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检方强查曹国,曹国力推“检察院改革”,谁会笑到最后?

近日韩国总统任命法务部部长的事情在网上闹得是沸沸扬扬,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件本是平平常常的一件事情能掀起这莫大的波澜。下面让我们一提仔细的探讨一下这件事情的缘由。韩国总统文在寅日前正式任命他的民政首席秘书曹国为法务部长。在此前的提名期间,和曹国有关的丑闻突然连续曝光。他的女儿被质疑通过论文造假入读高丽大学,并不当领取奖学金;他的妻子被起诉“伪造文书”以帮助女儿入学;曹国及家人还被揭发向一个由其亲属掌控的私募基金投资巨款,此举或涉及逃税。许多人现在把曹国称为“男版崔顺实”—朴槿惠“亲信干政门”的主角事情愈演愈烈。9月3日,5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文在寅对曹国的提名。韩国的检察官们也行动了起来,搜查了20多个相关场所,似乎在以“叛国罪”的标准进行搜查。首先来说这是一个韩国每任总统都能遇到的事情。这种背景下,有舆论猜测曹国事件会不会成为文在寅政府的“崔顺实案”。我们可以看看两个事件的“同与不同”。两者的相同点是都发生在执政任期一半左右的时候,鉴于韩国总统只有一个任期,以及韩国国内崇拜权力的传统,这个时候往往是总统开始“跛脚”、各种负面新闻蜂拥的时候。同时,这两个事件的导火索都是由总统身边亲信的孩子开始。崔顺实的女儿郑维罗被韩国名校梨花女子大学以“马术特长生”的名义录取时享受种种优待。而曹国事件暴露出来的也包括其女儿涉嫌“伪造文书”入学。所以我们还要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www.mh456.com防采集。

韩检方强查曹国,曹国力推“检察院改革”,谁会笑到最后?中新网10月9日电,据韩媒报道,韩国法务部长官曹国8日在就任满月之际,公布检察改革工作的“速推课题”,宣布将从本月起修订相关规定。然而,在其家人正接受检方全方位调查的情况下,预计他所提出的改革措施,将不断引发争议。

曹国和文在寅都是卢武铉的亲信,可以说是政治“盟友”,尹锡悦是查办朴槿惠和李明博案件包括打击保守派势力有功,被破格提拔为检察总长。从政治地位和作用尹锡悦和曹国无法相比,而法务部是政府负责司法事务的部门,检方隶属于法务部。

读:[ qiáng ] 一、强[ qiáng ]的释义: 1、力量大 百 (跟“弱”相对)。 2、感情或意志所要求达到的程度高;坚强。 3、用在分数或小数后面,表示略多于此数(跟“弱”

以文在寅和曹国的政治关系,以及10月3日在300万人集会反对文在寅和曹国的基础上,10月7日文在寅再次力挺曹国,这意味着只要文在寅不下台,曹国则无恙。尹锡悦毕竟是文在寅没有经过国会任命的检察总长,可以随意撤换掉,其结局决定于曹国对检察机关改革的推进是否顺利。

大陆邻国(12个):老挝、缅甸、印度(包括印控克什米尔)、不丹、尼泊尔、巴基斯坦(包括巴控克什米尔)、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

尹锡悦之所以

意思是:如果不得不去掉一项,那么在三项中先去掉哪一项呢?+ 原文: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也

敢强查曹国,是因为有三种因素决定的:一是韩国检方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调查包括总统以下的任何公职人员;二是韩国检察官不允许加入任何党派;三是尹锡悦认为查办朴槿惠和李明博案件有功和自认为是文在寅身边的人,仰仗文在寅的权威。但是做为从基层检察厅直接提拔为检察总长,是疏于政治敏感性的,而文在寅又是搞政治的“老手”。也就是说,检方的工作必须让位于政治。

李自成究竟是怎么死的?真相终于揭开,专家:这死法太窝囊了

事实上,文在寅己经给足了尹锡悦的面子。在曹国丑闻被曝时,100多检察官介入调查,文在寅并没有指责尹锡悦,只是通过强行任命来表达自己的政治决心包括与曹国的关系。然而尹锡悦却不知好歹,不仅坚持“按原则办事”,而且还强搜了曹国的私宅,让文在寅十分生气和下不来台。为此,文在寅在9月27日和9月30日连续两次间接地批判了检方。更主要的尹锡悦调查曹国,有意无意站在了自由韩国党一边,或者被自由韩国党利用。坦白地讲,尹锡悦的所作所为,文在寅是不能容忍的,只不过是自己在国会不允许的情况下强行任命其为检察总长,文在寅对尹锡悦下手属于自已打自己的脸。但是尹锡悦似乎有些执迷不悟,10月3日非公开传唤曹国的妻子后,4日准备提捕曹国的胞弟。尹锡悦把文在寅的批判视为耳旁风,恐怕是在逼迫文在寅出手。

