国大法院就有将朴槿惠案件发回重审的例子,这次也只是重复了几个月前的故事。

需要强调的是,朴槿惠所涉及的特殊活动费案件的判决结果还不能说已经出来,只有经过首尔高等法院判决之后双方都不起诉,或者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之后,案件才算真正尘埃落定。案件的不断反转对于朴槿惠而言也已经是家常便饭,有些人认为这是韩国政府态度的大转变,实际上并不能这样说,韩国政府跟朴槿惠的案件没有任何关系,有些人对韩国的三权分立体制缺乏理解,朴槿惠的案件现在是由韩国司法机构在审判,韩国政府无法干涉司法机构的事情。

(文在寅和朴槿惠)

不过对于朴槿惠而言其实也都无所谓,毕竟此前她的量刑就已经超过30年,明年朴槿惠就68岁了,以她的年纪,就算法院再给他多加几项罪名,判处的监禁时间再增加几年也都无关紧要。朴槿惠不会想着自己真的在监狱里熬过三四十年的时间然后再收获自由,她只能盼着今后有总统能够给予她特赦出狱的机会,所以对于韩国大法院就特殊活动费案件的判决结果,朴槿惠估计也不至于因此太难过。

韩国其实不是,一个国家,和日本一样,韩国是猫,日本是狗。表面上狗和猫在木有主人的情况下相当凶恶,逮那个咬那个,一旦主人出现,只有听命令的份。恰恰中国最希望有一个这样的国家,没有!

从朴槿惠时期大法院延迟二战劳工判决案,到曹国事件,说明韩国总统对法院有影响,对检方却无能为力。确实,韩国检方至高无上的权力,甚至前大法院院长粱承泰都能逮捕,让韩国包括总统在内的所有公职人员生畏。这正是文在寅一直力图改革检察系统的主要原因之一。

朴槿惠的所有案件,在朴槿惠放弃上诉的前提下,都是由检方提起上诉,因为法院没有按照检方的量刑去判决。也就是说,朴槿惠案件文在寅政府和检方对其影响,有着很大的差别。之所以案件一直在拖,很可能是大法院在寻找总统与检方之间的平衡点。当然,亲信干政案件能够发回二审重审,国情院受贿案也能够发回重审。

题主所称韩国政府态度大转变,其实韩国政府对朴槿惠案件一直没有什么态度,因为这是司法问题,政府不便直接表态。所谓的表态,只是文在寅和李洛渊都表示过心痛。这就谈不上什么大转变了。事实上,文在寅也不想让朴槿惠案这么拖下去,与反对党和朴槿惠支持者的矛盾加深。但法院和检方却一直在拖,很可能取决于尹锡悦,因为尹锡悦即代表了文在寅,又代表了检方,而文在寅又一直要改革检方,故令法院迟迟不决。

抛开朴槿惠其他案件,就单纯从国情院受贿案来看,大法院发回二审重审,还是站在了相对公正的立场。朴槿惠对亲信干政案件和违反选举法案件拒绝承认罪名,但对国情院受贿案确确实实承认了。在2018年6月14日检方指控朴槿惠收受国情院“上供”的35亿韩元量刑12年,7月20日一审法院以给国库造成损失罪名判决朴槿惠6年徒刑。但是2018年10月22日,朴槿惠却给法院写了一封长信,承认了确实收到这些钱。尽管朴槿惠说这部分钱用于开展业务和青瓦台工作人福利,并否认公款私用,但做为总统对国情院用于情报调查和安保上的专项预算资金,称不知情恐怕是说不过去。关键是据检方调查,国情院上交的资金有相当一部分存放在青瓦台前秘书李载晚的私人保险柜里给朴槿惠私用,哪怕用这部分钱给青瓦台工作人员发福利,恐怕也难免落下贪污消费之嫌。而二审却以挪用公款罪名判决,大法院认为朴槿惠造成国库损失和贪污应认定为有罪,或许是从国情院受贿案综合去判定的,因为钱己经花掉,并且公私不明,就不能用“挪用公款”一而概之。况且朴槿惠在给法院的一封长信中,还为三位前国情院院长求情,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说明朴槿惠深知自己有责。

