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申科宣布要竞选总理,是为保护自己的不义之财,还是认为泽林斯基泛善可陈确实可欺?

两者其实并不能相提并论。一个是真正的罪人,一个只是政治牺牲品而已。应啦,能够顺利离境是因为英拉对泰国人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出发点是好的。而波罗申科对乌克兰来说是实实在在的罪人。波罗申科能够顺利离近,完全是因为他有大笔的财富。英拉能够顺利离境,是因为他有人民的支持。波罗申科不受乌克兰民众欢迎,执政5年将乌克兰带成“欧洲最穷国家”,自己的个人资产却增加了80多倍;英拉深受泰国民众喜爱,虽然被泰国军方赶下台几年了,但泰国民众一直没有忘记英拉,如果英拉还可以参选泰国总理,应该说当选的可能很大。波罗申科和英拉有很多不同点:波罗申科是选举失败下台的,英拉是被泰国军方赶下台的;波罗申科涉嫌多项罪名,如叛国罪、贪腐罪等,而且可能是真的,英拉因为大米收购案被泰国法院判刑5年,但英拉个人认为是被陷害的,泰国民众认为英拉是为他们好,英国不是罪人。就说两人离境这事也不大相同,波罗申科可能是畏罪潜逃,而英拉则是政治避难。当然,波罗申科和英拉都能顺利离境,应该是最大的相同点:乌克兰和泰国的领导者都不希望两人留在国内,让两人外逃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两人都很快很顺利地离开了自己的国家。波罗申科外逃了,可以在国外安享幸福生活了,而且公开宣布放弃乌克兰的国家安全保护,一副洋洋自得、小人得志的模样—波罗申科必将被钉在乌克兰历史的耻辱柱上;英拉出国了,获得了英国的10年签证,而且有了新的职务,出任一家企业董事长—英拉必将被泰国民众永远铭记www.mh456.com防采集。

波罗申科宣布要竞选总理,是为保护自己的不义之财,还是认为泽林斯基泛善可陈确实可欺?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正因为自己五年执政乏善可陈遭选民淘汰的大菠萝,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治生命和寡头资产,不顾民心向背,还要退而求其次竞选总理,继续给没有党派资源支持的小斯基施政制造障碍,架空总统,依靠议会中自己强大的党羽势力支持,仍可实际掌控乌克兰政权,他这不仅是感觉小斯基孤立无援的弱势可欺,也是认为乌克兰的民意可欺。

尤其是“美女总理”季莫申科与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秘书波罗申科之间龃龉不断,甚至公开指责对方贪污腐败。这不但干扰了国家正常的政治生活,而且严重损害了当局形象。尤先科不得已于今年9月将二人同时

同时这也是乌克兰人民当初选择西方“民主”的政治体制,给他们带来的苦果,悲催吗?没办法,和着懊悔的眼泪也得强忍着苦涩吞下去!由于制度的选择,这种大菠萝苦果,在他们未来的多少年的日子里还会反复品尝。

用。据美联社2月7日报道,俄罗斯、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人6日佩斯科夫在普京、奥朗德及默克尔会晤后宣布,8日,三国首脑将与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举行“诺曼底模式”的电话磋商,届时出示相关的成果。

确实从小斯基当选到今天,就一直被议会里大菠萝党羽欺负的情况看,如果他大菠萝再当上总理,就仍可继续实际控制乌克兰政权。此前以副议长为首的议会波罗申科党团就动议立法,剥夺总统的包括撤换内阁部长等多项关键权力,使总统实际处于被架空状态,现在看来就是为大菠萝当总理独揽朝政做准备。也确实压得小斯基至今不敢越雷池半步,实施自己的执政理念,只能随着大菠萝的反俄政治正确的议会主张,不断暴出不着边际的奇怪反俄表态,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大菠萝当上总理,架空总统独揽朝政的确是水到渠成。

格鲁吉亚方面,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和南奥赛梯自治州不满共和国中央政府的大格鲁吉亚沙文主义政策,有样学样也宣布独立,引爆格鲁吉亚内战,最终在1993年把兹维亚德·加姆萨胡尔季阿总统赶下了台去,换上了

