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潘金莲究竟是更喜欢武松还是西门庆呢?

《水浒传》中,潘金莲究竟是更喜欢武松还是西门庆呢?:水浒传中,潘金莲先是勾搭武松不成,最后和西门庆扯在了一块,那么相比较而言,潘金莲究竟是更喜欢西门庆还是更爱武松呢?


由热心用户 Emotiona°这段情 提供的回答:

潘金莲遇到小叔子武松时,把他和自己老公做了个比较:都是一妈所生,他生的这般长大,我嫁得这等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你看我那三寸丁谷树皮,三分相人,七分似鬼。我直恁地晦气!“直恁地晦气!”

潘金莲嫁给武大郎,就只有自认倒霉。 一见到高高大大的武松,当然会有所心动,也是一种正常心理。这个大家都知道的。那么,大家所不知道的是,武松呢?当他见到如此美貌的嫂子时,有没有动心呢?当然也有,否则,他盯着漂亮嫂子上上下下的看,看那么仔细干吗? 我知道又有人想说我在扯淡了。呵呵,在许多读者看来,武松见到潘金莲时,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因为施耐庵老先生并没对武松的心理感受进行描写,所以给大家都造成了一种错觉:觉得武松始终是冷冰冰的,冷血动物一个,不可能对女人动心思。

这咋可能呢?你想啊,武松那么强壮的男人,雄性激素过剩,会对美女没感觉?下面,我们就把《水浒》原文中,武松一系列的行为表现,读出来你听:

(一)与嫂子说话潘金莲叫武大郎到外面街上去买菜。 此时,武松独自坐在潘金莲房里,和她说话。潘金莲问什么,他答什么,你一言我一语,也有多时,俩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书上写明:等武大买菜回来的时候,他俩的话,还没有说完。 武松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地方。

可是,当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武松却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了。原文:“那妇人吃了几杯酒,一双眼只看着武松的身上。武松吃她看不过,只低了头,不恁么理会。当日吃了十数杯酒,武松便起身。”

潘金莲只是看着武松。看着他,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不许人家看呀。 武松,你紧张什么?难道嫂子多看你一眼,你就不自在了?这根本就说不通呀,因为此前,和嫂子独处一室,说那么久话,嫂子早把他看了又看!也不差现在这一眼啊。他先前怎么就没觉得不自在、不好意思呢。 先前,那诱人的眼神,的确是舒服的。但是现在不舒服了,这是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是因为武松喝了酒。武松只要一喝酒,肢体就不受大脑控制。所以当他连吃了十数杯酒后,莫名的冲动便驱使着他逐渐狂燥,不知将会做出何种惊人的举动来。对面那个人,是亲嫂子呀,况哥哥就坐在旁边…武松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起身而去…走的时候只说了这么几个字:“只好恁地,却又来望哥哥。” 这句话怪怪的,语句不通是吧。怎么理解呢?典型的酒后“语无伦次”

(二)搬嫂子家住潘金莲叫他搬到家里来住。 武松道:“既是哥哥嫂嫂恁地说时,今晚有些行李,便取了来。” 潘金莲最后说了一句不知道是不是属于“暗示”的话:“叔叔是必记心,奴这里专望。”

武松别了哥嫂,径投县里来。径,就是直接。正值知县坐衙。(上班时间)武松禀过老爷,就收拾行李,都搬到哥哥家来。潘金莲见了,“却比半夜里拾金宝的一般欢喜”潘金莲喜什么?因为她希望武松能搬过来住,武松虽然嘴上说的是,等晚上再搬过来。而实际行动却是,一转身,径直来到县里,马上就把东西都搬了过来!哪还等什么晚上! 哦,原来在他内心深处,其实是非常渴望搬来和嫂子一起住的。潘金莲一定会这样想,也许,他对我有意吧,不然,他明明说是晚上来的,为什么这么快就搬来了呢?只因我对他说过,“奴这里专望。”

(三)给嫂子送礼此后,潘金莲每天早起,烧洗面汤,舀漱口水,伺候武松洗漱了,去县里画卯。画了卯,再回来吃早饭。把武松的起居生活照料的好好的。潘金莲说:“自家的骨肉,又不扶侍了别人。”

就这样,“过了数日,武松取一匹彩色缎子与嫂嫂”那么,这样一来,会不会给潘金莲造成一种错觉呢? 哦,原来他对奴非常有意。潘金莲一定这样想。也许,他也打心底里喜欢我,不然,他为什么要送我缎子布呢?缎子布好贵啊!还是彩色的呢,还是一匹,这得花他多少钱呀。

(四)陪嫂子喝酒十一月,那天下大雪。武松清早到县里画卯,没回来吃早饭,直到中午,回来吃中饭。潘金莲问他:“奴等一早起,叔叔怎地不归来吃早饭?” 武松道:“便是县里一个相识,请吃早饭。却才又有一个作杯,我不奈烦,一直走到家来。”

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呢?

