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们觉得郭德纲的书法怎么样?除去名人效应,有艺术欣赏价值?

《我是文学家》有几个不同的版本,根据你提供的这几个包袱看,应该是那个藏秘排油版,我也比较喜欢这一版~嘻嘻。希望我的回答你能满意~郭德纲、于谦《我是文学家》文本(藏秘排油版)郭:来了不少人。于:是!郭:楼上楼下十几万人。于:啊?哪有这么些人呀。郭:有十几个姓万的人。于:咳。郭:来是干嘛来了呢?听于谦。于:哪啊,听相声。郭:相声好,抨击丑恶,藿香正气。于:怎么还有药啊,这里边?郭:怎么说?于:弘扬正气。郭:弘扬正气。有人说了啊,相声庸俗低俗,它是错误的。于:那不对。郭:这是真正的杨村白雪。于:杨村白雪?郭:杨村啊,过了北辰没多远就是。于:咳!郭:它还不到廊坊。于:行了…别说了,阳春白雪。郭:阳春白雪。于:对。郭:好,好好地干,错不了。于:我谢谢您。郭:这么些人支持你呢。于:对!郭:又发展。当然了,多看书。于:哎,多学习。郭: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于:那一定,那一定。郭:相声演员嘛,从小学艺的居多,他没又按部就班地去上学。于:幼而失学。郭:他跟我们是又区别的,我们这个上完大学的,然后高学问啊,做研究啊,跟说相声的不一样。于:哦…郭:呵呵…于:哦,您还上过大学?郭:对,我喜欢念书,我也喜欢看文章,我也喜欢上网,我对您我很关心。于:是吗?郭:我又时去网上查您的资料。于:网上又我不少的文章。郭:我还上过你的嫖客。于:您还上过我的嫖客?郭:对!于:咱这得论干姐们儿了吧,这个?博客,知道吗?郭:胡说八道你这是。于:废话,上博客。郭:上…上博客。于:咳!郭:上过博客。看过不少您写的东西。于:是。郭:我发现网上好多人都点你。于:咱们这么别扭啊,这句话?好些人都点我?郭:对。于:哦,那您告诉他们我不出台。郭:导致你客户的不满。于:哎,谁说的。没有您这么说话的,您这太简练了。郭:点…?于:点击。郭:点你就是点鸡?于:咳!郭:这讲不清楚了。于:是讲不清楚了这个。郭:这么回事?于:太乱了,这个。郭:你说。于:什么说,点击率您不知道吗?郭:怎么还绿啊?于:不绿!郭:您就看这个没上过学的人,他跟咱们怎么比?于:性啦!郭:我们这个上过大学的人,侃侃而谈,这没上国学的人,他们就是素质不一样。这么些年,我们搞这些个学问,我们,当然,这一门也是很寂寞,这搞学问来说吧,他首先说…于:您先等一会。郭:你要有一个清醒的头脑。于:啊,是,这个您还上过大学?郭:对。于:呵呵…郭:哈哈…于:哪个大学毕业的?郭:搞学问的这些年来说吧,确实不容易。于:没理我?郭:外界的繁华你看不到。于:不是,咱不说这个。郭:你要一心一意…于:咱先不说繁华,那就。郭:啊…于:哪个大学毕业的呀?郭:搞学问的这些年来吧,我们也确实是很辛苦,因为什么呢?于:我没问您辛苦不辛苦,我问您的话,您得回答我。郭:你说,你说。于:是啊,那个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呀?郭:说完了吗?于:说完了。郭:该我了。于:您说吧。郭:搞学问的这些年吧,你要…他搞学问不是搞破鞋,你知道吗?于:废话,这不是!郭:我们先搞学问,于:后搞破鞋,是吗?郭:不是,然后也搞学问。于:您就别说学问了。郭:我们以搞学问为主,于:哦,以搞破鞋为辅?郭:讨厌啊,你这人!于:您说的呀,您说…郭:你说话很秧脏,你知道吗?于:秧脏啊?郭:囊,囊脏,于:哎呀,呵,我就想弄清楚这事,您哪学的呀,您这是。郭:看出来了吧,说相声人的素质很低下!于:怎么低下了?郭:他嫉妒能人啊!于:怎么嫉妒了?郭:他瞧见别人上大学,他恨啊!他没上过大学,他心理其实也想,哎呀,我要是上过大学多好啊,或者我爸爸上过大学,我多痛快,是吧?于:别,别往那么说,行不行?郭:他看见别人上大学,他嫉妒,于:我问问,郭:你甭跟我弄这套,你一张嘴我都能看见你内裤上的花!于:哎…哎呀呵!郭:知道吗?跟我弄这个。于:我这个太直爽了,我这人。郭:我告诉你,做人要有一个很平和的心态,于:我没不平和啊。郭:人要大度一点,别这样,没意思!于:我怎么了我?郭:自古常言说得确好,“海纳百川,有人乃大!知道吗?于:哪有这话呀!郭:心胸宽广一点。于:别说了,还有人乃大,您说的那是黄金甲,知道吗?跺什么脚啊,跟这?郭:你太秧脏了!于:哎呀,甭秧脏啦!郭:你篡改这些个名句!于:还名句?郭:海纳百川,有人乃大!于:有容乃大了嘛!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是这么句话,知道吗?郭:有容乃大?于:对!郭:有容是谁媳妇?于:哎…啊,非得是一女的是吗?郭:男的怎么能…于:奶大呢?我把您这接着问出来得了。郭:讨厌,你很讨厌!于:你太秧脏了,我告诉你!郭:太讨厌了,太讨厌了,我这个,做学问…哈哈…(观众起哄)谢谢大家!于:谁谢谢?什么谢谢?郭:到底谁乃大?于:谁也不大,郭:讨厌!于:有容乃大!郭:有容,有…于:有容人之量,才好,是这么句话。郭:有容人,有…量?有容量,容量大?讨厌啊,你说这个…于:咱说点那有学问的话成吗?郭:你说的这个,我都饿了,我告诉你!