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为何在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

这是宋朝立国就带来的问题。赵匡胤通过兵变从柴进孤儿寡母那里抢来皇位,就怕别人也学他的样子,所以他杯酒释兵权,拿掉了那些将领的兵权。这就造成了将领不了解士兵,士兵也不爱戴将领,这样打仗的时候哪里会有战斗力,所以屡战屡败www.mh456.com防采集。

宋朝为何在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

公元960年,后周皇帝柴荣的宠将,殿前禁军统帅赵匡胤于陈桥驿黄袍加身,代周建宋,北宋统治政权由此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所以在鸦片战争中的几百次战斗中,只有两次战场上清军人数多于英军,其他战斗英军都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 5、战争动员。清朝是历代王朝最不扰民的。从来没有徭役制度。使得清朝不能动员民众进行战斗。即使

北宋王朝在立国之初,就秉承了周世宗柴荣励精图治,馀剩未尽的威力,经过先南后北、“缓进急战”的战略部署而统一了半壁江山。

对外战争不仅仅拓宽疆域,还有一点就是外族入侵导致的对外战争!你不战,就会烟消云散!望采纳!

可是,赵宋王朝在和东北地区由契丹人建立的辽朝政权乃至崛起于西北之地大夏国政权的长期周旋对立中,北宋却是一直败在下风,处于劣势,而败多胜少。

君子馆之战发生于986年(辽统和四年,宋雍熙三年)冬,在宋辽战争中辽军攻宋瀛州(治今河北河间),于君子馆(今河北河间西北)大败宋军的一次作战。宋军在天冻无法使用弓箭的情况下被辽军击败,刘廷让的

赵宋与契丹的之争,首先是源于疆域所属的问题,也就是“幽云十六州”统治权的纷争。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计算的,估计打退敌人进攻也算是胜利了。毕竟边疆每年打个几次小仗都还是有的。

众所周知,“幽云十六州”的军事价值,自秦汉、魏晋南北朝、唐朝时期就一直是极其重要的边陲重地,原隶属于中原王朝所有。

公元936年(清泰三年)间,五代十国时期,开辟后晋政权的后唐政权大将沙陀族人石敬瑭起兵反唐,后唐兴兵讨伐,大军兵临城下。

石敬瑭则受困于太原城,在内忧外困之际,向辽国皇帝耶律德称臣纳贡,为了能得到契丹人的帮助,而把雁北地区与华北平原上的十六座军事重镇,大手一挥,拱手献给了契丹政权。

公元979年(北宋太平兴国四年)间,北宋太宗赵光义统帅三军御驾亲征北汉政权。

北汉末主刘继元献城而降,立国二十八年的北汉政权自此亡国。北宋在消灭北汉之后,乘势北上,欲借歼灭北汉之余威就势攻陷幽州之地。

但是,公元979年和986年间,宋辽政权在幽州地域先后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军团鏖战,最终皆以北宋大军全面败北而告一段落。

从此,赵宋王朝由主动攻击变为战略防御,至宋亡,也未在主动击之。

公元1004年(北宋景德元年)间,辽国太后萧燕燕和辽圣宗耶律隆绪亲率契丹铁骑再次纵深踏入到了中原腹地,大军兵临澶州城下。

北宋王朝迫于形势所迫与辽国签署了城下之盟,采取向辽国进贡岁币的形式来交换暂时性的政局安定。

(宋朝每年送给辽国十万两白银,二十万匹绢。宋真宗赵恒与辽圣宗耶律隆绪结为异性兄弟,并尊称辽国的萧太后为婶母。此次事件发生于澶州,因而称之为“澶渊之盟”)

宋夏之争!

但是,伴随着西北地区党项拓跋氏族的崛起,宋朝和西夏政权之间“战与和”一直是北宋王朝外交政策的中心焦点。

公元1038年,党项族魁首李元昊建国称帝,立国号为大夏,宋夏之间的诸多矛盾也日益激化频发。

公元1040年,西夏的党项大军屡次发动攻宋战争,先后在三川口之战、好水川等一系列战争中连续战胜北宋军队。

公元1048年,元昊之子,西夏太子宁令哥在没藏皇后之兄,国相没藏讹庞的唆使下持刀弑父,西夏政权过渡到李谅祚,李秉常两朝。

公元1071年,由于西夏内部政变不休,北宋统治者决定部署五路大军伐夏,但依旧是被西夏所击败。

最终,北宋因为战败所迫,为换取西夏王朝能息兵休战,再次复用进贡岁币的方式向西夏妥协。

公元1127年(靖康二年)间,北宋王朝战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个阶段,金国的大军一举攻陷北宋京城,劫持了宋徽、钦二帝等众多大臣与百姓,北宋政权自此沦亡。

不得不说,北宋王朝自建国到灭亡,一个存在了大约一个半世纪,期间频频与辽朝、西夏、金国等政权爆发了诸多的大小兵戈争锋。

但是,北宋却是败多胜少,究其原因是为什么呢?

