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下一届总统会是谁?为什么?

乔治·华盛顿是美2113国首任总统(1789~1797年),美国独立5261战争大陆军总司4102令。1789年,当选为美1653国第一任总统,1793年连任,在两届任期结束后,他自愿放弃权力不再续任,隐退于弗农山庄园。华盛顿被尊称为美国国父,学者们则将他和亚伯拉罕·林肯并列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本回答被网友采纳,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年2月211322日-52611799年12月14日)1775年至1783年美国独立战争时4102大陆军(Continental Army)的总司令,1789年成为美国第一1653任总统(其同时也成为全世界第一位以“总统”为称号的国家元首),在接连两次选举中都获得了全体选举团无异议支持,一直担任总统直到1797年。   华盛顿早年在法国印第安人战争(French and Indian War)中曾担任支持大英帝国一方的殖民军军官。之后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率领大陆军团赢得美国独立,他拒绝了一些同僚怂恿他领导军事政权的提议,而回到了他在维农山(Mount Vernon)的庄园回复平民生活。   在1787年他主持了制宪会议,制定了现在的美国宪法,并在1789年,他经过全体选举团无异议的支持而成为美国第一任总统。他在两届的任期中设立了许多持续到今天的政策和传统。在两届任期结束后,他也自愿的放弃权力不再续任,因此建立了美国历史上总统不超过两任的传统,维护了共和国的发展。之后他便再次恢复平民生活,隐退在弗农山庄园。   由于他扮演了美国独立战争和建国中最重要的角色,华盛顿通常被称为美国国父。学者们则将他和亚伯拉罕·林肯并列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乔治华盛顿,乔治华盛顿,林肯www.mh456.com防采集。

美国下一届总统会是谁?为什么?

如果不出现特别重大的意外事件,美国下届总统非特朗普莫属。不是因为特朗普优秀,而是民主党依靠传统方式将无法战胜特朗普。

一、美国第(不是弟)一任总统: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1732年2月22日—1799年12月14日),美国杰出的资产阶级政治家、军事家、革命家,美国开国元勋、首任总统。华盛顿由于扮演了

民主党现有19位候选人,年龄最小的是37岁的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布塔朱吉。当有人质疑他的资历太浅时,他反驳说:“我们可以凭借资历和传统手段战胜特朗普吗?”

奥巴马的可能性大,理由: 1、奥巴马的就业政策颇受民众拥戴 2、奥巴马代表着平民阶级,经济危机本来就是富人搞出来的4、在野党还没有找到奥巴马的软肋,因此,美国人不愿意冒险去换一个新总统。

而此前一直对民主党内竞选不发表意见的奥巴马却在本月连续三次发声,又是给候选人“指路”,又是提出“告诫”,甚至让候选人扪心自问“你能赢共和党的候选人吗?”结合当时的语境,奥巴马的意思就是告诉那些候选人:为了民主党的利益,如果没有把握获胜,就该退出。种种迹象表明,就连民主党自己都对赢得大选“信心不足”。

然而,近20年来的美国对华关系历史显示,美国的总统竞选往往严重扭曲中美关系。竞选期间各候选人大都对中国采取过于强硬姿态,当政后迫于现实则在半年到一年内大幅缓和对华关系。奥巴马看来也在重蹈这一

11月24日,前纽约市市长,彭博社创始人,亿万富豪迈克尔·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选。他发誓要“击败特朗普并重建美国”。这仿佛给民主党的选情打了一针“兴奋剂”。然而,民调却显示,布隆伯格同样无法战胜特朗普。因为,即便是在民主党内,他也无法胜出。有人将布隆伯格与特朗普“对比”,发现布隆伯格只有两项超过特朗普,一是布隆伯格比特朗普钱多(布隆伯格身价555亿美元,而特朗普只有43亿美元)。二是布隆伯格比特朗普岁数大(布隆伯格77岁,特朗普73岁)。至于亲民主党的美国媒体所宣传的“布隆伯格将会给美国民众带来更多经济利益”的说法,毕竟还只是“大饼”。关键是,布隆伯格在民主党内胜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11月20日晚,民主党内初选亚特兰大站的第五场辩论结束,民调显示,拜登、沃伦、桑德斯仍然名列前三位,分别是27%、23%、19%的支持率。从民主党的内部竞选开始,这三个人就一直排在前三位,这可以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说明民主党内的选情“很稳定”,或者说是“波澜不惊”。二是说明民主党的候选人中没有“亮点突出”之人。说的再直白点,那就是“没有特色”。仅此一点,他们就很难战胜“个性鲜明”的特朗普。再者,这三位领先者要么是“老气横秋”的建制派,要么是有点极端的政治正确者,他们的“优势”几乎都是政治层面的,经济是他们的弱项。为此,奥巴马在见面会上呼吁候选人要“面对现实”。奥巴马口中的“现实”,所指的就是“经济和民生”。由此可见,就连奥巴马都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太过于侧重“假大空”的政治理念之争了。相反,特朗普却在仅仅抓住“经济选题”不放。这种“反差”会使民主党候选人“苍白无力”。