如果从深层次去看,那么就不能简单地去看待国情院受贿案发回二审重审了,包括亲信干政案。从曹国事件上,暴露出了韩国总统、司法和财阀之间深层次的矛盾。韩国财阀无孔不入,司法己被财阀渗透己久,文在寅又想将财阀与司法剥离。与其说大法院在总统和检方之间寻找平衡点,不如说是在兼顾总统与财阀的立场,而检方背后的真正势力正是控制韩国各行各业的财阀。尽管大法院院长金命洙和检察总长尹锡悦是文在寅所提拔,但文在寅还有两年半的时间就卸任,在“铁打的财阀、流水的总统”的韩国,韩国的司法应更倾向于财阀。文在寅这么强势下定决心改革检察机关,不但令曹国下台,而且给自己造成了严重的政治危机,这就意味着以后的总统想改革司法将是困难重重,法院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朴槿惠案发回重审,还有另外一个因素美国,大法院还必须从政治和外交上考虑朴槿惠案件,避免出现二战劳工案使韩国政治、经济和外交都陷入十分窘迫的境地。从亲信干政案件大法院院长采取14名大法官合议的方式就能看出端倪。

文在寅称“给朴槿惠提供桌子,又让她去医院治疗,一直在照顾朴槿惠”,可见在朴槿惠案中的无能为力。文在寅可以从政治上决定司法的人事,但从法律上却无法干涉。而朴槿惠案上却包含了政治和法律的双重含义。也正因为此,朴槿惠势力只看到了政治一面,而没有看到法律的一面,一直以为这是政治报复。既然是这么认为,朴槿惠就谈不上什么失望和希望了。实际上,朴槿惠在2017年10月辞去所有律师团律师,从此不出庭、不上诉,就是这么认为的。韩国政权更迭,朴槿惠就能翻案吗?可以肯定地说不能,她的最终结局只有一个:特赦。

文在寅与朴槿惠尿不到一壶

根据韩联社报道,2019年11月28日,韩国最高法院大法院,对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有关收受国家情报员提供的特殊活动费一案,做出了终审判决,此次判决撤销了韩国大法院的终审结果,认为朴槿惠受贿以及导致部分国库损失的罪名不成立,并将此案发回了首尔高等法院进行重新审理。

对于此次判决结果,朴槿惠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因为对于朴槿惠来说,此次判决的结果只是她身上背负的诸多罪名中,罪行比较轻的一项,对自己的案子影响不是很大,也并不能将她立刻从牢狱中拯救出来。

朴槿惠对此次最高大法院做出改判的事情,也早已有所预料,原因就是在目前的韩国国内外形势下,文在寅政府如果想要减轻自由韩国党对自己的压力,就必须要在某种程度上对其进行妥协,而改判朴槿惠的有关案件,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而改判的原因,也主要是出于目前文在寅集团所面临的现实压力所致。

首先,由于今年以来,美国因提高驻韩美军的军费问题,对韩国文在寅政府打压的程度正在逐渐增大,再加上文在寅政府撕毁前任与其签订的劳工问题解决方案,导致日本政府在今年7月份,突然对韩国发动了贸易战,让文在寅政府正面临着严峻外部压力。

其次,除了面临外部势力的压力以外,文在寅为了推动国内司法制度改革的需要,强行任命亲信曹国作为韩国政府法务部的部长,导致韩国检察机构引爆了曹国及其家属的腐败案,也同样导致了文在寅政府,在国内也承受着来自自由韩国党和检察机构的巨大压力。

因此,文在寅选择在这个时候,对朴槿惠有关收受国家情报员提供的特殊活动费一案,做出终审改判,其目的绝对不是出于维护司法公正的目的,而是需要在某种程度上,向朴槿惠政治集团进行妥协的缘故。

对于这样的结果,朴槿惠实在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韩国大法院在这个案子上进行改判,并不能彻底解决朴槿惠离开牢狱的问题,要知道真正把朴槿惠送进监狱的案子,主要还是在2016年左右被定案的“亲信干政案”,此案在2018年判处朴槿惠25年的有期徒刑,只要这个案子不能翻案,那么朴槿惠就很难离开监狱。

但问题是此案关系到文在寅就任总统的合法性问题,所以只要文在寅在任韩国总统,那么这个案子就不太可能会被翻案,所以朴槿惠想要出狱的可能,只能寄托在文在寅的特赦,或者黄教安上位之后对她进行特赦了。

因此,朴槿惠涉嫌收受国家情报员提供的特殊活动费的案子,不管判决结果如何,基本上都不能改变她目前的处境,对于一个已经67岁的老人而言,在监狱里呆上25年还是30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既然如此,朴槿惠也就无需太在意什么。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扩展相关阅读:

朴槿惠涉有哪些罪?