首先,站在客观规律而言,宋朝军队的战斗力量远远逊色于一直游牧于北部地区的骑兵。

因为,活跃于西北地区的党项羌、崛起于东北地区的契丹、女真等皆是游牧民族,其具有机动灵活、善于骑射的特点,站在军事角度上来看,这种特征属于是集团化的骑兵作战体系,所以在旷野地带开展大规模的奔袭作战中拥有绝对性的优势。

鉴于北宋王朝没有足够的马匹,北宋军队仅能以步兵为主,部队在跋山涉水后征战于地势险要却又非常不熟悉的地域环境中,自然也就难以施展出自身的优势。

另外,由于“幽云十六州”等军事要地均隶属于辽朝,以至于北部地区的天然边防屏障尽失。

阴山山脉、燕山山脉、恒山山脉,本是中原历朝统治政权历防范东北地区各游牧民族进犯的天险边防,在其陷落北方政权后,游牧于东北地区的辽金铁骑可以随心所欲地驰骋南侵,所以,北宋军队无险阻可据守,自然难以与之对抗。

所以,客观来讲,北宋王朝显然已是处于极为不利、甚为严重的一种环境与形势下,可是若是站在主观意识形态上来加以剖析,宋所处于的境况貌似甚是不利。为何这么说呢?

首先,拿第一次幽州之战来说,宋太宗赵光义攻陷北汉太原之后,轻率盲目、恃勇轻敌,没有顾及将士们的疲劳不堪,仓促北上。其最终的结果则是停顿困于坚城之下,故未能及时有效地阻击敌人的增援之兵,以至于宋军遭受腹背夹击,导致宋朝大军全线溃散。

其次,在第二次爆发幽州之战时,恰逢北方辽国政权势力正盛,赵光义判断失误,自以为辽国主幼小、母弱,趁其之危,兴兵伐辽,结果又是大败亏输,赔了夫人又折兵,无功而返。

公元1125年,金国大军首次陈兵开封,围而攻之,得于诸路北宋勤王之师陆续驰援而迫于形势所迫北撤。

此时,北宋的执政者非但没能从中总结以往失败的教训,加以强化边防战备,反倒下令驱散诸路之增援之兵,卑躬屈膝,一味求和,最终导致金国大军修生养息之后,重整旗鼓,再度挥师杀来,致使北宋京都城破国亡。

根据以上之剖释,足以说明北宋王朝在战略部署指挥上,犯下了极其严重的决策性失误,这也是其频频在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的首要原因。

同时,北宋政权的军事轨制上的弊端亦是失败的原因之一。

人尽皆知,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及其弟赵光义皆是行伍出身,又是依靠军事力量而篡取的王朝,所以针对统御英勇善战,兵多将广的武将们持有防范戒备之心。

赵匡胤先是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劝退了一批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将;其后又创建了枢密院三衙统兵的军事制度,部署与实施了“发兵之权”与“握兵之重”兵事体制的分离。

“兵符出于枢密,而不得统其众;兵众隶于三衙,而不得专其制”。《靖康要录》

非但如此,北宋政权的统治者为了有效地预防边防将帅们拥兵割据一方,固守自重,又推行与实施了“更戍法”,致使“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非自然现象,形成了兵将互不相识的一种严重恶果。

又因为,宋朝时期的执政者奉行“重文轻武、用文制武”的国策。因而自宋真宗赵恒即位以后,采用文臣受命充任地方统兵的最高领导者来监督将领外出征战亦成常规做法。

另外,宋朝为了能削弱与制约诸武将的领导权,居然奇想天开,不切实际地独创出了“将从中御”的举措。

“将从中御”意指就是以阵图之法约束前线的统兵将领。

详情请参阅果儿的另一篇文章:

其意就是说在与敌交战之前,先是由帝王与朝廷的臣子们根据自己主观臆度拟定好的战略战术攻防阵图之略,将其交给前线作战的统兵武将,按照阵图之法依次排兵布阵。

因而说,这种荒诞失实的形式彻底地背离了军事作战指挥最基本的大纲。

毕竟,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北宋政权这种既不知己,又不知彼的行军布阵之法显然也是导致战争失败的罪魁祸首其一。

北宋政权推行军事轨制改革的最终目标无非是为了想巩固强化皇权对军队的掌控,以防御武将以下犯上,拥兵叛乱。

但是,从某种角度而言,北宋的这项革新举措,的确是显现了其厥功至伟的影响。

可是,这种统治者权力的强化怎是以放弃北宋部队战斗力为代价所交换而来的一种后果,其直接导致的恶果就是以北宋大军在外部战场上的懦弱无能。

最后,北宋王朝长期形成积贫积弱的现象,也是直接致使其对外战争发挥不力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人皆知,北宋政权本是经济强盛,文化繁荣,按理说,其与辽、金、西夏等政权相比较而言,是一个国力富足强盛王朝,不过,因为历史因素与实际处境等缘故,财政问题却一直捉襟见肘。

北宋王朝财政穷困的原因,是由两个方面的因素所导致。

第一、冗官冗兵的问题,北宋皇权在中央集权制度下,由于主观意识的日益膨胀,豢养了数量庞大的官员与军事力量,为此要担负着数额巨大的俸禄与军费开支。

虽然北宋军事数量庞大,但却源于军事轨制的诸多弊端而萌生出种种软弱无力的一种现象。

第二、岁贡的问题,北宋为了向辽国与西夏王朝年复一年地支付数额巨大的“岁币”,因而,日积月累导致繁重的“岁币”现象,引发国库空虚,民穷财尽,以至于国势再无繁荣富强之机。