大菠萝此前执政五年,虽然在内政领域不但乏善可陈,而且通过对外的极端亲美抗俄的政治操作,混丢了克里米亚;搅得在乌克兰经济发展中,具有最重要带动作用的顿巴斯地区战乱不断,实际独立;为在大选中刺激民粹拉抬自己选情,挑起刻赤海峡冲突,又让乌东南又陷入经济运行困境;在乌政坛制造政治正确恐怖,嫁祸栽赃陷害大兴“亲俄”“贪腐”狱,致多位前军政要员无辜获罪身陷囹圄;玩弄权术政治,无心国计民生让乌克兰沦为欧洲第一穷,倒是把自己的寡头资本运作的呈几何级数膨胀,更在乌政坛培植了自己庞大的势力。

乌总统波罗申科宣布局势升级,并下达总统令允许政府军开火。受到叙利亚局势影响,国际社会关注重心逐渐向中东地区偏移,乌克兰危机将面临长期化态势。停火协议再度遭到破坏 今年2月,俄罗斯、乌克兰、德国和

现在的大菠萝臭名昭著,被选民淘汰丢了总统宝座,在位时的罪行累累恶果昭昭罄竹难书,被清算的威胁虽暂时被党羽保护,他还尚可逍遥法外,但议会换届自己的势力被扫除,这个小斯基却没心情保护自己,政敌党团可绝不会饶了他,到时候不仅是自己的寡头产业不保,自己本身也必然无法逃脱被惩办的命运。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就是他不顾自己在选民心中的形象,依靠自己在议会中的党羽势力,谋求总理职位的底气和动机,他要借独揽大权之机即保护自己,再继续培植壮大自己的党羽势力,力图实现大菠萝寡头的江山永固。

31日,伊总理阿巴迪宣布,经过多天激烈战斗,伊军队当天收复提克里特。3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下令对更多委内瑞拉官员实施制裁,并宣布对委实施“紧急状态”。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随后表示,美国正计划军事

但现在好像风头有点不对,那个自己的政治死敌季莫申科再度出山,已经跟小斯基结盟形成了议会的最大党团,大菠萝的羽翼被拔毛无法再煽动风浪已既成事实,现在,支撑大菠萝当初底气十足淡定的承认败选,前几天还意气风发要当国父的议会势力被连根拔起,支撑他自信的根基不再,底气十足的“大度淡定风度”还能不能保持?当国父意气风发的豪情万丈还能剩几寸?这就只有他自己去感觉了。

波罗申科依然要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进行垂死挣扎,虽然在与泽连斯基竞选乌克兰总统当中败北,但是波罗申科手中依然还拥有着很多的王牌。波罗申科不想放弃手中的优势,当然就要拿出这些优势作为自己的政治筹码。那么要成为泽连斯基政府的重要官员,显然波罗申科就是要保护自己的政治利益。

▲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

乌克兰Hromadske电视台在6月9日采访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波罗申科对外声称:“如果我们赢得议会选举,那么我打算担任总理一职,这是为了保护乌克兰的国家建设。”

▲泽连斯基5月20日

接任乌克兰总统

波罗申科之所以会这样说,就是因为其背后拥有强大的政治集团,那就是波罗申科用5年时间累积起来的波罗申科集团,这是乌克兰议会当中第一大党派。而且波罗申科已经将其更名为“欧洲团结党”,其意图自然是要竞选未来的两个月内的乌克兰议会大选。波罗申科还想让自己的“欧洲团结党”成为乌克兰议会第一大党,一旦获得胜利,那么波罗申科成为总理也不是不可能的。

乌克兰议会大选定在7月,而波罗申科所表达的就是竞选未来的乌克兰议会。显然波罗申科的政治目的十分明显,那就是意图保护自己不被泽连斯基所清算。毕竟波罗申科执政乌克兰5年来,不但没有给乌克兰的国家经济带来发展,反而还让乌克兰的国家经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乌克兰从2013年的国家GDP为1800亿美元,已经跌落到2018年国家GDP仅为1100亿美元。可想而知这已经让乌克兰的经济严重的缩水了1/3,可是与之相对应的却是波罗申科2018年的个人财产却暴涨了82倍,这怎么能不让人怀疑波罗申科有巨大的贪腐行为呢?