于:哎呀呵!我还真没想到您还吃到这岁数!郭:呵呵…太讨厌了。(观众起哄)谢谢大家的鼓励!于:什么呀,这没羞没臊了,你这人都!郭:不是,这不是探讨吗,咱们俩研究嘛。于:是啊,咱说这个。郭:乱了套了,于:是,我跟你,郭:不挨着,胡说八道你这是。于:有容乃大,说,说准了吧。郭:有容乃大!于:对了!郭:对吧,行,完了吧,于:什么就完了呀。郭:搞学问的这些年…于:别说,你别往下讲了,郭:还没忘呀,你?于:哪啊,废话,问你哪个大学毕业的。郭:你管得着吗?于:什么就管着,你这…郭:你这记性也太好了,问你…于:咱问问话,聊天嘛。郭:就是我们那个大学嘛,于:是哪大学啊?郭:很重要吗?于:问问吗,可不是很重要,都想知道啊。郭:这不就结了嘛于:是啊,那您说啊。郭:啊,可以啊,于:说吧。郭:我就是那个*大学的。哈哈,我们这个…于:滑过去了到这。郭:很多我们的同窗。于:什么同窗啊?郭:当时在学校,我们一块…于:别说了,没听清楚,哪个大学毕业。郭:你这耳朵有毛病啊。于:嘴有毛病,哪个大学。郭:可以啊!于:说啊。郭:我是…什么…恩…我是…青华的。于:咳!郭:这个有枪毙的罪过吗?我是青华的!于:呵…青华池的吧您?郭:哼!你很讨厌啊,你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于:我没不平和。郭:海纳…不说那个了。于:对…千万别说了,您这个。郭:我们学校是有澡堂子,于:是啊!郭:不可以吗?于:可以啊!郭:你上我们学校看看去,是客人来了,访客来了,上边做研究的老师们来了,他可以脱了,但是我们必须要穿一裤衩!于:对…咳,明白了,您是那搓澡的是吗?郭:讨厌!于:青华池?郭:不是,我在,我在池子那边我。于:烧锅炉?郭:锅炉得往后一点点嘛。于:倒脏土?郭:土…于:您老跟这池子…郭:你躺下,你躺下,于:干吗?郭:我弄不死你呢!于:这就要搓啊,您?郭:我借给盆我泼你!于:您这工作就这么两道程序吧?郭:你,你怎么跟大学问人说话呢,你这是?于:大学问老抄毛巾干吗呀,您这个?郭:直接的搓不下来。谈不妥嘛。于:您倒是说点学问的事啊。郭:可以啊!你遇见我了,这是你祖宗积德了,知道吗?于:我啊?郭:我都羡慕你,于:怎么啦?郭:你这么年轻就认识我啦?于:我倒没这感觉。郭:你心态不对。遇见我了,这就是高人。于:您?郭:有不会的可以问一问,长知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知道吗?于:您这可全是低处,知道吗?郭:你,你只要一问我,我会多少,我绝不保守,有多少,我哇…!于:别,呦…郭:都…你接着,你接着,于:我不接着!郭:热热乎乎都是你的。于:行了!郭:你弄家走,真的。于:行了,您这学问太脏了,知道吗?郭:知道吗?于:别说了!郭:人应该上劲,年轻人,你是清晨两三点钟点的太阳。于:啊,那我还有点亮没有了?郭:要上劲,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于: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您这人兼职太多了,知道吗?还干点什么的不干?郭:你怎么…你看见我你怎么不崇拜我?于:我干吗崇拜啊?郭:你怎么都不哆嗦呢?于:我…啊?我搓澡的哆嗦什么啊?郭:不是,哎呀,你…我要是个娘们早爱上我了,于:哎呀咳,您太自恋,知道吗?郭:你有什么不会的,你问一问我,当面我给你7a64e58685e5aeb931333239313532解释一下,咱们俩好好,我们探讨。对不对?于:别搓了,泥都下来了。郭:探讨一下嘛。于:您说说,您会什么呀?郭:天文地理,医卜星象,自然植物,历史地理,生理卫生,这都行,知道吗?于:啊,还有生理卫生?郭:这,这都会,诗词歌赋,古典文学,什么叫唐诗,哪个叫近似,什么汉朝文章,什么叫瓦匠,对吧!于:行了…郭:车工,修自行车,这个…于:我,我不学那个!郭:讲一讲唐诗的来历,唐诗和糖尿病的关系,怎么回事…于:没关系!郭:糖大夫,对吗…于:没有关系这个!哪啊,就扯上关系!那您就讲吧,我问问您,郭:啊…于:诗词歌赋,咱们说说吧。郭:学那玩意没用。于:啊?郭:你看,一句话解决你心中的疑惑。于:解决什么疑惑了?郭:你这辈子不问了,学那玩意没用。于:您就这么教学生的啊?人一问,你就学那玩意没用就完了?郭:可以啊!于:什么可以啊?您得细讲一讲啊。郭:细讲一讲,因为这个东西它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于:您可以简练。郭:我们单讲诗,我们,我们最少就得一个钟…你如果再听…于:一个钟啊?郭:再听咱们再加钟,再加钟。于:行了…您是按钟收费的呀?郭:45分钟嘛,一堂课嘛。于:豁…没准您还真上过我的嫖客,我跟你说说。郭:于谦乃大!于:去!郭:有谦乃大!于:没有!哪有这话呀。郭:不是,就说这个意思嘛,于:不是,您就单讲细…郭:单讲…唐…诗嘛,必须要湿…于:怎么呢?郭:干的搓不下来。于:哎呀…还是搓澡嘛,这个。郭:诗是一种文学载体。于:蒙出一句来,这就。郭:可以了吧?于:什么就可以了呀,就说这么一句就行了呀?郭:诗嘛,诗就是那个几句几句,咱们..www.mh456.com防采集。