妇幼皆知,任何的军事行为均凭借国家的财政作为依托,积弱积贫的北宋王朝既然没有办法为增强国防军事力量投入巨资,北宋政权武装部队战斗力的强化因而也就属于是无稽之谈。

感谢邀请。

赵宋出自于李克用的沙坨集团,沙坨集团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擅长玩重骑兵快速突击的战术,而且沙坨集团曾经打的辽太祖痛哭流涕,打的辽太宗只能骑骆驼逃命;到了北宋就再也没有重骑兵突击战术,而且战术越来越死板,严重依赖工事,可以说丧失了灵活性。

如果总结宋军的特点,可以发现宋军真是可爱的要死:

第一、战术上往往依托工事死守,这等于是主动放弃了战场主动权;

第二、步兵当中长矛兵的比例持续降低,只有十之二三甚至更低,相比之下弓弩等远射兵种占据了绝大多数,也就是,宋军步兵只有两三成甚至更少的重步兵,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不擅长肉搏的轻步兵;

第三、骑兵捉急,北宋并不缺骑兵,甚至达到了20万的规模,比契丹的骑兵还多,但是问题在于,北宋骑兵编制多,单位小,而且只是步兵的附庸,而且北宋骑兵和步兵一样,绝大多数的骑兵都是弓骑兵,只有一两成的骑兵是刀矛兵,也就是北宋重骑兵的比例只有一成;

而且不仅是北宋,两宋都不会养马,曾经有两百多头马养死了三分之二,仅得几十头小马驹,所以这就造成了后来的问题,就是骑兵缺马。

所以,宋军注定无法在野战中打败对手,因为宋军的对手共同点都是兵种齐全,编制合理,轻重步兵、轻重骑兵都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比例,所以在战场上能够有效配合。所以宋军往往被打的不敢野战,只敢守城。

而且宋军尤其惧怕重骑兵的墙式冲锋,毕竟宋军只会死板的防守工事,只要各兵种配合得当就会给重骑兵创造冲锋的机会,所以宋军只有被宰杀的命。

而且,北宋打击军功贵族、拔高知识分子和文官的政治、社会地位也是造成宋军不如五代省长的原因之一。因为赵大就是靠篡位起家,为了防止别的军头有样学样,自然会先收了军功贵族的兵权,等于让他们在军队中失去影响力。其次,北宋拔高文官的政治地位以此来打击武官的政治地位,所以同级别的文官高武官一头,而且文官指挥武官也成了政治正确,虽然文官并不懂军事。

这么玩的后果就是对内稳定,对外疲软,但是赵家为了龙椅的安全,宁可用对外疲软换来对内的稳定。

同时,志大才疏的赵二做掉赵大黄袍加身之后,为了获得篡位的合法性,就妄图通过北伐大辽获得燕云十六州来遮羞,只可惜高粱河一役,宋军被大辽打的狼奔豕突,赵二屁股中箭只能坐驴车逃命。

雍熙北伐更是搞笑,不仅惨败而归,五代留下的军事精英彻底被赵二葬送

所以后面的赵三只能认萧太后当婶母,以变相向契丹称臣的方式来换和平。

全文完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为什么宋朝那么弱呢?为什么它对北方游牧民族屡战屡败呢?

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重文轻武,压制武将的制度造成的。这是根本原因。

很多人以为,宋朝没有幽云十六州,没有西北和东北的马场,缺乏战马。才导致屡战屡败。其实那只是表面问题。如果这样分析宋朝积弱的原因,那就太浅薄了。

其一,北宋并不缺马!北宋控制者河北、山西、陕西、山东的广大地区。这些地方都能养马。只要训练得当,都能成为合格的战马。

北宋与辽、西夏、吐蕃的战争,都曾出动大规模骑兵部队。这表明,北宋根本不缺战马,也不缺骑兵。所以,宋朝积弱,不是幽云十六州的事,更不是战马的事。

其二,压制武将的国策,导致宋军战力低下。

这个问题中学历史课本上都讲过。赵匡胤黄袍加身造反当了皇帝,所以就害怕手下的大将以他为榜样,也玩个黄袍加身。于是乎采取种种手段压制武将。

怎么压制呢?一个是分权,将领只有领兵到前线打仗的权力,没有调兵之权,军队到哪里去,那得听枢密院的。将领也没有财税大权。只能乖乖的听朝廷的话,要不然随时被掐断粮草补给。

另一个错失就是经常性调动。将领在各地调来调去。防止一个地方呆久了根深蒂固。

军队要打仗了,皇帝临时指派大将领兵出征。结果是将不知兵、兵不知将。两眼一抹黑。这仗怎么打?

更要命的是,宋军将领几乎没有临机专断之权。行军的路线、排兵布阵的阵势,都是几千里外皇帝和枢密院一手安排。大家都知道战场情势瞬息万变,将领必须因势利导、随机应变才能取胜。像宋军这样机械盲目,不打败仗才怪!