而且波罗申科也遭到了其他乌克兰议员的指责,波罗申科自然担心自己被起诉,而最终落得锒铛入狱的下场。那么利用手中的政治资源想办法让自己依然担任乌克兰的重要职务,这样就能够很好地来保护自己不被清算。只要自己领导的“欧洲团结党”能够成为乌克兰议会的第一大党,那么波罗申科就可以掌控乌克兰的议会。而这样的情形下,泽连斯基就很难通过各种行政手段对波罗申科展开政治调查,那么就无法完成对波罗申科的政治清算。

显然,未来的乌克兰政局对于泽林斯基来说,是一个十分凶险的政治角斗场。一旦泽连斯基在这一次乌克兰议会选举当中,无法获得更多的议员支持,那么在未来的政府组阁当中都会面临着巨大困难。在乌克兰的议会当中,像波罗申科这样的经济寡头们比比皆是,他们都是乌克兰的蛀虫,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取更多的私利。泽连斯基这样一股清流,自然是与他们格格不入,那么在乌克兰的议会当中,泽连斯基恐怕将面临更多的刁难。

而波罗申科作为乌克兰的前总统,自己曾经做下的罪恶,心里最为清楚。要想保住自己的利益,那么就要想办法对付泽林斯基。只有能够对泽林斯基起到制肘的作用,那么波罗申科不被清算的可能才会大大增加。显然,这次波罗申科对外声称获得议会选举胜利之后,想要出任乌克兰的总理,这不是波罗申科的空口白话,这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毕竟拥有议会的权利,就可以与泽林斯基叫板!(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欢迎大家留言评论!)

我们说,泽林斯基正在为自己的年轻和没有政治经验而付出代价,波罗申科也因为自己还年轻,不愿意收手,还认为有机会可以继续在乌克兰折腾下去。

所以波罗申科想当总理,即使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也是利用掌握的行政权,保护家族资产不受到伤害,更可以展示寡头的贪婪本性,让家族生意更疯狂。

我们说泽林斯基在为年轻付出代价,就是指他对国家历史了解得不深不全面,尤其是对俄乌存在的战略关系没有清晰想法,容易被他人或一件小事所影响和左右。上任没有几天,就把人们对于改善俄乌紧张局势的期望打碎,甚至被波罗申科遗留下来的旧势力所左右,让俄乌关系更紧张。

所以,泽林斯基开始感受到空前压力。一方面,国内行政权力还不在自己手里,而这次议会选举后就会有有分晓。可自己的政党很弱小,有没有从政经验,很容易被波罗申科和季莫申科打败。而一旦总理权力被波罗申科掌握,自己即使身为总统也会被架空。

另一方面,俄罗斯还在对自己施加压力,而即使自己想缓和俄乌关系,但由于行政首脑和各政府部门主管都是上届政府的旧人,不会听从自己的安排,更不会执行缓和俄乌关系的指令。

泽林斯基认识到,解决现有困境和问题的关键就是拿下组阁权,不管是'自己党派的人,还是联盟者季莫申科或萨卡什维利的人当选总理,一定要能够贯彻执行自己的意志和想法。

所以下一步的重点,就是如何打碎波罗申科做总理的幻想,打好议会选举这一仗。

乌克兰刚卸任的前总统波罗申科宣布要竞选总理,当然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人身安全以及自己这么多年来积累下的亿万家财了。因为在前一段时间,即将卸任总统之时,就遭到原来的政治对手的报复,乌克兰法院也对其进行传唤审判,虽然还没有对其定罪,但眼看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波罗申科到监狱里待上几年是很有可能的。

这也是之前很多波罗申科的政敌(如前总理季莫申科)所说的那样,一旦竞选总统胜利就要把波罗申科送进监狱,波罗申科当然不想坐牢,而且还很不甘心从乌克兰政坛上退出,自己的权力欲望还是很足的。既然乌克兰总统竞选失败,那就退而求其次,当一个乌克兰总理还是不错的;只要能够当上,至少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是能够有保障的,反正全乌克兰人都知道了,波罗申科是跑是跑不掉了,只有硬着头皮竞选,垂死挣扎,没准还有可能翻盘的机会。

6月9日消息,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能够赢得议会选举,我会考虑出任总理一职,这其实是为了乌克兰的国家建设。”波罗申科说的很大一凛然,好像他不当总理,乌克兰就无法建设一样,真是睁着眼说瞎话,乌克兰这几年被他搞成什么样子,自己不清楚吗。至于说他有没有可能当选总理呢?这真的还不好说,毕竟波罗申科在乌克兰有很多旧势力,加上本身是寡头,底蕴还是有的。