自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以来,虽然在国际问题上屡屡遭到诟病,但经济数据成为了他的“救命稻草”。两年多来,美国的GDP一直保持在2%以上的增长率,失业率维持在3.8%以下。即便是在全球经济下滑的第三季度,美国的GDP增长率仍然达到了2.1%,超过了预期的1.9%。股市虽有波动,但总体是“上扬”的。根据美国选举的历史经验,举凡总统连任的竞选称之为“小选举年”;而凡是一个政党已经连续执政两届的选举则称为“大选举年”。通常情况下,小选举年拼“经济”,而大选举年拼“政治和政策”。特朗普将代表共和党进行“连任”选举,显然,2020大选是“小选举年”。毫无疑问,美国2020年大选拼得是“经济”。特朗普有现成的不菲的经济“数据”,而民主党候选人在竞选辩论时即便说的“天花乱坠”,毕竟也只能是“水中捞月”。

从选情上分析,尽管特朗普的“负面新闻”不断,但特朗普的“基本盘”始终保持在40%—46%的稳定区间内。而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率却一直处于“忽上忽下”的波动状态,这是选举中的“大忌讳”。比如,曾一度有民调显示,即便是民主党排名前三位中的任何一位候选人“出战”,都可以轻松战胜特朗普。可是,好景不长,这样的民调仅仅维持了两周时间便又回归了“低位”。沃伦的支持率曾一度“碾压”特朗普,可是,现在却又呈“断崖式”的下跌状态。民主党曾冀望“弹劾案”提振士气和提高支持度,然而,现实却很“打脸”。随着弹劾案调查程序的启动,民主党的选情却呈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这既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弹劾案是把“双刃剑”。

本来,拜登是可以和特朗普“一较高低”的,但随着“电话门”爆出和“弹劾案”程序的启动,拜登基本上失去了获胜的希望。更可悲的是,即便如此,拜登仍然在民主党内处于领先地位。这说明什么?说明民主党内确实找不到一位足以和特朗普“大战三百回合”的“有棱有角”之人。尽管布隆伯格的参选似乎给民主党带来“新鲜空气”,但77岁的他实在不比特朗普更有“朝气”。面对民主党几位候选人支持率的“稳步下降”,民主党的选情其实已经“告急”。假如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还没有“重量级”人物出现的话,仅靠这19人中选出一人与特朗普“对决”,不仅会输,而且可能会输得“很惨”。而在接下来的不多时间里,民主党的第20位候选人会出现吗?

凡事无绝对,根据民主党内部的候选人情况,根据美国的现实状况,根据民主党大佬们“有意无意”间释放出的信号来分析与判断。假如弹劾案没有重大进展,假如24日宣布参选的布隆伯格仍然不能使民主党的选情有起色的话,民主党很可能会在最后关头“强行”推出一位大家既“熟悉”而又认为“不可能”的第20位候选人。这个人就是“为总统所生”的希拉里。其实,早在上月底,希拉里的丈夫克林顿就已经亲自为希拉里可能的复出“放出”试探的“气球”了。当时,在一次小型访谈会上,克林顿指着希拉里说:“她可以参选任何职位,而我却没有资格再参选美国总统了!”而现在,奥巴马也“关心”起民主党的选情了,并且又是呼吁又是告诫。克林顿和奥巴马这两位民主党前总统的“有意无意”的谈话,似乎都在表明民主党的选情“不容乐观”。而希拉里如果“出山”的话,即便是仍然无法战胜特朗普,但差距笃定不大。因为,民主党不想输得“太难看”。

美国的下一届总统不论是谁,对中国来说都无所谓。美国不论谁当总统,对中国都不会友好,他们的霸权主义,打压中国的狼子野心都不会变。中国只要做好自已的事,富裕强大了才是最关健的。