老师们觉得郭德纲的书法怎么样?除去名人效应,有艺术欣赏价值?

郭德纲很有嘴皮子功夫,相声、小品说的不错,这是他的长处。要论书法好像无从谈起,从这几幅字当中给人的感觉是做作,不是写字而是在画字,把文字变异或大或小,看不到他个人的性格特征,字体缺乏结构的合理性和艺术魅力,不能称其为书法,更不能因为他是某方面的名人就随便的拍他的马屁,降低书法的艺术水准。

郭德纲《东游记》经典台词 哎呀!我的上帝呀!郭:谢谢大家!看见你们高兴我痛快呀。于:也高兴。郭:老老少少,楼上楼下, 于:对。郭:一万多人, 于:哪儿有那么些人呀?郭:连窑台儿吃涮肉的那帮

上高中之前李菁的相声、快板和评书都是靠自己听会的,要说舞台经验就是学校的各种典礼和联欢会,老师和同学是他忠实的听众,有时候中午休息的时候也经常有同学来找他说上一段。喜欢钻研的李菁在艺术方面

我这是头一次见到郭德纲先生的字,满满一股喜庆、幽默的气息扑面而来,内容写得也很有趣,恰如他的人,他的语言,他的相声艺术。

于:不怎么样!郭:多好啊,羡慕人家。小相声演员啊,比您这有腕儿的,没法比。于:您可不能这么说。郭:啊,我们这存了好几年了,好几十年,买辆破车开。于:哦。郭:人家干这行一年,人家就买了。于:买

我怀疑这不是郭德纲先生真正的字体,如果一个人平常就这样写字,小腿早就被老师打折了!这应该是一种美术字体,郭德纲先生闲暇时候出于兴趣学会了这种字体,并使用这种字体给大家伙儿抄写了两段文字,两段逗趣的段子,目的应该是和他的职业一样,给老百姓带去一点欢笑,散散心,解解闷罢了。

李:怎么拜,怎么拜,祝大家身心自在,怎么拜,怎么拜,祝大家都发大财,发大财,发大财,怎么才能发大财,嘿 武:怎么才能发大财 李: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 武:这是要劫道啊