滥用职权、收受贿赂、泄露机密、国库损失、贪污等罪名。2017年3月6日,负责“亲信干政”事件调查的韩国特别检察组在首尔公布最终调查结果,对总统朴槿惠提出13项指控,指其涉嫌滥用职权、收受贿赂等多项罪名。2017年4月17日下午,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检方对前总统朴槿惠提起公诉,为历时5个多月的“亲信干政”事件调查画上句点。韩国检方认定朴槿惠犯有滥用职权、受贿、泄露机密等18项罪名。2018年1月4日下午,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表示,朴槿惠因涉嫌违反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的受贿罪、国库损失、贪污等罪名,对其追加起诉。检方认为,朴槿惠收受国家情报机关36亿5000万韩元(约合2200万人民币)贿赂,崔顺实介入资金管理。扩展资料:
关于朴槿惠的判决
2018年6月14日,朴槿惠的另外一桩诉讼—国家情报院受贿案也启动举行终审判决。检方要求判处朴槿惠12年有期徒刑,并处以80亿韩元罚金以及追缴35亿韩元。被告人朴槿惠未现身法庭。2018年7月20日下午,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朴槿惠涉嫌收受国家情报院贿赂及违反选举法两案进行一审宣判,认定朴槿惠致国库损失、违反公职选举法罪名成立,分别判处朴槿惠6年和2年有期徒刑,追缴3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70万元)。2019年5月30日,朴槿惠国情院受贿案二审开庭,本人未现身法庭。朴槿惠一审曾获刑6年,二审宣判结果预计在7月公布。据韩联社30日报道,负责案件审理的首尔高等法院方面表示,朴槿惠29日递交缺席申请,称自己“因健康问题等,难以出庭”。2019年7月25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对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受贿案进行二审判决,判处朴槿惠5年有期徒刑,追缴27亿韩元。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朴槿惠

韩国治理贪腐力度那么大,当初为何朴槿惠还是受贿了?

朴槿惠在竞选的时候承担了非常大的经济压力,在他担任韩国总统之后也是在权力中迷失了自己,不过没有不通风的墙,最终还是被人们发现了他的狐狸尾巴。朴槿惠作为韩国的总统还是有些手段可以躲过法律的眼睛,但是不可能一直不被人知道。朴槿惠代表的是一个利益集团,韩国还有很多不服从他的利益集团,朴槿惠为了手中的权力也是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朴槿惠触犯了韩国的法律,定的罪是“亲信干政并贪腐”,最早被曝光的是朴槿惠和朋友讨论经济问题这件事情,接着调查发现朴槿惠闺蜜一家侵吞*、敲诈企业钱财,这个和朴槿惠肯定是脱不了关系的。朴槿惠的人生一下子从巅峰跌下了低谷,他的下半辈子恐怕要在监狱中度过了。亲信干政门"是最早被挖掘出来的事情,被检方以滥用职权等多项罪名起诉。干政案只是一个导火索,很快朴槿惠又因卷入其他的事件,被检方再次盯上。检方有证据证明朴槿惠在执政期间指示其它官员定期上交特殊活动费,所有的钱加起来达36.5亿韩元。朴槿惠自己执政的期间内,组织了很多的民事调查活动,地点主要是首尔和大邱市。这两个地点均被视为朴槿惠的基地。朴槿惠执政期间意选用的人都是自己的心腹,推选这些人参选议员,以期进一步巩固朴槿惠的权力。