出处:春秋晋公子重耳出亡至楚, 楚成王礼遇重耳,并问:“公子若反晋 国, 则何以报不谷?”重耳对曰:“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晋楚治兵,遇於中原,其辟君三舍。”舍,军

可以预见地说,尹锡悦的走向决定于检察机关改革的推进。10月8日曹国公开了改革的速推课题,其中包括了削弱检方权力的若干规定。如果尹锡悦不从中作梗,或许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使曹国的丑闻搁浅,那么尹锡悦在检察总长的位置就能坐稳。否则的话,关系到改革的成败,尹锡悦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在检方和法务部的“内斗”

中,己经引起了执政党和自由韩国党的权力斗争。尽管在朴槿惠保外就医问题上,法务部本想把斗争的焦点转移到检方身上,但自由韩国党似乎并不买账,仍然揪住曹国不放,而且波及了文在寅。也正因为此,尹锡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从这一点来看,文在寅能不能容尹锡悦,那就要看事态的发展。

总之,曹国和文在寅是捆绑在一起,而尹锡悦不过是文在寅利用的棋子,而尹锡悦还给文在寅和曹国找麻烦。当然曹国会笑到最后,哪怕文在寅和曹国出现政权危机,也必须先把尹锡悦拿下。其实9月28日韩国民众在支持文在寅和曹国的集会当中,喊出了“尹锡悦背叛了总统”,这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韩国检方与政府部门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是由于韩国的政治体制造成的。至于说韩国检方和法务部长曹国谁能笑到最后,就要看文在寅主导的韩国司法体系改革的成效如何了。

如果韩国司法体系改革彻底,文在寅可以平安落地,当然是文在寅和曹国笑到最后;如果韩国的司法改革阻力太大导致半途而废,则韩国检方笑到最后。

我们知道,韩国属于民主国家,实行司法独立制度。这就导致韩国检方的权力非常之大,上可以查总统,下可以查平民,韩国历届总统难逃“青瓦台魔咒”的宿命,就是韩国检方的“功劳”,因为韩国检方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

说到韩国的司法改革,从卢武铉时代已经开始了,结果没有成功,导致跳崖自杀。到了朴槿惠时代,也在大力推进韩国的司法改革,结果也是半途而废,把自己送进了牢狱。文在寅上台后,把推进韩国的司法改革作为重中之重,目的是能够平安着陆,逃脱青瓦台魔咒。

文在寅顶住巨大压力,任用自己的心腹曹国为法务部长,就是将其作为推进韩国司法改革的急先锋,对韩国司法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就是为了削弱韩国检方的权力为基础,实现体系重塑。否则,自己下台之后,也会受到韩国检方的传唤调查,进不进监狱非常难说。

但是,推进韩国的司法改革,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度很大,必然受到保守派势力的百般阻挠。因为韩国检方具有至高无上的司法权力,可以对政府任何官员进行调查,甚至可以检查官员私人住宅这样的权力。这就意味着文在寅下台之后也有遭受韩国检方调查的极大可能。检方如此之大的权力,必然影响文在寅的平安落地。

作为自由韩国党来讲,黄教安的目的就是为了扳倒文在寅。如果司法改革成功,文在寅下台之后遭清算则变得几乎没有可能,这当然是自由韩国党所不希望的,肯定会大力反对。

从韩国检方来看,几十年来专横跋扈为所欲为惯了,看到自己的权力被剥夺,当然是心里面一百个不乐意,必然会遭到韩国检方所有人员的集体反对。文在寅主导的司法改革,必然会受到空前的阻力。

从目前看,尽管总统文在寅和检察总长尹锡悦关系尚好,但是他们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一旦文在寅下台,这种利益关系将不复存在。到那个时候,韩国检方调查文在寅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因此说,文在寅的司法改革之路必然不会平坦,必定会遭受多方势力的阻挠。如果改革成功,文在寅和曹国则笑到最后。如果改革半途而废,文在寅必然难以逃脱青瓦台魔咒,更不要说曹国了!

最后想说的是,韩国司法改革难,难于上青天,就看文在寅的本事如何了!

(图片来自网络,欢迎评论交流!)