两宋四百年间,凡事打仗打得好的时期,都是兵归将有,大将有充分指挥权限的时期。比如南宋中兴,岳飞、韩世忠、吴玠,之所以打仗厉害,就是因为他们的队伍实际上是自己一手建立的私人武装,而且拥有极大军事经济权力!打起仗来灵活自如,当然能打胜仗了。

原因很简单,武将没有军权,每遇战事派文官带队,不客气地说,好比是让瞎子射箭,让瘸子赛跑,其结果可想而知。举个例子,辽国萧太后率军入侵中原,当时负责总管军事调度的副宰相王若钦望见来势汹汹的辽军时,站在城头上督战的他,尽然被吓的小便失禁。试想主帅首先认怂,士兵谈何士气!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每个朝代的前期半都是生龙活虎般存在,而唯宋朝一开始就疲软。在周围国家眼中,宋朝就是一块橡皮泥,想捏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而造成这一局面的始作俑者就是开国皇帝赵匡胤的立国精。

赵匡胤是后周皇帝郭威最亲信的大将,被认为是最不可能叛变的大将,结果郭威刚刚去世,赵匡胤陈桥兵变,一夜之间篡夺后周江山。登上皇位的赵匡胤不再信任任何人,他杯弓蛇影地认为武将暂时不叛变是因为还没有累积够叛变的资本,所以他既不授予武将军权,但也不让文官掌握实权太久。

宋朝最高的军事机构叫作枢密院,而担任枢密使一职的是文官,武将则在其他部门挂职。每遇战事皇帝派文官或宦官为主帅,临时调度来的武将只有临时的作战指挥权,但整体上要服从文官主帅的指派。当战事结束,武将交出军权,再调往别的部门挂职。如此一来,统帅与武将不熟悉,武将与士兵又不能"亲密接触",虽然杜绝了叛变的可能,但军队的战斗力受到致命伤害,再庞大的军队也不过一群乌合之众。

感谢朋友点赞、关注!欢迎发表不同看法!

我是闲翻古书笑谈历史,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1.唐自安史之乱后的藩镇割据使宋代加强了对武将的约束

唐朝从安史之乱后其实就没真正消停过,各地军阀割据,朝廷中枢无法制约,多次国都丢失皇帝出逃。

延绵到五代十国,更是拳头上面说话,有兵就是草头王,今天他称帝,明天我造反,比的是军事实力,上下级之间也毫无忠诚可言。

作为从五代十国中冲杀出来的宋帝国第一代统治核心来说,当年的凄惨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

因此从宋帝国建立开始,加强对武将权力的约束就成为了首要问题,一直被皇帝和文官团体所警惕,只要有一点苗条就要赶快扼杀掉,宁杀错不放过。

这种政策直接受害者中最著名的就是:狄青,岳飞。

另外就是“将不过三代”,即一个家族不能有三代以上的人在军队里掌握兵权,这样避免了军队家族私兵化,因此什么呼家将,杨家将根本在北宋就不可能出现,不管多显赫的将门,三代以后要不做文官要不游手好闲,比如曹彬的孙子曹国舅,当神仙去了。


2.赵匡胤得位不正,使他对武将十分防范

赵匡胤是靠欺负老领导柴荣家的孤儿寡妇登上了至尊位的,这使他时刻警惕于其他的武将会有样学样,回头给他也来这样一手。

历史上杀戮功臣最重的就是刘邦和朱元璋,几乎将和他们一起起于草莽的弟兄杀戮殆尽,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出身太低,创业时比较随意,没有像地主阶级所建立政权得第一代统治者一样从一开始就确定君臣隶属关系。

赵匡胤也是这样,他的部下很多都是他当年结义兄弟,同袍战友,彼此一直是朋友关系,这使他非常警惕这些朋友,一次打猎时故意试探他们:你们谁要当皇帝现在可以杀我。

后来又“杯酒释兵权”,将这些老兵头手中的军队收归中央,全部回家养老,提拔重用了曹彬,潘美等人,曹潘这些后起之秀从开始就奉赵匡胤为主公,君臣名分清晰。


3.赵光义得位更不正,创造了“阵图”和“太监监军”。

赵匡胤时代虽然采取了一些削弱军队和将领的手段,但毕竟是开国之君,战斗能力还是保持住了,所以灭蜀,灭南唐初步完成了统一,可惜在北伐前去世了。

赵光义是少见的弟弟接班,关键是赵匡胤自己的儿子都成年了,而满朝文武都是赵匡胤旧部,这就使赵光义登基后如芒刺在背,他后来重要降将杨业,也是希望培植点自己人。

他很天才的创造出两样法宝,使强悍的宋军一下子沦落成了战五渣。

其一是“阵图”,即将领出征前,皇帝授以阵图,要求将领必须严格执行,否则就是抗旨,说白了就是剥夺了前线将领的临机指挥权。

荒唐到什么程度呢?有一次作战将领忠实的按照皇帝预先授予的阵图列阵,结果发现这样的话会有一部分士兵得站在湖里。

第二项就是“太监监军”,每一位将领身边都派出了心腹太监充当监军,说一不二,而且有战场上诛杀大将的权利。

著名受害者就是杨业,被监军太监逼着出兵送死,撤回来又没人接应,他指望的潘美实在不敢惹监军太监,两大名将面对辽军千军万马都不怕,生生让个太监先后给玩死了(杨业死后不久潘美也郁闷而死)。


4.幽云十六州丢失使宋帝国失去天然北方屏障

战略态势上来说,北方失去了幽云十六州,使游牧骑兵出于居高临下之势,整个华北平原任其纵横驰骋,宋军步兵挡也费劲,追更追不上,时不时来一圈,根本没法搞经济建设,还得花钱花力气修建工事,把地都刨了,挖沟栽树,以阻挡辽军的深入。