既然题主追问这两段文字的书法价值,我觉得这话咱得另说了。

郭:我跟你我比不了,人家于老师水平、觉悟、经验、方方面面都比咱强。于:不能这么说。郭:咱就普通老百姓,人家老于家书香门第,连他,带他媳妇儿,我们那嫂子,人家都大户人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们家

可以肯定,郭德纲先生自己也没觉得这两段文字是书法作品,郭德纲在中国娱乐圈、曲艺圈等等好几个圈子里早就混得风生水起,人家犯不着来书法这个冷飕飕的圈子里搅混水。我个人也是郭德纲先生的粉丝一枚,影视、相声、综艺等等,大大小小他的作品我看了好几十篇了得有。感觉郭德纲先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真正的艺术家,虽然有时候嘴上不把门,可是职业如此,也把不住门呀!

虽然我肯定郭德纲先生这两段文字不是书法作品,但如果真把它们装裱起来,打上灯光效果,我敢说比起如今中书协举办的国展中某些获奖作品还要养眼些,甚至让人觉的更靠近艺术些,细细品味,郭先生这两段作品颇有老一代漫画家华君武先生漫画里题字的味道呢!

回答的最后,我这么总结一句吧,郭德纲先生的两幅作品不属于中国传统书法范畴,但其中凝结了许多郭德纲先生独特的幽默、趣味元素,可以看做两件闪耀着智慧光华的文化艺术小品!顺祝题主愉快!

人如其字生动形象,郭老师的书法妙趣横生就像极了他的相声,有独到之处。但相声一门语言艺术是一种表演形式,而书法是一门书写艺术,一个靠嘴一个靠手,两者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想要做到极致都需要勤学苦练,艺术难同于别类,希望郭老师在相声艺术世界里发扬光大,德艺双馨,但论书法就像您相声里说的“相声界的小学生”一样,还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相声后来者居上,书法居上有来着。

郭德纲画的这不能叫书法,只是“郭氏相声体”的毛笔字,或者说是“郭氏表情包”,没有艺术欣赏价值!

为什么不能叫书法?

首先,这是画出来的,并不是写出来的,不具备书法用笔、结字、造型的基本要求。写出来的叫做字,画出来的可以是画,也可以是美术字,还可以是非书非画。像“德刚”两个字,就已经没有了字形,或者说突破了常规的字形,变成了一种符号。

其次,郭德纲画的这个不能归为什么字体,甲骨文?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哪一体都算不上,所以不能归为书法。有人说,郑板桥写的那种不也是不能归为某种字体吗?不!人家板桥体那是用隶书参以行楷,是一种融合的“六分半书”,依然遵从书法的用笔和造型规则,与郭德纲画的有本质区别。

最后,郭德纲这个说是画出来的“郭氏表情包”最为合适,很有个人特色,带着浓浓的德云社相声味道,表情很夸张,略带卡通形象,有时装呆萌,有时像抽风,与郭德纲的气质、表情非常相似!

总结为一句话——

“郭氏表情包”,看起来有点“骚”!

看过以后,觉得郭德纲的相声表演天赋真是炉火纯青,不仅表现在口头上,还可以表现在画字手艺上了,真好!来来来,同意的点个赞!

没有

郭德纲的书法是自创的,在传统的书法当中加上了个人的理解和创新。和他的相声一样,一看就很幽默,也很可爱,比较亲民,当然有艺术欣赏价值,比那些书画展里面看不懂的名字画强太多。

郭德纲的书法有很大创新

郭德纲的书法与传统书法大家的作品还不一样。他的这种属于信手涂鸦,完全是自创的,业余时间拿来练笔的。

郭德纲空闲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读书,读过不少书籍,其中就有书法和收藏。他的家里有很多古董,一般人根本看不懂,甚至不感兴趣,但他却情有独钟,足见他对这一套有所研究。

正如书法一样,总能悟出自己的心得,虽然也临过贴,但习惯创作了,自然就有了自己与众不同风格的字体。

乍看一眼郭德纲的书法,与平时在书画展览馆里面看到的书法差别很大。

郭德纲的字看着简单质朴,幽默感十足。字体和他的身形很像,胖胖的,矮矮的,很可爱。这种打破传统的写字方法还是比较少见的,也只有郭德纲才能做得到,因为他喜欢创新。

就如他的相声一样,尽管从小学习了很多传统段子,但后来表演的时候与时俱进,加入了许多现代元素,才能让观众那么喜欢。

郭德纲的书法很亲民

字画艺术一直都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如同现在的主流相声。往往都是出现在比较大型的正式场合,但普通百姓看不懂,也不太敢随便评价。