文在寅深深地知道,这是有人(美国)故意在给自己下套,无端制造事非,意图自然是剑指自己。而曹国又是文在寅的左右手,其重要性和感情是毋庸置疑的。

朴槿惠被推翻和弹劾下台,就是因为朴槿惠的亲信崔顺实。现在又是以同样的方式来干掉自己,岂能够不多一个心眼儿。

当然,文在寅明明知道,是自己得罪了美国,自己的强硬立场,伤害了美国人的利益。而韩国的普通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盲目的听从了不明人士的蛊惑,以及韩国的党派之间的利益斗争,将自己推到了极端和风口浪尖。

现在,自己又成为了韩国人民的“敌人”?又成了韩国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所以,为了自保,当然要保住自己的左右手,以便为自己伸张正义。

而曹国力推“检察院改革”,自然也伤害到了一些实权者的利益。所以,因为自己的年轻和因为自己的(改革)努力,而最终站在了别人的对立面,成为了别人的敌人和别人想要清除的对象。

而实际上是因为美国人想要推翻文在英,而曹国变成了推翻文在寅的突破口和牺牲品而已。笑到最后的,当然是美国,而不可能是任何一个韩国人,包括各个政治派别,各界精英,以及普通的老百姓。

个人观点,切勿上心,谢谢阅读,欢迎评论。

表面看这是法务部长曹国在跟韩国检察院互撕,而实际上却是围绕司法权利,总统文在寅在与韩国检查系统进行攻守博弈。

(图:文在寅和其心腹曹国)

第一,文在寅敢于顶风任命曹国,说明曹国本身没多大问题

原任青瓦台民政秘书的曹国,早在被总统文在寅提名任命为韩国法务部长之前,女儿学籍以及亲属敛财弊案就已经被媒体曝光。在舆情汹涌、民众大哗的情况下,文在寅敢于顶住压力坚持任命曹国,说明曹国本人涉嫌不深,并没有多少石锤供检方拿捏,经得起调查深究。

文在寅如今内外交困,外部面临美国敲诈、日本制裁,内部反寅势力逐渐合流,抗议示威浪潮频发。在如此被动的境况下,假如曹国自身有明显把柄,而文在寅还固执地重用他,那么文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政客,早该到首尔看守所找朴槿惠探讨心得体会去了。

(图:韩国呼吁逮捕曹国、文在寅下台的示威民众)

第二,曹国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目的在于削弱检方权利

文在寅顶风任命曹国,不但因为后者能力出众,更因曹国乃是文非常信重的心腹人物。曹国就好像是文在寅手里一把锋利的刀子,文在寅希望用曹国推动韩国司法改革,削弱韩国检查系统过大的权利。

韩国政坛著名怪象是历任总统都不得善果,这其中固然有美国影响、门阀操纵因素,也跟韩国检察院权利极度膨胀有关。韩国检方仿佛孤狼疯狗,不管是总统还是政要,咬住了就不松口,自身具备独立调查、搜查、拘留逮捕等一系列权利。

(图:曹国就像文在寅手里一把锋利的刀子)

文在寅觉得韩国检方权力过大,就想任命曹国实施司法系统改革,重点削弱检查系统的权利。文在寅迟早也有卸任那一天,他可不愿重蹈覆辙复制多名前辈或自杀、或从青瓦台直接去拘留所报到的悲剧。早点把检察院疯狂的权利关进笼子,就能早点安心规划离退休以后愉快养老的人生。

第三,以文在寅的性格与支持度,曹国取得胜算的希望较大

观察文在寅执政,其风格手腕异常强硬,敢怼日本,敢抗命特朗普,铁腕收拾朴槿惠,是一位性格执拗、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主儿。

文在寅反腐反贪敢做敢当,是由于有韩国民众超高的支持律做后盾。即便是眼下他民调支持度已经从80%锐减一半,却仍然有2000多万选民力挺,这给了文在寅充足的底气。

(图:文在寅的狂热支持者)

正如题主所言,韩检方强查曹国,而曹国奉命强推检察院改革,表面来看焦点人物是曹国,实际上却属于总统跟检方围绕特殊权利进行的一场政治博弈。如果曹国本人经得起调查,文在寅势必会坚持力挺曹国,加速推进韩国司法系统改革进程,把韩国检方过大的权利限制在可控范围以内。

因此我个人认为曹国跟检方撕逼,曹国最终取得胜算的希望比较大。

在韩国政坛,你很难预测谁会是最后的赢家,因为韩国的司法不公问题非常严重,派系斗争也很激烈,双方想尽各种办法打压对手,在国会上大打出手的事情也层出不穷。

曹国这一次本身就是带病提拔,当然会引起对手的注意,自由韩国党甚至组织了300万人上街游行示威,要求文在寅下台,曹国辞职,看起来轰轰烈烈的游行活动背后,其实是两党之间的斗争,和是否带病提拔关系不大,只是这成为攻击文在寅的一个把柄而已。