这种只能被动防御的态势使宋朝在河北地区投入了巨大的军力,根本没有力量再去开拓其他疆土,也使宋帝国的机动兵力大为减少,连镇压西北和南方都很吃力。

南方叛乱出来了狄青给平定了,西北方向上李元昊闹腾起来就没法平息了。


5.早年未能开拓西北,西夏崛起后彻底失去养马地

由于早年没有腾出手来开拓西北,大量军力被部署在华北平原上坐等辽军进攻。好不容易辽国消停了一些,西北李元昊又独立了。

李元昊的独立直接的影响就是宋朝彻底失去了染指西北养马地的机会,不要小看这件事情,古代战争,骑兵在速度,冲击力和机动性上对步兵具有天然的优势。

因此后来王安石变法有一条叫“保马法”,实在是军队没马真不行,就算是退役的军马,这种大牲畜农业生产也是急需的。

没有骑兵部队想开拓疆土,反击敌国,那就是痴人说梦。步兵只能勉强做到依托城堡和工事进行防御。


结语:由于以上这些历史原因,使宋帝国本来先天就不足,后天再为了维护皇权一通胡搞,部队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很难有所作为。只能仗着国力还算是强大,和敌国进行消耗。屡战屡败也就不稀奇了。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赵匡胤削弱了武将的权利,降低了武将的地位

赵匡胤是宋朝开国皇帝,他当皇帝之前正处在五代十国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那个时候的君臣之间没有情义,谁拳头大谁当老大。而赵匡胤是禁军将领,被他的属下“黄袍加身”,发动陈桥兵变,夺了天下。

赵匡胤建国之后,他手下的将领个个手握重兵,谁敢保证“黄袍加身”不会再重演一遍?所以他第一件事就是夺了他们的兵权,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杯酒释兵权”。

另外,他还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加强自己对军队的掌控。

首先,禁军指挥权由二变三,这样以来,就大大降低了禁军将领的地位,原来两个人商量就行了,现在的三个人的点头才行。

第二、设立枢密院。枢密院是一个管“调兵”的机构,调兵权和指挥权分开,让他们互相牵制。

第三、实行更戍法。中央禁军被一分为二,一部分驻扎在京城,另一部分驻扎在军事战略要地和边疆地区,两边数量相当,互相牵制。并且三年一换防,兵可以动,但是将不能动,这样将领就很难培植自己的势力。对皇权的威胁就很低了。

第四、安排一些听话的,资历浅的人当禁军将领,坚决不能让他们掀起任何风浪。

所以,这些政策一实行,虽然加强了对军队的管控,但是,也大大降低了军队战斗力。

另外,赵匡胤还在全国挑选精壮男子补充禁军,致使地方防御力量薄弱。

文官治军

宋朝大多文官治军,而文官又没有实战经验,大多是纸上谈兵。再说,这些文官读过几本兵书还未可知。

尚武精神的集体缺失

在宋朝,是文官的天下。文官不仅地位高,待遇还好。包括一年四季的衣服、布料、粮食。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福利,喝茶钱、酒钱、木炭、厨房用的调料、以及官员出差的差旅费伙食费。

另外改革科举制度。宋之前,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科举考试,到了宋朝,哪怕你是农民都能参加科举考试。

以前人参军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吗?我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九死一生,到最后还被人低看一等,会有人干吗?况且现在文官待遇那么好,所以很多人都选择弃武从文。

所以到最后没人愿意当兵,没人愿意打仗。

在北宋与辽的战役中,高粱河激战,宋军大败,宋太宗身受剑伤。雍熙北伐,宋军还是打败。使得朝廷上下对“辽”有了恐惧症。

到宋真宗时,辽又来了。宋真宗是被寇准“逼”的御驾亲征,本来有了胜利的希望,但是萧太后求和,真宗也不想打了,订立了“澶渊之盟”,每年给辽发点压岁钱打发了。

宋朝从上到下尚武精神的整体缺失是很可怕的,文臣武将,就好比一个人的左膀右臂,皆不能缺,这样的宋朝,就像是被砍断一根臂膀的人,虽然也有力量,但跟全民皆兵的辽夏金相比,差距一目了然。

在赵匡胤和赵光义这哥俩之后,打仗这件事,对宋朝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

宋朝,不是屡战屡败的问题,而根本是不想打的问题。

对,就是不想打。

朝堂没有开疆拓土的雄心,国家也就不会有开疆拓土的准备,社会也没有动员战争的组织基础。

不要用数据统计的战场胜率,给宋朝人脸上贴金。宋朝是雄踞华夏中原的大国,战场武功,得看它打了多少大仗、打赢多少大战、干翻多少大敌。从这个角度来说,防守尚且不足,就别说对外开疆拓土了。

在与主要对手的较量中,宋朝就是屡战屡败,败得勉强招架、败得只能防御。究其原因有三:

1.宋代朝堂就没有开疆拓土、武霸天下的雄心

西汉是平民朝堂,魏晋是士族朝堂,隋唐是士族朝堂、军事贵族和科举朝堂的过渡阶段,宋朝则是一个彻底的科举朝堂。换另外一个词,就是士大夫朝堂。

在宋朝,儒家进入思辨层面,发展出了一套复杂体系,复杂到这群士大夫都不知道自己信得是什么、说得是什么。但是,士大夫们的价值观却是恒定的,那就是道德圣人与和谐治国。

政治上的代表人物就是司马光。司马光对汉武帝是这样评价的:

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盗贼。

司马光的这个基调,奠定了大宋朝堂的执政基调,就是不能学秦皇汉武、不能让百姓受苦、不能搞得天下疲敝。

有了这样的朝堂基调,还能指望宋朝去开疆拓土、去秦皇汉武、去挞伐四夷吗?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所以打仗这件事,对于宋朝,就是不可能的。