郭德纲的书法就不一样了,采访一下街上的大妈,她都能说出来两句观后感,非常亲民。如同他的三俗相声一样,没有太多高深的理论,素材就是来源于平常百姓的生活,容易达到共鸣。

现在很多名人明星都喜欢舞文弄墨,但却与普通民众的距离很遥远,别人欣赏不了,更接触不到,有的还要卖钱,甚是讨厌。

但郭德纲的书法就不一样,至少不做作,轻松随意。普通人欣赏他的字体,就像是在听他的相声一样,很放松,身心愉快,简单易懂。比欣赏那些孤芳自赏的所谓大家的作品,更加有意义。

郭德纲的书法如同他的人一样,看着就很欢乐,很接地气,不知不觉就有欣赏的冲动。

郭德纲的书法有艺术欣赏价值

真正的艺术是存在于民间的,而不是高高在上。能让普通大众都喜欢的,有美感的,就是有艺术欣赏价值,比如郭德纲的书法。

郭德纲并不喜欢别人给他什么什么家之类的称呼,他自己都说了,就是写着玩儿的。何况自古以来的书法大家都是苦练多年,而郭德纲练书法的时间是很少的,每天忙着说相声唱戏,只是偶尔玩一下,他肯定不是书法家。

但他这种比较另类的书法作品,还是有一定的艺术欣赏价值。

虽然说郭德纲不是专业的书法人士,但他对书法也在行。他把相声的元素融入到自己的书法作品当中,见字如见人,一看到字体就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喜感,是一个很大的创新。不像以前的那些书法太严肃。

郭德纲的这种风格在传统的书法当中是没有的,开创了先河,是有艺术欣赏价值的。

郭德纲现在又是名人,他的这些作品当然也有收藏价值。

书法分为:名人书法和书法名人??[呲牙]名人书法,体现的是名人。书法名人体现的是书法。

就如他的电影一样

这年头你不会写书法你能叫个名人?你看现在那些有派头的人物,哪个不展示一下自己的书法,在这题个词,在哪留个墨宝,风流儒雅,冠盖中华,要不是禁止在月球上题词,他都能给你写到月球上去。有些子个名声在外的,趁此收取笔墨费,成为一个创收的重要方式,更重要的,天下名山大川尽留其名,每到一地,总能看到自己清新隽永的字体,友人提醒,自己心中便有蝴蝶在飞舞,但憋红了脸总要装出一副很谦逊的样子,以便不负圣人的教诲,最主要的,不能毁了自己谦谦君子的形象!

不瞒您说,其实书法也是我的一技之长,曾经在北京大学250年校庆前夕,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北大。门卫热情地接待了我,他问我来做什么,我说我来为北大题词,他非常惋惜地说,“下辈子吧,啊!”

现在说实话,写毛笔字的名人实在太多了,按说这应该是好事,说明大家对祖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和不俗的趣味,况且写毛笔字确实是修身养性的一个好方法,可是那帮爱炒作的媒体总是要故意夸大其辞,把那些名人夸得跟一朵花似的,在社会上掀起浮躁虚荣的风气,过度地占据公共舆论的资源,攫取人们眼球,让人一看到这种新闻就觉得反感,心中不由得升起厌恶之情,觉得这帮人真是无聊透顶。

偶尔听到某位名星写了一手漂亮的书法,乍一听,还挺意外,觉得他真是多才多艺,可是后来听得多了,这名星被曝写书法,那名星被曝也写得相当不错,遍地开花,这时候忽然有点觉悟,原来是白菜价,由此可见,这其实也没什么技术含量,用不了多少功夫看起来也就人模狗样的了。

大凡想要出名的人和物,已经出名还想更出名的,总要找个名人靠一靠,合个影,留个墨宝,日后好在人前显摆,以示自己交友广泛,身份不一般。要是做生意的,肯定要大幅放大,裱于店前,来吸引顾客的注意,提高店面的档次,至于字到底写得好不好那都是其次,重要的是用人家的名气。正因为有这种需求,所以名人们也就甩开了膀子玩了命的写,恨不得给每条街道都提个名,以彰显自己的广泛影响。最可气的是有些长得肥头大耳的,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整天舞于人前,写些子个人都会写的字,自以为别人都很喜欢他,满脸淫笑,真想踹他一脚,以表达自己真实的感情!

不过也有些子个名人对书法热爱到痴迷的程度,潜心钻研,勤练不息,在工作之余,一不留神,竟然练出个赫赫有名的书法家出来,单凭书法就足以在史上留名,这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鲁迅与毛泽东了,他们对自己所热爱的事情总是充满了热情与韧劲,久而久之,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把许多专业人士都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这不比哪些蜻蜓点水,把大量时间都用在饭桌上和练习怎么劈腿的名人,这种人能写出有精气神的作品?打死我都不信!