韩国司法的问题存在于韩国社会已经很久,韩国财阀掌握韩国经济命脉,韩国的三星公司甚至影响着每一个韩国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人生命运,在这种情况之下,韩国总统也不能把韩国财阀怎么样,那些大财团的子女和孙辈很多都是犯了众怒才被惩治,但是只要财阀想要这些人免于受罚,政府很快会以各种理由让他们免受牢狱之灾,只要象征性的做几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就可以了,富豪和平民所受到的差异在韩国显得特别赤裸裸。

文在寅是卢武铉的好朋友,我认为两个人是在思想上高度契合,因此才会成为好友的路线,在韩国做总统期间拥有非常高的人气,也为韩国人做了许多好事儿,在下台之后仍然受到韩国民众的优待,许多韩国民众仍然会到他所在的居所去表示对他的支持,韩国民众还希望卢武铉再次上台,所以文在寅和卢武铉应该在思想上是统一的,是想要为韩国做点什么,卢武铉从美国手中要回了军队指挥权,文在寅想要要回战时指挥权。

卢武铉和文在寅都属于寒门贵子,在韩国律师是一份非常体面又待遇良好的工作,卢武铉在做律师时就经常帮穷人学生团体等免费打官司,还是有一些悲天悯人的,估计文在寅也早就想要针对司法进行改革,一方面是实现自己和卢武铉的理想,另一方面应该就是避免自己在下台之后遭到政治迫害,至于谁会笑到最后现在还无法预测,你永远也不知道韩国媒体会给你爆出什么来,然后轰轰烈烈的演绎成严重的政治事件,就目前来看曹国所推广的检察院改革在这个当口,恐怕难以执行。

(本文由风云一点通原创)

现在,韩国法务部力推检查制度的改革,和检方强查曹国,实际上已发展成保守派和进步派之间的政治斗争。所以,哪一方会笑到最后,就意味着哪一方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其实,文在寅一上台就准备对现有的司法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特别是对于各级检查院,文在寅认为他们可以任意抓捕各级官吏,野蛮搜查别人的私宅,就是权力的泛滥,不加以制止将会严重影响韩国政局的稳定,对韩国的全面发展造成不利影响。而曹国则是文在寅推行这一改革的拥护者,文在寅要推进这方面的变革,当然会提拔曹国为法务部长了。

文在寅推进司法改革,显然会对正在执政的进步派和他本人都有很大好处,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以后遭到司法追杀和迫害。而这样的结果却不是保守派愿意看到的。保守派发现进步派的问题,要想整倒进步派必须借助检查机关才能实现。而文在寅准备大幅度削弱检方的执行权力,无疑将会使保守派的这个愿望实现起来变得非常困难。

当然,韩国检方牛气惯了,突然要削弱他们的权力,心里当然会一百个不乐意。韩国人是非常崇尚权力的,比如韩国总统虽然在世界上都属于高风险的职业,但仍然有大批的人前仆后继来争夺这个位子。而韩国检方很多时候还能凌架于总统之上,搜总统住宅,抓捕总统是他们经常干的事,而且他们一般还不会有总统那种凄惨的下场。这样的工作干起来谁会不爽呀?现在,文在寅准备把他们这些特权都要一一剥夺了,他们当然不满意,不满意就要抗争。

由于韩国检方和保守派自由韩国党目标变得一致,有了共同语言,所以,当保守派曝出文在寅准备任命的曹国有为其女儿升学、获得奖学金大行方便的丑闻时,韩国检方立刻来了精神,迅速对曹国展开调查。曹国担任法务部长后,更是趁文在寅出国之际,突袭搜查了曹国的私宅。

(韩国检方搜查曹国私宅)

文在寅政府和韩国总检察院的矛盾已公开化。正是由于检方强行搜查曹国私宅,更让文在寅认识到司法改革已刻不容缓。进步派和保守派的支持者们也先后举行了大规模的集会游行,支持各自阵营的主张和立场。

按照文在寅的性格,有决心将司法改革进行到底。如果检方的权力最终被削弱,文在寅或许能真的打破所谓的“青瓦台魔咒”,做到全身而退。当然,文在寅的改革肯定还会遭遇来自保守派和检方的重重阻力,并且,相关改革政策还要交由国会表决通过,实现起来并不容易。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文在寅已经开启了司法变革,就必须坚持做下去。否则,退缩即意味着失败,文在寅面临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

曹国和尹锡悦作为韩国总统文在演的左膀右臂,显然对于韩国政治来讲,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文在寅自从2017年3月将朴槿惠弹劾下台,就对韩国检方的权力心有余悸,尤其是文在演登上韩国总统之位,就已经左手对韩国司法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当然这种改革就是以削弱韩国检方的权力为基准,可是这样的改革推进力度自然会受到多方掣肘。