其实波罗申科想走的就是另一位前总统让努科维奇的路线,当年亚努科维奇与尤先科竞选总统失败,随后的两年里亚努科维奇又领导地区党获得乌克兰议会选举的胜利,当时的总统优先科不得不认命亚努科维奇出任再次总理。现在泽连斯基已经解散了乌克兰议会,乌克兰各个党派就等着竞选议会席位了,波罗申科党派自然也想从中获得竞选胜利,实现一个政治的小翻盘。

一旦获得议会胜利就有资格组阁政府,而议会大党党首自然能成为政府总理。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波罗申科的故事2014-06-09 17:48:23来源:财新网作者:方亮2014年06月09日 17:48 来源于 财新网|标签:大家他当选后一方面高喊加入欧盟口号,另一方面却又加大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对俄罗斯的投资力度。权宜地看,这能让各方都感到可以接受。难怪西方和俄罗斯都开始同他对话当地时间2014年5月25日,波罗申科在电视讲话中宣布胜选。东方IC 相关报道从国歌聊开去的世界杯子弹是不长眼睛的乌克兰新总统宣誓就职乌克兰:欧洲的生命线【中国改革】乌克兰变局的动力来自内部方亮|文后苏联国家转型道路普遍较为野蛮、粗线条,脱胎其中的寡头群体崛起之后,他们是否可以当总统的问题变得愈发不可回避。这些寡头们有钱,且于仕途上已有建树,但是其财富原始积累却是躲不过去的污点,极为显眼。不同国家做了不同的回答。两年前,当米哈伊尔·普罗霍罗夫在总统大选中崭露头角,已经打倒数位寡头的普京权力体系仍紧咬着他的寡头身份不放。在格鲁吉亚,比纳济·伊万尼什维利已经崛起为权力体系核心式的人物,尽管尚非总统。但这一次在乌克兰,民众将一位寡头波罗申科选为了总统。从其得票率领先季莫申科的幅度来看,民众对寡头当总统一事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普京公开打倒几位在俄显要的寡头之后,这个群体被贴上了“不洁”的标签。但是就像普京在暗中扶植自己的体系内寡头一样,在政治垄断不再有法律基础之后,权力对大资本的借重是重新达致政治垄断的必经之路。寡头们的地位不会从整体上丧失,有朝一日一步登天也并非什么不可想象的神话,就像眼下波罗申科正在上演的大戏一样。彼得·波罗申科,1965年生于乌克兰敖德萨,在摩尔多瓦一座名为本德拉的小城长大。此时,他还姓瓦尔茨曼。没错,他的父亲阿列克谢是一位犹太人。后来,他随妻子姓了波罗申科这个乌克兰姓氏,彼得也跟着改了姓。但是在乌克兰政坛,没有人不知道波罗申科有一半犹太血统。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因为乌政坛历来对犹太裔政客持警惕态度,正牌乌克兰人季莫申科甚至曾让手下编制一本罗列全部犹太裔乌克兰政客的书,给自己的政敌们找麻烦。前些年,《福布斯》搞了一个全世界犹太裔富豪排行榜,波罗申科榜上有名,这让他非常生气。他父亲做厂长时的贴身司机瓦西里·别利尔对《共青团真理报》的记者回忆14、15岁时的彼得,称他从来不向别人夸耀自己的父亲是厂长。他的中学同学印象最深刻的是彼得极佳的记忆力,这让其学习起来毫不费力,成绩还总是名列前茅。1982年他不顾父亲和其他亲友的劝告执意报考了基辅大学的国际法与国际关系专业。这不仅是热门专业,更是特权专业,无论在莫斯科大学还是基辅大学,这一专业名额都往往由高层官僚的“官二代”们占据着。也正因看到了其中的难度,父亲阿列克谢才在帮儿子搞到党支部推荐信的同时从学校搞到彼得毕业证书的副本,用其为儿子报考了敖德萨海军学院。这是为儿子可能考基辅大学失败做准备,选这所军校则是因为父亲看出儿子想从事能往国外跑的工作。结果,彼得两所学校都考上了。他去了基辅念他喜欢的大学,父亲阿列克谢却陷入了贪腐、滥权罪案。