说宋夏战争打了百年,但对于西夏,宋朝一直是当做内患来处理的。

本来宁夏之河南地、甘肃之河西地,就是中原领土,就是老赵家的土地。你们党项人在这造反建国,这是内部叛乱。对于内部叛乱必须得干,因为它直接关系大宋的生死存亡。

后来,西夏越打越强,宋朝也不得不承认西夏国的存在。但是,西夏直接威胁关中、且觊觎陕西,而陕西之外,过了洛阳就是开封。所以,为了保住陕西,也得干。这是逼不得已,因为不打会死。

至于辽国和金国,基本上都是人家打宋朝,而鲜有宋朝去打人家的,也就是在战略选择上就是防御,守住了就行。

2.大宋国家没有对外战争、打大仗的准备

宋朝一直奉行强干弱枝,就是中央禁军集中了全部精锐,然后驻在首都开封养起来。这就不是要打仗的架势。

汉朝也有庞大的中央军队,但是州府兵也很强,特别是边地郡县的太守、县令们,俨然军镇一体的诸侯。即便是国内,在要害地区也要驻扎大军,比如刘邦死得时候,就让陈平、灌婴带着十万大军驻在荥阳。这才是时刻准备战斗的架势,军队就该扼守边疆、就该放在要害之处。

唐朝就更厉害了,直接把最多的军队和最精的战士放在边镇,然后鼓励他们开疆拓土、对外搞事情。但过犹不及,搞出了安史之乱,因为中央太弱而边镇太强,但强得是军事。

宋朝吸取唐朝教训,把边镇弱化了,把州郡弱化了,然后把军事存在都养在首都了。这根本就不是打仗的准备。所以说,宋朝就不想打仗。

这是军事力量的设计,宋朝没有对外战争和打大仗的准备。内政设施也是如此,宋朝根本无法在紧急时刻组织举国动员。

王安石变法,有一项就是保甲法,保甲法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防范盗贼,而是在国家危机的时候,能够快速有效地实施举国动员。但没能成行,士大夫不喜欢,老百姓也觉得折腾。

所以,金国人的大军已经打到开封了,宋朝都不知道怎么把南方的财富和北方的人力组织起来。宋朝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人把自己的皇帝和宗室掳走,然后连追都不敢追。原因就是国家有得是钱、国家有得是人,但就是组织不起军事力量,顶层和政府根本就没有这个设计。

3.宋朝的社会基础也应付不了大战争

秦汉时期,搞得是全民兵役制,每个老百姓都得参军打仗,地方长官还得考核平时训练的成绩。而其重农抑商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把老百姓固定下来。等打仗了,就可以最有效率地组织人力、财力。

唐朝继承了北朝体制,搞府兵制,也是一种变相的全民皆兵。不打仗,大家轮流当兵、轮流训练。但要是打仗了,兵户镇户先上,然后大家一起上。

而宋朝呢?

遍地是商人,满朝是士大夫,市井里不是无赖就是青楼,连个保甲制度都推行得敷衍塞责。这种社会组织样式,怎么可能长出强大的军队。

整个社会风气也是一种重文轻武。壮志少年郎,不会勤练武功报效帝王家,因为报效无门;社会精英,也不会研习兵法去边关为将,因为没这个可能。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而宋朝男儿的回答则是不要。

这种社会组织、这种社会风气,你怎么指望宋朝人能出去打仗。金人大军打到开封的时候,中央禁军的骑兵将领,甚至连马都不会骑。所以,别说屡战屡败,而应该直接说他们就不能战,也不想战。

最后,肯定得问,那还搞什么海上之盟,联合金人攻打辽国。因为幽云十六州的情结,这是宋人心里的疙瘩,皇帝宋徽宗想完成祖宗志向。但是皇帝有了雄心,朝堂能有这份雄心吗?

即便朝堂有雄心,但朝堂的士大夫们又有几个知道打仗是怎么回事,即便是枢密院也都是一群纸上谈兵的赵括,他们根本就没有打仗的准备。

即便朝堂定下了战略,就是要打,但宋朝的军队能堪当大仗吗?宋朝的百姓能动员起来吗?

既然都不能,那就是要么不打,因为不想打;要打就肯定屡战屡败,因为不能打。

北宋末期以及南宋以后,确实堪当大仗了,但这是因为国家一直处在危机之中,再不想打仗、再不能打仗、再不准备打仗,就真得只能被别人打死。

过去,在诸如《99%中国人不知道的历史真相》这类网文中,都提到一个让人们惊呆下巴的“历史真相”,就是宋朝对外战争的胜率高达70%,而文治武功盛极一时的大唐,对外战争的胜率也才55%。如果这说法属实,那么宋朝又怎么会是“屡战屡败”的弱鸡王朝呢?很显然,这说法是有水分的。

事实上,两宋就好比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其对外战争的所谓胜率,大部分都是在抵御外族入侵时,被动防御作战取得胜利所刷出来的。

比如:蒙元的三次伐宋战争,前两次都可以说是以南宋胜利告终。如果这么算,那么挨打挨了三百多年的两宋,胜率能不高才怪。毕竟,以两宋孱弱的军事力量,挨打次数可谓是历朝之最。如果两宋时期的防御作战无法取得胜利,那早就灭亡了。

由此可见,所谓两宋对外战争胜率高,其实不过是因为其抗揍能力特别强而已。道理就跟“五星巴西在世界杯上也仅胜过中国队一次”这句话一样,乍看之下很牛,实际上却是满地鸡毛。

比如:北宋时期对西夏的历次战争,大部分都以北宋战败告终,而且还是几乎全军覆没的惨败。诸如三川口之战、好水川之战和定川寨之战这几次大败,历史上将之并称为北宋对夏三大惨败。

那么,两宋对外战争的表现为何会如此不堪呢?