2020年的美国大选注定是热闹的,因为这是美国社会高度分裂后的一次大选,将决定着美国的下一个四年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民主党由于群龙无首,并且缺乏统帅级候选人,无论是谁出线,与以逸待劳的共和党候选人竞争,成功的概率比较低,基本上不会再出现黑天鹅事件,大统领将再次击败民主党人,实现连任的可能性比较大。

明年的美国大选既是美国人自己的事情,同时,大选结果将会对国际社会产生广泛的重大的影响。因为不仅仅是美国仍然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也是由于这次大选更像是“伟大的美国”与“分裂的美国”的这两种意识形态的一次较量,大选结果决定着未来四年美国的发展路线。

这两年半以来,民主党对大统领及共和党的发展方向、路线极为不满意,批评与反对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共和党与民主党陷入恶斗而无力自拔,美国社会分裂成两大泾渭分明的阵营,彼此间尖锐对立,就像两个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似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2018年11月初的中期选举中,高举新自由主义大旗的民主党却涌现出了一大批极右翼的民粹主义国会议员,也崛起了一批左翼的总统参选人,对美国的政治、社会生活都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

因此,这一届的民主党很分散,一盘散沙,群龙无首,缺乏一呼天下应的实力,即便是在数轮的初选辩论中脱颖而出的前副总统拜登、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参议员桑德斯,都不是统帅级别的参选人。

即便是最近宣布参加大选的超级富豪、纽约市前任市长、彭博社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在影响力上,也没有比上述三位参选人强多少。所以,无论谁出线,获得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的提名,都很难创下2016年总统大选时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那样的竞选成绩,想打赢大选比民主党人想象得更加困难。

去年11月初的中期选举后不久,共和党就早早地宣布提名大统领出任2020年大选的候选人,为了应对明年的大选,共和党异常团结,全力以赴地支持大统领,因此,大统领这两年半来的执政虽然磕磕绊绊的,并且深受通俄门、通乌门、众议院民主党的弹劾调查等事件的影响,却奇迹般地屹立不倒,让人惊讶、佩服。

2020年即将到来,大统领以逸待劳,并且得到了全党的拥护与支持,并且拥有强大的行政资源,比民主党的候选人——无论是谁获得提名,优势都相当明显,因此,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不会像2016年的大选那样,出现“黑天鹅”事件,大统领当选,连任的概率更大。

美国下一届总统是谁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那是美国所有人关心的,总统对他们来说,关系到他们国家的兴衰,百姓生活的吃穿住行。美国下一届总统无论是谁,他对全世界其它国家影响不大,影响最大的就是美国利益。即使美国要向其它一个国家开战,美国总统没有独裁的权利,它只有在美国几个权力极构的组合下才能试施。下一庙美国总统无论是谁,他在治政期都会衣美国的利益高过一切!所以,中国人不必考虑下一届美国总统是谁!

无论是谁当美国总统都不奇怪,就是选只猴子当美国总统也是美国人民投的票,有美国宪法约束他,有美国高度的民主制度管着他,只要你不合适当总统美国人民会立刻换掉你。

美国总统多数是财团的工具。偶尔出几个我行我素的,又是些不靠谱的高级流氓。

美国的选民已经在大缸里被腌太久,想弄点花样,结果自食其果。

美国人想选个好总统的愿望值得钦佩。但诺大个美国,既使寻天索地,也只能从说大话.说狂话的人中闭着眼牵出一位了。

但凡美国的当官者,没有几个不是疯狗,谁当选都改不了吃屎,改不了霸凌天下,改不了遏制中国,改不了干涉别国内政,改不了全世界驻军,改不了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

不管是谁当总统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对华的策略不会变,都会继继打压中国,他们骨子里生来就仇视中国,不愿看到中国的崛起所以管他谁当总统都一样,这是他们的本性。

美国哪个当总统不重要一本质都是:霸权、侵略、干涉别国内政、掠夺世界财富;极力揭制中国发展壮大。重要的是我们中国顶住各种压力不断的持继发展壮大,才是硬道理!,不惹事,不怕事!

美国的政治制度,谁都可以做总统,包括我。不信?让我试试。而且我肯定做的很好。

美国的下一届总统必然会是位女性总统!这位女总统对中国的态度会比之前的几任总统温和一些。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还会是老马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下一届的美国总统谁将会是谁?为什么?
  • 美国第一届总统是谁
  • 美国的下一任总统将会是谁呢
  • 请问,美国下一届总统是谁?
  • 美国弟一任总统是谁?首都为什么叫华盛顿?
  • 请问,美国下一届总统是谁?
  • 美国下一届总统可能是哪些人
  • 下一届竞选美国总统的华人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