(▲韩国总检察长尹锡悦和法务部长曹国)

对于韩国现任的检察长尹锡悦来说,是文在演连升三级,将其提拔为韩国总检察长的。而尹锡悦显然是扳倒朴景惠的功臣,当然文在寅要给予提拔。那么安插到重要部门领导就是必须的,这也算是论功行赏吧!显然韩国检察部门拥有韩国至高无上的司法权利,可以对任何政府官员采取司法调查,甚至包括个人私宅搜查这样的行为。

显然,这样的行为对于调查朴槿惠案件时的确存在着很多好处,可是这样的行为也意味着文在寅下台也将面临这样的调查可能。正是知道韩国检方的司法权力过大,有可能会威胁自己的平安落地。因此,文在寅在上台之后,就想要对韩国司法部门进行改革,但是这必然遭到韩国检方固有人员的集体反对,文在寅改革遭到了空前的阻力。

而同样自由韩国党也看到了文在寅的目的,知道文在寅下台之后,还要依靠韩国检方的权利对文在寅进行政治上的调查。一旦文在寅改革韩国检方,削弱韩国检方的权利,那么就意味着韩国检方将无法再闻在延下台之后进行相关的调查。那么,作为自由韩国党来说,自然不愿意让文在寅对韩国司法体系进行更多权力的限制。

因此,文在寅就将尹锡悦调任韩国检察长,可是凭借尹锡悦微弱的势力,还不足以动摇整个韩国检方的权利,这样的改革根本无法推进,而尹锡悦也因为韩国检方的整体利益而不得不服从韩国检方。在看到无法改变韩国检方,文在寅就想通过任命法务部长来逐步推行韩国司法体制改革。当然这只是文在寅的理由,韩国检方也明白文在寅的意图。文在寅本打算利用曹国升任法务部长,并且逐步开始推行韩国司法体制改革,逐渐将韩国检方体系纳入其中,可是不曾想恰恰在曹国身上出了问题。

如今的韩国检方已经对曹国展开了司法调查,并且对其妻子和涉嫌贪腐的人员进行调查,这也让曹国想进行司法改革都变得异常艰难。如果文在寅只是想为了应对自由韩国党,和民众游行,只是做个表面文章。那么韩国检方和法务部长之间自然能大事化小,也能让双方都能过得去。如果文在寅真的要改革韩国检方权利,恐怕曹国这出戏韩国检方还真得好好唱下去。显然现在的文在寅有些两头为难,韩国检方的势力定然是不好削弱,自己也只能是看着形势而来了。

因此说,只要文在寅不再谋求实行韩国司法体制改革,对于韩国检方来说,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文在寅一意孤行,动摇韩国检方的整体权利,那么彻查法务部长曹国贪腐案就会成为事实。显然能够笑到最后的恐怕是黄教安,因为文在寅与韩国检方在权利上的斗争,显然对自由韩国党最有利,这样可以大大削弱文在寅的政治资源,进而让黄教安有很大的机会当选韩国下任总统。即使尹锡悦担任总检察长,那也改变不了韩国检方的整体权利,文在寅是真的笑不出来。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淡然小司原创!)

现在韩国方面又上演了一出大戏,就是支持政府的人和反对政府的人都上街游行了,而且都是几百万。现在韩国检察院要求调查韩国法务部部长曹国,韩国总统文在寅要力推检察院改革,那么谁会赢了呢?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形势对韩国总统文在寅非常不利,因为韩国的体制是三权分立,而且有一个司法机构和两个政党,现在韩国自由党是反对党,从现在的视力对比来看,韩国总统文在寅非常的被动,因为他要力推检察院的改革,遭到了检察院的强行抵抗。同时韩国自由党也在引导民众反对现任韩国政府。尽管韩国自由党受到朴槿惠案件的牵连,但是黄教安还是有一定的号召力的,为了反对现任韩国总统,他领导了一场剃头运动。而且还鼓动更多的人上街游行,反对现在的韩国政府。

韩国总统文在寅出了一个重大的差错,这个差错就是胜利门案件,这个案件是进行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导火索。可以激起民愤,但是韩国总统害怕韩国的娱乐产业受损,居然让这个案件不了了之了。所以现在在利用曹国的案件推动司法改革,明显是公权私用,为了自己的事情来推动司法改革显然是不会成功的。这个事情就像美国众议院院长佩洛西一样,在前段时间美国经济下行的时候没有弹劾特朗普,现在为了拜登去弹劾特朗普。这让民众看起来绝对是公权私用,可以说他们两个都没有抓住好的时机。