作为艺人,广泛涉猎,丰富自身,对自己开阔视野提高水平益处良多。郭德纲作为相声演员,其艺术水准无可置疑,但就其书法作品而言,陶冶情操,自娱自乐足矣,和其相声水平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尽管如此,其书法作品仍可能得到民众的喝彩,但这更多的是对其相声成就的肯定,显然是一种爱屋及乌。相信郭德纲能够心如止水,保持冷静,客观对待大家的厚爱,更不会头脑发热,感觉良好,俨然以书法家自居。郭德纲的经历决定了他具备这修养,他不会糊涂到不务正业的程度。

有文化研究价值,艺术欣赏价值不大,但能进入文化市场流通畅销,郭老师的字最起码有象形字的特点,让人有情切感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郭:大伙儿今儿来呀,主要是看您来了。于:看我?郭:于谦。于:是我。郭:中国相声界了不起的演员。于:有什么了不起的呀?郭:我崇拜的偶像。尤其是今天,让我感动,于老师是带病来演出的。身体不舒服,不太爽。尤其是这个病,都破了相了。于:什么病?郭:痔疮。于:痔疮破相啊?郭:不完整了。于:没听说过。郭:好哇。羡慕您。向您学习。说相声的不容易,比不了歌星,比不了影星,比不了大腕。人家做一个广告挣两千万,我们演一千场,挣200块钱。于:那是您。郭:净喂了嘴了,不挣钱哪。一听到晚的比什么都累。拿昨天来说,下午一场,晚上一场。晚上这场散了就10点了。到家11点,吃一口东西2点。于:是吃一口东西么?郭:好几口。喝点儿水3点。洗个澡4点。把床弄好了5点。把枕头弄正了6点。钻进被窝7点。一闭眼8点,又起来了。于:好嘛。不至于,您说得太邪乎了。郭:这么辛苦,还不挣钱。一天到晚的,这日子没法过。没法儿。早晨一睁眼,盐汤就跟我起腻。于:等会儿,盐汤是谁?郭:(转过身直视着于)儿子!于:叫谁儿子?那是你儿子。郭:(指于)不厚道,这人。于:谁不厚道。郭:我儿子的名字叫盐汤。于:怎么叫盐汤啊?郭:留到哪儿,哪儿嫌。于:人缘不好。郭:一睁眼,“爸爸我饿呀!气得我呀,哼(作扇耳光状)。于:打孩子干嘛?郭:“去年没吃饭?于:去年?管一辈子是怎么着?郭:一打他,纲太不干了。于:纲太又是谁?郭:我媳妇。于:怎么叫纲太呢?郭:郭德纲的太太。于:哎呀,糟尽了一味好药。郭:讨厌!搅和我,本来挺好的情绪。我媳妇不干了:“打孩子干嘛你?打孩子干嘛?有能耐给孩子奔饭去!于:这对。郭:起哄嘛!我妈坐在那儿念讪音:“没儿子吧,我倒吃得饱饱的,有儿子,把我饿起来了。我说:“妈,这可没有啊,这叫跟这儿起哄。哪天饿着您了?不就是—于:今儿饭晚点儿。郭:—这礼拜没吃吗?于:一礼拜啦!郭:我们正在全家欢乐的时候…于:什么全家欢乐呀。郭:盐汤哪儿去了?盐汤!(四处找,最后对着于)盐汤!于:往哪儿?找你儿子去。郭:盐汤丢了。赶紧出门找。把我气的呀。于:怎么了?郭:上对门看嘴去了。于:看人吃饭去了。郭:大院儿,对门住一老太太,带着孙女,娘儿俩过日子,今天包饺子。孩子过去看,怎么和的馅,怎么擀的皮,怎么包,怎么煮,怎么捞,夹在这儿吃,孩子在边上看着。于:真细致。郭:你说这么大的人了,捞个三盆五盆的算什么呀?于:人家才包多少啊,娘儿俩。郭:比如说,我儿子上您那儿去,您包饺子,您怎么办哪?于:那错不了。准把宝贝儿抱到床上来:“跟这儿吃吧!郭:听见了吗?这也是人生父母养的话。于:怎么说话呢您这是。郭:老太太不给,还劝我们孩子:“宝贝儿,家去吧,别看了,一会儿烫着。看看就烫着?你还往嘴里搁呢你!于:别较这份劲啦。郭:把我气的呀。“盐汤!盐汤!别看了!饺子吗不就是?啊?你没吃过吗?孩子给我露脸!于:怎么说的?郭:“没吃过!郭:“那,那玩意儿是药材,知道吗?不能吃,吃完得艾滋病。走,跟爸爸走!于:不看了。