首先,最关键的是内因:

这个内因想必大家又都知道,就是自北宋初年就开始坚持的“重文轻武”国策。宋太祖赵匡胤通过“黄袍加身”的方式发动陈桥驿兵变,从后周的孤儿寡母手中夺取江山,建立北宋王朝。

而当上皇帝后的赵匡胤却对自唐末以来所形成的藩镇割据、武人乱政的局面很是担忧,尤其担心自己死后,会有其他拥兵自重的武将效仿自己,也来一段“黄袍加身”的戏。因此,赵匡胤选择了“重文轻武”、“以文制武”这种纠枉过正的方式,严格限制武将的权力。

这项政策虽然有效的化解了藩镇割据局面,确保宋朝的长治久安。然而,一个巨大的副作用也显而易见,那就是造成宋朝军队战斗力的急速下滑,以至于两宋在对外战争中总是被动挨打,形成孱弱不堪的局面。

其次,还有一个重要的外因:

这个外因就是周边少数民族政权确实比过往更强大了。实际上,在与过去强大的中原王朝(汉唐)的对峙过程中,北方的少数民族也不断在进步,不断在吸收汉族先进的科技、文化、政治制度。

因此,两宋时期的辽国、金国和蒙元这些少数民族所建立的政权,都比过往的匈奴和突厥要强大。它们都通过吸收汉文化,快速完成了封建化的过渡。这些塞外王朝都是既保留了自身民族彪悍的战斗力的同时,又能兼有汉族先进高效的政权统治和组织形式。这就使得辽国、金国和蒙元在面对宋朝时,具备更加大的军事优势。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本文作者:真相只有2222个

最近有些人说,宋朝武力厉害很得,甚至还有一种说法是宋朝对外战争胜率70%,这个数字不知从何而来,胡说八道。宋朝三百年的历史,除去开国史,大多数时间里,武力确实是比较差的。又有人说,宋朝要是武力差,怎么还能存活三百年,这是靠割地、赔款、签订不平等条约来的。如果宋朝真的强,哪来那么多不平等条约呢?

那么,宋朝军事力量弱,对外战争败多胜少的原因何在呢?

第一,与宋朝抑武的基本国策有直接关系

大宋开国后,宋太祖为了避免五代军人乱政的局面发生,采取杯酒释兵权的手段,把主要将领的兵权都削了,兵权统一于朝廷之手。

在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里,宋朝武将的地位是最低的,这在一定程度避免宋朝出现五代军人干政的现象,但是也从根本削弱了宋朝的军事力量。这个政策是“强干弱枝”,强化中央集权,削弱地方的兵权,避免唐代以来的藩镇势力过重的现象。

在宋太祖、宋太宗时代,这个弊端表现得还不十分明显,毕竟当时大宋还有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而且宋太祖、宋太宗都是从战乱年代出来的人,在打仗上还是比较有经验的。然而,从宋真宗开始,重文轻武的后果,就开始变得严重起来。既打不赢契丹,也打不赢西夏,最后都是送钱以求和平。

第二,兵多而不精

在宋太祖时,帝国正规军(包括中央禁军及地方厢军)数量是37万人;到了宋英宗时,军队猛增到了116万人。表面上看,大宋帝国的兵力颇为雄厚,但是基本上是中看不中用。为什么呢?兵多而不精。

光从数量上看,英宗时代116万的常备军,放在今天也算是庞大的武装。可是大宋军事上的孱弱,在仁宗时代就尽现无遗了。且不说与西夏交锋时完全处于下风,就连西南算不上强大的侬智高,凭着数千兵力就可蹂躏两广,一路向东打到广州城下。这么多的军队干什么用呢?

问题出在哪呢?

第三,将不知兵,兵不知将

宋朝的军事制度是这样的:兵权收集于中央,地方兵权很弱,也就是“内重外轻”的军事制度。全国主要军事力量都集中于中央,那么边防怎么办呢?

于是朝廷采取了一种轮戍的办法,中央禁军轮流到边疆戍兵。这有什么弊端呢?边疆将领没有一支固定的军队,军队没有固定的指挥官,即所谓的“兵无常帅,帅无常师”,将领与士兵长期严重脱节,士兵的训练水平很低。遇到边疆有战事时,匆匆派中央军前往,结果士兵既不熟悉敌情,也不熟悉地形,也不熟悉将领,战斗力自然十分低下。

第四,王安石对军事制度的变革其及失败

到了宋神宗时,大宋帝国其实已经很弱了,不变法是不行了。

针对大宋军事制度“内重外轻”、地方武装薄弱的特点,王安石推出保甲法,十家为一保,五十家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每家若有两个男丁以上的,抽一人为保丁。实际上就是组建民兵或地方治安队,是维系地方治安的重要力量。保甲法的出台,对加强地方武装,具有重要意义。