面对32年刑期,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目前状况如何?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多好,但是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相信朴槿惠也肯定能得到最好的治疗以及护理。可以说韩国总统是一个非常高危的行业,因为韩国总统一旦下台经常会遭遇一些意外或者是控告。比如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被*自杀。而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也因为闺蜜干政的事件坐牢。所以说韩国总统是一个高危行业,一点也没有错。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韩国总统几乎可以说是韩国的一些财阀大企业的代言人。我们可以从一些韩国总统的履历中就可以看出,这些人经常都是在一些大企业工作或者是担任要职。所以说这些政客和大企业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这些大企业通过自己雄厚的财力帮助这些政客登上权力顶峰。当然这些政客也会通过自己的权力来保障大企业的利益。所以这也是韩国现在政坛的一个乱局。也造成了现在韩国发展没有了一个前进的方向,因为一个新总统上台以后,经常会改变现在既定的发展方针,这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我们也看到如果这样朝令夕改的话,也会使得韩国老百姓的生活带来非常大的影响。朴槿惠在任期间和周边国家之间的关系非常的紧张,并且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也使得中韩关系降到了冰点。而且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坐牢期间也出现了身体上的问题,曾经有一段时间保外就医,虽然像这样的人已经永远离开了*舞台,但是也一定会得到韩国政府的保护。

没父母、没丈夫、没孩子,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一辈子不结婚,内幕你想不到?

朴槿惠一辈子不结婚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她曾经在感情方面受过伤,所以不会轻易结婚;另一个则是,在*生涯中,如果结婚,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影响。所以她选择一辈子不结婚。朴槿惠是韩国第三任总统朴正熙的长女,她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因此她从小就立志报国,哪怕奉献自己。朴槿惠年轻的时候,曾经和一位年轻的军官定亲,当时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只不过好景不长,随着其父朴正熙被刺杀,这段感情也走向了终点。由于朴正熙被暗杀,继任的韩国总统金斗焕对朴正熙进行了批判,导致朴槿惠兄妹三人成为了“过街老鼠”。也正是再被需要人安慰的时候,那位青年军官抛弃了朴槿惠。也可以说是导致朴槿惠不婚的重要因素之一。父亲被暗杀,外界对朴正熙的批判,在朴信惠的心里留下很强烈的负面影响,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了。2013年,朴槿惠当选韩国的第一位女总统,在*生涯中,女性本身就处于弱势,她的要强的性格又决定了她势必要全身心的投入到*生活中,也因为这样,她一直未婚。经历了这么多,朴槿惠公开表示,她要继承父亲的遗志,将自己无条件的奉献给这个国家。韩国本就是一个崇尚男权的社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朴槿惠能够当上总统,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对于国家,她奉献了太多,虽然最后被*下台,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她曾经为韩国做出的政绩。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妹妹为何也获刑了?


5月18日,韩国前总统李明博涉嫌贪污受贿被捕后,其家人相继卷入调查,几乎被“一窝端”。而朴槿惠尽管被判24年,其仅有的亲人—弟弟和妹妹却均平安无事,曾引发*热议。不过现在,朴槿惠的妹妹朴槿令也摊上事儿了。今天(18日),首尔高等法院对朴槿令涉嫌欺诈案作出二审宣判,朴槿令由一审被判无罪,改判为获刑1年6个月、缓刑2年,还被征收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0万元,下同),并强制进行160小时的志愿活动。韩称,根据指控,朴槿令2014年与其随行秘书郭某合谋,以承诺协助某生产商签下160亿韩元公共机关订单为由,收受1亿韩元,因涉嫌违反律师法及诈骗罪,朴槿令及其秘书双双遭到起诉。去年11月2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一审判决朴槿令无罪。而在18日的二审判决中,法院认定朴槿令收钱实为“请托目的”,改判有罪。朴槿令获刑的消息一出,丈夫辛东旭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不满。他说,“我妻子绝不是那种人”,还强调“分明是害了姐姐(朴槿惠)之后又要害妹妹,让朴槿令变成第二个朴槿惠。

相关阅读推荐:
  • 朴槿惠涉有哪些罪?
  • 韩国治理贪腐力度那么大,当初为何朴槿惠还是受贿了?
  • 面对32年刑期,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目前状况如何?
  • 没父母、没丈夫、没孩子,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一辈子不结婚,内幕你想不到?
  •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妹妹为何也获刑了?
  • 韩国总统朴槿惠弹劾案怎么样了?
  • 朴槿惠拒狱中受查韩国打算怎么解决?
  • 韩国总统朴槿惠 是否马上要下野呢? 我刚看了个新闻说,韩国国民都要将朴槿惠下台呢。
  • 朴槿惠两亲信什么原因被捕了?
  • 韩国总统朴槿惠生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