对公有财产的掠夺在苏联解体前后一直存在,不过是不同时代有不同表现。如果说在苏联后它体现为私有化过程中的“内部人交易”,那么在解体前则体现为对企业物资和利润的小规模侵吞。波罗申科父子恰恰成了两个时代的典型,区别不过是父亲身陷囹圄,儿子则成了呼风唤雨的大寡头。阿列克谢从1977年开始领导“本德拉实验检修厂”,期间利用职权谎报工作量,骗取奖金。这让他累积了不少的个人财富,但他从不表现出来,厂内人们从来看不出这位厂长比别人更富有。儿子去念大学后他被调任“摩尔多瓦农业装配厂”厂长。他从那里盗取电缆,并且用买来的廉价酒精做私酒贩卖。1985年他在苏联-芬兰边境被捕,当时他正在向芬兰走私酒品。数罪并罚,他被判在劳改营改造5年,罪名包括“谎报工作计划完成情况”、“损害苏联国民经济的反国家行为”、“利用职权盗取国家财产,数额超2000卢布”。其父的这段过往成为许多媒体人士挖掘的重点,因为大家都好奇为什么几乎毫无背景的彼得·波罗申科能进入到几乎是特权阶层领地的基辅大学国际法与国际关系专业学习,多有人猜测那是因为父亲阿列克谢用贪污来的钱给孩子的入学“铺路”。当然,这还只是猜测。父亲去了劳改营,彼得·波罗申科感到痛苦。但是他在基辅过得不错,大二时他娶了乌克兰卫生部副部长的女儿。他练得一身好柔道,在大学期间服兵役的时候曾有过一人力敌5名准尉的“光荣事迹”。那场因老兵欺辱新兵而起的殴斗中,一位名叫科诺年科的伙伴一直陪着他,这位从基辅汽车道路大学来服兵役的大学生日后成为波罗申科非常倚重的生意伙伴。在波罗申科日后的商路中,两人过去的战友、同学成为他们打天下的班底。大学五年级,他开始和伙伴们利用在学校里学到的国际贸易知识帮助苏联企业订立进出口合同并帮助办理银行信用证。从这项业务中他赚取了自己第一个百万卢布,为自己买了一辆“伏尔加”轿车。大学毕业后他则开始利用当时全苏通行的易货贸易倒卖紧俏商品,让其起家的则是其对可可豆的进口。当时,整个苏联都吃不到国产巧克力,因为没有一家企业从国外进口可可豆。通过这些业务,他赚取了自己第一个百万美金。这一经历跟同时期其他的寡头如出一辙,无论是乌克兰的还是俄罗斯的。波罗申科商业班底中的成员日后接受采访时无不对其领导能力盛赞有加。科诺年科称,在每一项生意中波罗申科都拥有控股地位,但从来没有人质疑他的领导。他还对团队内相互信任的氛围感到很自豪,他说他们是那段时期唯一没有解体的商人组合。1992年,摩尔多瓦爆发“旗帜战争”,波罗申科赶到本德拉将服完劳改的父亲和母亲接到乌克兰躲避战乱。1年后,他同伙伴们成立了“乌克兰工业投资集团”。自此直到90年代末,波罗申科兼并了一系列企业、公司,将它们列入“乌克兰工业投资集团”的阵容中。这些产业涵盖食品工业、造船、汽车制造、农业、银行、健身中心等领域。其中的“罗申”集团是乌克兰最大的糖果制造商,产品远销整个独联体。“博格丹”集团生产“伏尔加”、“现代”、“起亚”等品牌的各型轿车及“切尔卡斯”客车。“列宁熔炉”公司则是生产包括战舰在内各型船舶的知名企业。到了90年代末,波罗申科已经基本组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而他也已成为乌克兰数得着的大富豪。同其他寡头一样,波罗申科也是在90年代实现了自己商业帝国的迅速扩张。这当然离不开时任总统库奇马所实施的私有化政策。在这一政策下,波罗申科用极低的价格买下了乌克兰地区一系列国有的糖果生产企业,在它们的基础上组建了“罗申”。他的汽车和船舶制造等产业也均离不开这一私有化政策。同叶利钦的私有化一样,乌克兰私有化的实质也是权力集团内部的一系列“分封”。此中只遵循权力关系上的亲疏,而无关任何商业竞争。这一政商逻辑直到现在都在独联体国家居于垄断地位,这恰恰成为这些国家经济发展乏力的一大原因。当然,这同其父阿列克谢的对比就更加鲜明了。