郭:“咱那屋看炖肉去,走。于:这瞧嘴也换换口味。郭:走里头,后边老太太骂闲街:“宝贝儿,吃吧,咱们这叫饺子,奶奶吃一辈子了,也没得过艾滋病。有那依里歪活的,瞧一眼就得非典啦。于:给人老太太话招出来了。郭:太不像话啦!你就不懂得构建喝些社会吗?于:那场晚会的词儿就别搁这儿了。郭:不就包饺子吗?包!于:包。郭:包!包!于:包吧。郭:拿什么包?一分钱都没有。哪儿弄点钱去?怎么办呢?我当当行不行?旁边有个典当行。于:当去吧。郭:可以么?于:可以呀。郭:上那儿,得弄点新东西,太破太旧的不要哇。于:那倒是。郭:弄一大捆新的拿去了。于:皮袄。郭:炕席。于:炕席呀?郭:他不要,你知道吗?于:是不要。郭:皮货行不行?于:皮袄行啊。郭:皮货,灰鼠儿,没上过身,毛都直着。这行吧!于:这好。郭:“你看看这个?“不要!“你少给。“少给也不要!多讨厌,不要。于:这么好的皮袄不要?郭:要是皮袄就要了。于:什么呀?郭:耳朵帽儿。于:那是不要。郭:没上过身。于:那玩意,干什么用啊这个。郭:没钱怎么办呢?哎,让我瞧见了。街坊洗完了衣裳,搁在胡同口儿晾着。你这,现在是太阳出来了,一会儿下雨淋了怎么办呢?我都给他收起来了。于:好心眼儿。郭:“收破烂的!过来,来来来,都给你拿走,嘿嘿嘿。于:卖啦?郭:卖10块钱。省得下雨淋了呀。于:这是淋不着了。郭:好心眼儿嘛。10块钱,我又有钱了。买肉,买斤羊肉。于:做馅儿。郭:买根儿葱,买块儿姜,买白酒,买花生米,买蒜。回家让我媳妇剁肉,“院里剁去!院里!老太太家门口剁去。于:置气。郭:我是一个很有志向的人。“使劲剁,玩命剁。包蒜,砸得了,搁醋里边,点点儿香油,拿筷子和拢和拢,搁这儿。把酒拿过来,给不少!这一钱酒啊,不少。于:您打一钱酒喝呀?郭:再打钱就不够了。“盐汤!盐汤!嘿,喊你呢。把暖壶递给我。于:干嘛?郭:喝凉酒闹胃口。于:兑热水?郭:兑,兑,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有一口杯。于:喝吧,有点酒味倒是。郭:来俩花生豆。不能再吃了。于:怎么呢?郭:再吃没了。于:对,买不了几个。郭:等着。包吧!没面。于:没买面?郭:就10块钱。有馅没面了。从植物学的角度说,没面,包不了。于:从什么角度上它也包不了。郭:怎么办呢?想主意呀。门口有个杂粮店,经理姓赵。都管他叫“面赵”。我认识他。先跟他那儿赊几斤面,倒下钱来再给他。好主意!找他去了。门口站着呢。挺敦实,花卷头,戴一大眼镜。鼻子挺红的,酒糟鼻子,跟草莓似的。于:太厉害了。郭:跟那儿站着呢。“嘿,赵经理,你越来越精神了。红光满面,鼻子又见长,草莓大丰收。于:挤兑人家干嘛呀。郭:“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旺盛达三江,今年这个亿万富翁排行榜得有您,哈哈。“谢谢啊,哈哈哈,不赊面。于:得。郭:“这可没有。这可没有。我没说赊面哪?我刚跟这儿站着,逗不对啊,老街旧邻的你拿我开玩笑,得!于:怎么?郭:“今儿非赊出10斤面不可!于:您干嘛来了?郭:“不给也得给。不给,咱俩人没完!给面!“没有!于:就不赊。郭:“这可不对啊!正着急呢,一回头,来了几个朋友。也是咱们文艺界的。搞乐队的。白天鹅乐队。于:白天鹅乐队?郭:白天就敢讹你。于:好嘛。愣抢吗这不是。郭:拿着各种乐器。有一根弦的。于:那叫独弦琴。郭:两根弦的。于:二胡。郭:三根弦的。于:三弦儿。郭:四根弦的。于:没见过。郭:电线杆子。于:电线杆子?郭:哪有这么些弦儿啊。于:是啊。郭:“来来,哥儿几个,弹琴,拉起来,我给经理唱一个啊。哎—子丑寅卯太阳开,卧龙岗上盖宝宅,协天大帝当中坐,五路财神进宝来。一送金,二送银,三送摇钱树,四送聚宝盆。摇钱树上拴金马,聚宝盆里边站着银人。