1.因为早上,有个同事请我吃早饭,所以就没回来。

2.刚才中午,又有一个人请我去喝酒,我不奈烦了。

夷?有人请武松喝酒,武松居然会不奈烦!好奇怪哟,武松不是非常好酒的吗?为什么有人请他喝酒,他还不奈烦呢?因为他自己说得很清楚,他要赶快回家。别人影响了他回家,他当然就不奈烦了。这又是为什么?因为回了家,他就可以和嫂子一起喝酒了。哦,原来他已经离不开我了。潘金莲一定这样想。不然,他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风雪回来?为什么要拒绝跟别人喝酒?为什么才一个早上不见面就不奈烦了,急匆匆赶回家来?潘金莲好感动好感动。于是,决定向武松表白。

从以上四处,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武松对潘金莲不仅有感觉,而且还是一次比一次的强烈、冲动。

只是他,永远也没办法说出口!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这段情永远的憋曲在心底。最终就是,一早上不见潘金莲,就会变得焦躁不安,莫可名状。


由热心用户 爷霸气 提供的回答:

潘金莲真正喜欢的人是西门庆。

潘金莲在李大户家做裁缝时,禁不起诱惑,做了李大户的小三。李大户与潘金莲在行苟且之事时,被李大户的老婆现场捉奸,气得李大户的老婆暴跳如雷。

她开始破口大骂,接着猛搧潘金莲的耳光,打得她满嘴是血。潘金莲不敢对骂,更不敢还手,只是在一旁嘤嘤哭泣。

当时,潘金莲的年纪很小,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

李大户的老婆并不解气,她为了彻底惩罚潘金莲,出掉心中的恶气,她亲自做主,将潘金莲嫁给了武大郎。武大郎租住了她家的房子,往来较多。

武大郎是外来务工人员,靠经营炊饼谋生,一天忙到黑,累得腰酸背疼,也就挣点伙食费。

潘金莲嫁给武大郎时,武大郎已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他不仅长得矮小,模样难看,而且还是二婚,身边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

武大郎将潘金莲娶回家后,平时不怎么爱与潘金莲讲话,只顾低着头喝闷酒,估计那方面的要求,武大郎先生无法满足得了潘金莲。

潘金莲时常对着木头人一般的武大郎,时常哀叹自己的命不好,牢骚满腹:

‘’一块好羊肉,怎么就落进了狗嘴里!‘

武松打虎归来,巧遇武大郎,并住进了武大郎家里。

那时,武松才二十五六岁,一表人才,威风凛凛,阳刚气十足。潘金莲一见之后,就被武松的外貌震憾住了,并偷偷喜欢上他。

潘金莲多次支开武大郎,她与武松单独相处时,她百般引诱,万般挑逗。

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武松是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对潘金莲毫不心动,有时好言相劝,要她放规矩点。潘金潘对武松恨得咬牙切齿。

潘金莲刚与武松相遇时,她对武松有好感,但也只是一厢情愿的事,武松从未爱过她。事情发展到最后,她对武松就只有恨,没有爱了。

一个女人,对一个要了她小命的男人,无论如何是爱不起来的!


由热心用户 专注学习 提供的回答:

我认为:遇到武松前,和武大郎婚姻生活,相安无事。遇到武松后,被武松的形象所吸引,反复勾引,有极强得出轨欲望而无法得到满足。遇到西门庆,被王婆挑唆,西门庆诱惑,勾搭成奸。理论上潘金莲是喜欢武松的,纯粹来说,潘金莲看西门庆身上是有几分武松的影子的,潘金莲对武松是一见钟情的,而需求不得,在古代,我是非常同情潘金莲的,所以,退后求其次,与西门庆苟合,最重点其实是武大郎的形象太过矮小猥琐。

声明:本内容来自QQ快报问答,版权归QQ快报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可能与“《水浒传》中,潘金莲究竟是更喜欢武松还是西门庆呢?”相关信息推荐: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