针对“兵多而不精”、冗兵过多的特点,王安石推出“裁兵法”,王安石执政后,大刀阔斧裁军。在熙宁年间,军队由一百多万削减到了六十万左右,差不多砍掉一半人。把节约下来的钱用于精兵简政上,提升作战能力。

针对军队中存在的“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的情况,在全国设置92个集中训练的军分区,每个军分区由一位主将负责。全国共设92将,其中京幾、河北有37将,西北有42将,主要用于保卫首都及防御契丹、西夏,其余地区有13将。

不过,王安石的变法遭到很多挫折,许多措施都无法落实,因而也失去拯救大宋的最好机会。

这里是不请自来的守仁君

说宋朝打仗赢得多的是睁眼说闲话,雍熙北伐、高粱河之战、好水川之战惨败是板上钉钉的,但是你说人家屡战屡败也不太对,毕竟辽国死了,金国死了,西夏死了甚至西辽死了宋朝还在。

守仁君认为之所以有这种不上不下的情况,主要原因在于文官当主帅,武人当将军。

宋朝的武将军人起码在宋朝前中期是不怂的,但是他们永远只能带兵在一线打仗,指挥战争的永远是文官。

举个例子,好水川之战,负责打仗的将军们任福、王珪、桑怿、刘肃、武英、王珪、赵津、耿傅无一逃跑,随同数万宋军全部战死。李元昊以十万绝对优势兵力包围宋军,最后也落了个惨胜。

而指挥这场战争的是韩琦,韩琦有才,也主张对西夏用兵,但问题是打仗不是有才就能打的,古今名将哪个不是身经百战。好水川之战有人把罪责归于任福,是他贪图小利强行追杀西夏诱兵导致。

没错,任福是追的有点深,但是他的追击路线和原定行军计划是完全不冲突的。本来他们的任务就是绕到李元昊军后方,可是道李元昊就在后方等他们。所以说任福等人的战术没有大问题,西夏兵之所以引诱他们,是因为他们本来就要去那里。

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在韩琦的战术布置。

他把李元昊的诱兵当主力,自以为是让任福率大军去抄西夏军的后路,战场是千变万化的,身经百战的老将都不一定能看出问题,光凭他一个文人的满腔热血,如何能起作用?

宋军经常因为这个原因吃亏,领军的是个不通战阵的文人,那些武将再卖命也无济于事。

宋军胜率高不假,但是往往是那种小规模行动能取胜,比去郭进的白马岭之战,田钦祚三千打六万,任福夜袭白豹城等等,都是一些规模不大的仗,武将头上没有紧箍,可以自由发挥,就能够取胜。

当然,宋朝也不是没有那种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比如曹彬、潘美、李继隆等人,只不过那些人都是宋初名将,他们死后,文人权力进一步扩大,这种名将再北宋就绝迹了。

宋太祖赵匡胤是武将造反起家,因而害怕自己的武将也造反,天下未定就来个"杯酒释兵权",剥夺武将的权力,实行动文轻武的国策,范事用银两摆平,造成宋军战斗力低下,宋太宗二次试图收复幽云十六州,第一次亲征,结果在高梁河被辽军打得大败,他本人也险些丧命,第二次是按阵图出兵,武将没有自主权,焉能不败。1127年,金兵攻破开封,俘走徽钦二帝,这就是"靖康之耻"。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第二次鸦片战争时,中国军队虽然装备了一些西洋先进火器,但是总体的武器装备还是落后的。而且这个时候中国最有战斗力的军队湘军没有回师勤王,而清朝八旗的战斗力大家心知肚明,而且战法落后,仍然是用骑兵冲锋,这样死的肯定快。而且清朝历来害怕让汉人民众参加战争,害怕他们在战争中壮大威胁自己的统治,所以历来采取的是片面的抗外措施。我即使打不过,别人也不能插手。这就造成了战斗的片面性。另外,清朝的抵抗也是不强硬的,主和派的满洲大臣们一直掣肘,也造成了对外战争的不强硬。这样一来,战备松弛,互不增援,总是被敌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最后才导致了战争失败。到了八国联军时,中国和外国的军事装备的先进程度对比其实比第一次鸦片战争时还要大。此时的外国军队已经装备了机关枪这样的连发火器,而清朝军队仍然是大刀长矛为主。这样的对比,加上死板的战术,失败就不可能避免了。正是由于这次战争的失败,慈禧才下决心进行洋务改革,中国兴起改良主义。另外要说一下,中国真正参与对外战争的兵力其实那一次也不比国外军队多出5倍以上。全国的兵力是不少,但是关键时刻能勤王的还真不多。外国军队从海上进攻,从来没有过大陆上的长途奔袭作战。这样的打法比较快,不容易暴露自己的弱点。清朝的军队往往来不及勤王,人家已经达到目的了。而且面对加特林机关枪,别说20个人,200人硬拼都是个死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近代以来清朝军队为什么会在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
  • 为什么宋朝对外战争弱鸡?难道就四个字重文轻武?
  • 为什么说宋朝是对外战争最没有骨气的朝代呢
  • 为什么宋朝对外战争总是失利?
  • 近代以来的对外战争,为什么会屡战屡败
  • 为什么宋朝后对外战争
  • 在对外战争中胜多败少的宋朝,为何却被人称之为“唐强宋弱” ?
  • 宋朝的政府军是对外战争胜率最好的军队,那为什么还屡屡被迫签下条约?
  • 宋朝在对外战争中经常失利的原因是什么?是宋太祖重文轻武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