韩国总统文在寅应该在胜利门案件出现的时候,顶住压力,把韩国的财阀势力削弱到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这样今天出现这样的事情,他就好办多了。但是韩国总统文在寅错过的最佳有利时机,现在再去对付韩国检察院,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况且现在韩国和日本还发生了贸易冲突,美国方面也不待见这个韩国总统。所以十有八九韩国总统逃脱不了青瓦台魔咒。

作为一个国家领导者非常的被动,因为这个领导者要顾全大局,但是反对者可以不用顾全大局,因为这个大局坏掉了,反对者反而得利。不论在一个公司还是一个国家一个统一的领导者总会面对这种困局。至于能不能在这种两难的局面中险中取胜,则考验了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智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普京在这一方面做得非常好,这也是普京始终能连任俄罗斯总统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在韩国总统文在寅很可能会以暗淡的场景收藏,被弹劾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最有可能的就是没有办法改变韩国宪法,也不可能连任,做5年总统拉倒。但是韩国法务部部长曹国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很有可能会身陷囹圄,因为想要对付韩国检察院,并没有那么简单。

曹国和尹锡悦,谁也笑不到最后。他俩终将是双输。而笑到最后的赢家则是前总统朴槿惠。

打铁还要自身硬。曹国作为韩国法务部新任长官,自己丑闻缠身,属于带病被提拔的问题官员,要不是文在寅总统甘当“保护伞”,说不定他早已进去了。更严重的事,由于曹国问题而引发的韩国民众的抗议浪潮以及次政治危机,曹国说话都底气不足,何来威信?他或将是韩国历史的罪人——曹国还有何脸面主导司法改革?文在寅能罩他一时(最多3年),却保不了他一世!

韩国的法务部长官曹国和大检察厅检察总长尹锡悦——公开斗法,属于典型的狗咬狗式恶斗,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谁正义与非正义,他们和文在寅总统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只是利益分配不均而导致的公报私仇。

韩国首尔检察厅特殊部的9名检察官,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开着警车领着众多媒体,对曹国私宅进行了11个小时的地毯式搜查!中间休息还叫了外卖炸酱面。不要说这是太岁头上动土了,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下级野蛮地搜查上级长官(部长级)的私宅,于情于理于法都是严重不适宜的。曹国之所以哑巴吃黄连而强咽下了这口恶气,是因为他现在丑闻缠身百口莫辩,或者心虚气短不敢吱声。

从行政系列上讲,曹国是尹锡悦的主管领导,但检方却有独立的办案权。那他俩谁会笑到最后呢?谁也笑不到最后,他俩最终将是两败俱伤。而最大的赢家应该是前总统朴槿惠。

常言说的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文曹尹三人就是“鹬蚌,而朴槿惠就是这个“渔翁”。朴槿惠虽然身处囚室,但她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自由韩国党党首黄教安已知三四百万铁杆朴粉,都在行动。现在文在寅、曹国与尹锡悦这个铁三角的关系出现了动摇,狗咬狗一嘴毛,尹锡悦翻脸不认大恩人,可能心中想着如何把第3个总统文在寅也送进监狱。而文在寅则想利用手中的工具曹国对检方动大手术。

文在寅总统的动机主要是为捞取政绩而收割一点民意。这也是文在寅唯一能做的一点“实事”了,否则他上任28个月来,任期时间已经过半,除了整了朴槿惠和李明博两个前总统,其他方面一塌糊涂毫无建树,尤其是经济方面一团糟,他将无颜见江东父老啊。

为什么说曹国和尹锡悦的双输,与朴槿惠的最大赢家之间,是一对辩证关系,二者是有必然联系呢?因为曹国作为司法改革的领军人物,资历尚浅,威望不够,加之丑闻缠身,谁还听他的?而文在寅必将用行政职权打压检方,这就势必逼着检方倒戈转向——或投靠保守的自由韩国党,这个迹象已经显现。而前总统朴槿惠利用他们这三角式特殊的斗争关系,抓时机钻空子——已成功地做了左肩手术,就是朴槿惠斗争的一个不小的胜利。冰雪聪明的朴槿惠,是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斗争机会的。

韩国总统文在寅强行任命绯闻缠身的曹国为法务部长,引发轩然大波;曹国不畏私宅被韩国检方调查,不畏妻子和胞弟遭到韩国检方传唤,不仅没有下台的意思,而且力主检察改革工作,公布包括裁减检察厅的直接侦查部门、扩大刑事部和公判部、尽量减少外派检察官三大部分内容的“速推课题”,勇气可嘉。特别是文在寅在韩国民众游行集会上力挺曹国,更给了曹国改革韩国检察工作的信心和决心。