儿子的做法是更加野蛮的掠夺,但却是受到当政者首肯的。父亲当年小打小闹地为国家造成几千卢布损失却在劳改营蹲了5年。波罗申科自己也承认,如果没有有力的人脉做基础,任何人在90年代的打拼都难以成功。而这所谓的人脉当然是与当权者的亲密。2001年,刚刚步入政坛的波罗申科就成为了总统库奇马第一个政权党“地区党”的组建人之一。这一地位非同小可,如果对应到俄罗斯政坛,他的地位非常类似1999年为叶利钦和普京组建“统一党”的“灰衣主教”别列佐夫斯基。这一地位的取得当然非一日之功,这更解释了过去数年波罗申科商业帝国缘何可以迅速扩张。库奇马在自己任总统的十年里有意实施了一系列私有化政策,因为他早已将大资本引为自己的权力支柱。这同叶利钦的选择又如出一辙。而在众多大寡头中,波罗申科是其极为欣赏的一位。波罗申科曾对一位记者透露,早在1999年库奇马就曾建议他担任文尼察州州长职位,但被其婉拒。那年他才34岁。盘点波罗申科的政治道路,你可以看到他出色的押宝能力及在各个势力之间的平衡能力。就在他在库奇马权力体系中位居显要地位之际,他开始与时任总理的尤先科亲密起来。2001年,库奇马与尤先科关系破裂,后者被解除总理职位,波罗申科竟公开反对这一决定,这让库奇马极为生气。总统曾当面问波罗申科,是不是真的反对解除尤先科的职务,他毫不犹豫地给出肯定的回答。2002年议会选举,波罗申科干脆走到了总统的对立面,带领尤先科的政党“我们的乌克兰”角逐选举并一举获胜。库奇马开始对波罗申科的生意施压,但还是在2003年向波罗申科伸去橄榄枝,为其提供了副总理职位,只要他离开尤先科回到自己身边。但是,波罗申科又拒绝了。彻底被激怒的库奇马开始摧毁波罗申科商业帝国的进程。波罗申科旗下的天然气开采生意被吊销开采许可证,生产汽车的“博格丹”集团被从国家扶持企业名单中剔除,造船的“列宁熔炉”未能按计划兼并进行私有化的国有“赫尔松造船厂”。他旗下银行险些被剥夺,而整个“乌克兰工业投资集团”则遇到了政府的税务调查。这一切都会让人想起普京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打压。波罗申科曾回忆称,那简直是毁灭性打击。但他依然不屈服,一直坚持到了2004年“橙色革命”胜利。库奇马及其接班人亚努科维奇下台,尤先科及其盟友季莫申科上台,波罗申科则是这场革命的最重要资助人之一,就像他当年资助组建“地区党”一样。许多人都佩服波罗申科的政治眼光,脱离体制投身反对派,当时这样做的寡头或富豪着实不多。作为革命的大功臣,波罗申科本指望在新政府担任总理,结果却被季莫申科抢走了这一职位。这开启了他与季莫申科互相争斗的篇章。他被尤先科任命为乌克兰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秘书。这让其在强力部门拥有实权。外界指责他用这一权力将该委员会打造成了一个新克格勃。波罗申科确实用这一职位扩张自己的政商势力范围。对其最具影响力的一次指责来自最高拉达议员科列斯尼科夫。他透露称,2005年波罗申科曾在私下里告知前者,有人要暗杀他和乌东部寡头集团魁首..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文章是从哪几个方面介绍波罗申科其人其事的
  • 波罗申科和英拉,为何都能顺利离境?
  • 2013-2014年俄乌纷争重大事件
  • 8日25至28日的时政新闻
  • 乌克兰的橙色革命
  • 法德俄三国领导人会谈用翻译吗
  • 何为外高加索三国,其历史及地理政治位置如何
  • 乌克兰还打呢吗?最近好像没有报道
  • 求2015年6月到12月世界国防、军事重大事件(中、外)
  • 2014年7月8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