银人手托八个大字:招财进宝日进斗金。(注:唱这一段儿,嗓子真不错。于:好,嘿。郭:“发财吧您哪!赵经理,大发财吧。草莓还得长。于:这叫唱喜歌。郭:“唱得好!不赊面!于:还不赊?郭:这么高调门你都不赊面。于:白费劲了。郭:再给他来一段!再唱不唱这段了。于:不是喜歌了?郭:改丧歌了。于:丧歌怎么唱?郭:“一进门来丧气多,丧门吊客两边陪着,掌柜的一会儿AIZI病,学徒的一会儿得了噎嗝,正念丧,看明白,空中又来五路阎罗,牛头马面头里个走,火神爷就在那后边跟着,今天不赊10斤面,一会儿粮店就着火。倒霉去吧,赵经理!倒血霉去吧。要着火啦。后院已经冒了烟了!于:您这嘴太损了。郭:气坏了。“给他给他给他,给他拿,让他走,讨厌!于:给了。郭:早给不完了吗?于:就是啊。郭:回家,跟我媳妇:“和面!和!坐这儿,喝我这酒。于:接着喝。郭:我媳妇和面,一边和,一边骂街:“这个面哪,没法儿包。于:黑面?郭:棒子面。于:棒子面啊,那是没法儿包。郭:这没两下子,棒子面你能包得上吗?于:那也包不上啊。郭:它合不到一块儿。于:对。郭:这怎么办哪,不拿劲儿。(转身对于)“盐汤!于:您叫您儿子,最好冲那边,成不成?好几回了。郭:(转身朝另一侧)“盐汤!给,拿5毛钱,上门口买5毛钱麻菿。于:您这可不对,买麻菿干嘛?郭:知道麻菿干嘛使的吗?于:搪炉子用的。郭:对,弄好了,不拔绺。搪炉子都不拔绺,包饺子能拔得了绺么。于:搁面里头啊?郭:一样使。于:哦!郭:这个科学道理是一样的。买回来,搁在面里包,这可不能煮,这得蒸。于:对,一煮就散了。郭:一和拢散了。棒子面粥氽丸子,没法儿吃。蒸。上笼屉蒸。大饺子。等着。20分钟,一揭屉。于:好了。郭:一锅刺猬。于:啊,怎么刺猬?郭:毛都支起来了。于:麻菿全立着。郭:怎么办呢?不要紧的。等20分钟。我上门口那发廊给你们借推子去。于:那干嘛用啊?郭:咱们给饺子按个儿剃头。于:给绞下去。郭:没多远,胡同口,有一个发廊,一拉门,里边出来一女的。“啊,这不是说相声的郭先生吗。郭先生,你很少到我们这个地方来。有什么事情吗?我说:“大姐,借推子使使。“我们这儿没有推子。“剪子也行啊。“我们这儿没有剪子。“剃刀也行啊。“我们这儿没有剃刀。于:怎么全没有啊?郭:“梳子得有吧?我把它拢直了吃也行。省得扎嗓子。于:借一把。郭:“我们这儿没有梳子。于:得。郭:我眼泪都下来了。还是穷人多呀。“我说你们这儿都有什么呀?“我们就一张凉席。“哦,不容易呀,不容易。我别处借去吧。刚转身,不对,什么都没有,你这买卖怎么干的?于:说的是呢。郭:干了2年了。于:开什么发廊啊。郭:“好,你进来看看就行了。揽着我进来了。“别揽着我,让我媳妇瞧见。进了里间屋,里边还一间屋呢。最后这么一瞧啊,地上有一凉席,有一枕头,这边一电炉子,窗台上搁着油盐酱醋,醋瓶子,油瓶子,酱油瓶子。这怎么回事啊?“这是我的工作间,和我的厨房。“工作间?平时我没来过你们这儿,剃头都3块钱一个,这有意思。“你平时不上我们这儿来呀…”“咱别逗啊!老街旧邻,都知道我,我玉洁冰清。于:你跟人说这个干嘛?郭:“别闹啊。我..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郭德纲醋点灯文本
  • 求 郭德纲相声 《我是文学家》台词
  •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是谁说的?
  • 郭德纲《文章会》台词
  • 求郭德纲此相声名称台词
  • 各位大哥帮我讲讲李菁和奥运的故事~
  • 郭德纲白事会台词
  • 求一个搞笑相声
  • 求郭德纲 相声《东游记》的台词
  • 郭德纲 文武双全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