韩国检方之所以搜查曹国私宅,传唤曹国的妻子和胞弟,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韩国检方的权力在韩国至高无上,无论谁可能有问题包括韩国总统,韩国检方都可以搜查和调查;曹国被曝出很多绯闻,韩国检方对曹国的举动,应该在权力范畴。第二,也可看做是韩国检方对曹国的报复——韩国检方前脚刚刚驳回朴槿惠第二次停止执行监禁申请,韩国法务部后脚就同意朴槿惠住院进行手术,这是作为韩国法务部长的曹国直接打了作为韩国检察总长尹锡悦的脸,尹锡悦当然可以利用检察权力对曹国实施名正言顺的反击,而且某种情况下还顺应了韩国民意。

然而,尹锡悦和曹国来来往往、大动干戈,却让文在寅非常难看。尹锡悦因为办理朴槿惠案和李明博案有功,被文在寅连升三级提拔为韩国检察总长;而曹国是文在寅的亲信,被韩国媒体称为“男版崔顺实”,可见两人关系之密切。尹锡悦和曹国对于文在寅而言,手掌手心都是肉,该说谁的不是呢?但是,文在寅关键时刻站在了曹国一边,力挺曹国推行检察改革,实施“速推课题”。可见,只要文在寅不下台,曹国就无忧,尹锡悦与曹国作对,最终失败的肯定是尹锡悦,曹国将笑到最后。

再说,虽然尹锡悦作为韩国检察总长权力很大,但这个权力是文在寅给的——文在寅可以让尹锡悦连升三级,也可以让尹锡悦连降三级甚至丢掉乌纱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尹锡悦就是文在寅手中的一颗棋子,是文在寅政治斗争中的一枚武器,文在寅已经在与朴槿惠和李明博的政治斗争中占据了上风甚至取得了胜利,文在寅要过河拆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尹锡悦没有太多的办法,文在寅可以说尹锡悦完成了历史使命,可以歇歇了。何况尹锡悦与曹国作对,阻扰了文在寅推行改革,文在寅完全可以以阻碍改革的理由,顺理成章地拿下尹锡悦。

相反,曹国不仅是文在寅的亲信,而且曾经是大学法学教授、青瓦台首席民政秘书,担任韩国法务部长,能力是有的。特别是曹国是改革派,文在寅也是改革派,两者心有灵犀、心心相印也好,惺惺相惜、抱团取暖也好,如果让文在寅必须在尹锡悦和曹国之间做出选择,文在寅肯定选择曹国、放弃尹锡悦。特别是尹锡悦对曹国进行调查,可能被在野党利用,对文在寅不利,文在寅岂能容许尹锡悦充当在野党的前锋和炮灰,将矛头对准自己?

尹锡悦和曹国大动干戈、针锋相对,最难受的是文在寅。文在寅希望的结果应该是,尹锡悦主导的韩国检方停止对曹国的调查,让曹国大胆地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文在寅虽然目前面临内忧外患——对内,强行任命曹国引发的游行短时间不可能停止;对外,日本的经济制裁、美国的落井下石,让文在寅非常头疼。但是,文在寅还有40%的支持率,短时间内没有下台之忧——文在寅不下台,在尹锡悦和曹国的斗争中,曹国肯定吃分,尹锡悦肯定不得宠。

朴槿惠没有笑道最后,李明博没有笑道最后,韩国的历届总统没有笑道最后,曹国和文在寅也一样,不会笑道最后,笑道最后的是韩国财阀,笑道最后的是美国,韩国的总统都是牺牲品,韩国的政客都是牺牲品!

9月8日,在众多的反对声中,韩国总统文在寅签署总统令,任命自己的亲信、韩国青瓦台秘书室民政首席秘书曹国担任法务部部长。文在寅任命曹国为法务部部长的目标并不单纯,曹国是文在寅亲信中的亲信,比尹锡悦、金命洙等人的地位还要高,文在寅安排曹国担任法务部部长,就是在给曹国镀金,镀金之后,曹国就会成为下一届韩国总统的热门人选,一个李洛渊就够黄教安对付,再添一个曹国,黄教安双拳难敌四手,只有抓着曹国的小辫子不放。

文在寅任命曹国为法务部部长,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推进韩国司法、检察系统的改革,这一改革主要是针对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法,针对高级公职犯罪的调查权调整法,修改相关的法案。相信大家还记得,2019年初,文在寅曾经向韩国财阀开战,文在寅公开表示,赌上命运也要彻查“张紫妍案”,彻查“李胜利夜店风波案”,最后文在寅妥协了,“张紫妍案”无法继续查下去,李胜利平安无事。

文在寅向韩国财阀开战失败,归根结底,是因为韩国财阀和高级官员享有一定的特权,阻力太大,文在寅查不下去。文在寅妥协之后,发誓要揭开权贵阶层的真相。所以,曹国推动司法检察系统的改革,就是要剥夺权贵阶层的特权,让韩国检方和法院有权查韩国的高级官员,有权查韩国财阀。从普通韩国人的角度来说,文在寅这样的做法是对的,想权贵阶层开战,是在遏制权贵阶层腐败犯法,是在保护张紫妍这样的普通民主,是为了让韩国司法变得更加公正,是为了伸张正义,文在寅勇气可嘉,值得称赞!

文在寅的做法保护了一部分人的利益,伤害了一部分人的利益,检察系统反对文在寅的改革,保守派势力反对文在寅的改革,权贵阶层反对文在寅的改革,黄教安迎合权贵阶层,迎合保守派势力,在曹国及亲属违法嫌疑问题上穷追猛打,不断拿曹国及其亲属的违法行为说事,要求罢免曹国,要求文在寅下台,就是在阻止国会通过“通过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法和调查权调整法等检察系统改革的相关法案”。

文在寅对曹国的任命已经导致韩国的政治分裂,已经导致韩国的国民分裂,大量的人在首尔举行集会,反对文在寅对曹国的任命,要求文在寅撤回任命,要求审判文在寅政府。文在寅和曹国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在不停地转移注意力,阻止集会进行反扑,有消息透露,10月12日,曹国的支持者将会在首尔瑞草洞的大检察厅本部前举行烛光示威,支持曹国,支持文在寅,支持对韩国检察系统的改革!

从黄教安和曹国、文在寅的招数来看,黄教安和曹国、文在寅目前只能打个平手,曹国还没有下台,不过,纵观韩国历史,在曹国、文在寅、黄教安等人的这场政治斗争中,黄教安一定会笑道最后,文在寅和曹国一定会被黄教安整哭,然后又会有人把黄教安整哭,笑道最后的,永远都不是韩国总统,是韩国财阀,是权贵阶层,是美国,韩国总统都是过客,都是牺牲品!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原网站所有,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两个都是输家,谁都成为不了所谓的赢家,正好检查总长和法务部的人都是总统所谓的心腹,但万万没想到居然真刀真枪干起来了:韩国检方前脚刚刚宣布驳回朴槿惠的第二次停止执行监禁申请,韩国法务部后脚就同意朴槿惠住院做肩部手术;韩国检方随即搜查曹国私人住宅,没收了曹国的电脑硬盘等,引发韩国首尔200多万人游行。朴槿惠的组长,功劳可不小,总统还为了奖赏他连升了三级,也就是现在的检察总长,一直被人认为的他就总统的心腹。现年54岁的曹国曾是首尔大学教授,2017年担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文在寅提名曹国为法务部长,坊间爆出曹国很多丑闻,但文在寅不顾这些丑闻,强行任命曹国为法务部长,遭到韩国在野党多名议员削发抗议和韩国民众强烈反对。自从检察总长上台了,也就是为了能够转移大家对,自己以前的一些不好的事情的注意力,专门同意了朴槿惠去医院检查治疗,有意无意之中得罪了尹锡悦。尹锡悦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韩国在野党和韩国民众都反对曹国担任法务部长,何不趁机搜查曹国住宅,既是回应韩国民众关于曹国绯闻的关切,也报了曹国同意朴槿惠住院治疗的一箭之仇,一举两得、一箭双雕。不过韩国的内部很乱,就像日本截止了韩国的经济,现在好不容易让别人看到韩国的团结的一面,但这种局面转瞬即逝。面对内忧外患,文在寅该如何治国理政?攘外必须按内,如何最先处理好曹国和尹锡悦的关系,考验文在寅的执政能力和智慧;如何摆脱日本的制裁和美国的打压,更需要文在寅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内容来自www.mh456.com请勿采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

  • 韩国检察总长与法务部长大动干戈,谁是最大输家?
  • 文在寅任命亲信为法务部长,为何掀起这么大波澜?
  • 韩国女议员在议会门前剃光头抗议曹国出任法务部长,曹国真的很...
  • 亲信丑闻风波升级,文在寅难逃韩国总统魔咒?
  • 强在姓氏里面怎么读
  • 中国的邻国有哪些?
  • 翻译“必不得已而死去,于斯三者何先”
  • 李自成怎么死的?
  • 退避三舍的故事?
  • 因为过於固执而失败的名人事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